|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二)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回归心的生活 >> 正文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二)
[ 作者:张德芬 | 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11558 | 时间:2008/9/12 ]

 

 

 

 

 

 

  王冬:第一章我挺喜欢关于德芬说到的水晶、花朵这一块儿,因为我想分享一个小的经验。就是有一次我有一块粉晶,当时我会被那个粉色的水晶吸引了,我就是这样看着它,因为传说大家都说粉晶可以带来爱情、柔美。事实上那只是一个说法,别人的说法,真实是什么,我们真的不知道,当我有天对着那块儿粉色水晶冥想,我就知道当我们看到粉色水晶的时候,那一刻觉得心就突然的柔软下来。而且那种柔软是像水或者什么,我没有用言语形容,但是它真是粉色的。后来我又试了其他的水晶,发现不同的水晶带给你的能量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我建议如果你有特别喜欢的水晶也好,或者你的小孩,或者对着你一个小孩子他最质朴,最纯真那个心,打开的那种状态你其实跟他的心相应的时候,你会发现你的身体和内在会有很多不一样的新的东西,所以每一次我们看到一个婴儿时,会觉得一下子变得很轻松,自己的脸上笑容也会张开,或者看到一个小动物的时候,或者看到佛像的时候,他那种安然,也希望自己的五官是那样,你希望那种感觉留在你身上,事实上有一种方法,你可以面对一个你喜欢,让你的心真的被打动的东西,你去看它,其实你喜欢的东西同样你身上也有相同的品质,像你喜欢粉色的水晶,你身上也有那个柔美,你可以把那个品质带到自己的身上,可以跟它在一起,当这样的一个过程进行多的时候,你慢慢的同样具有那个品质,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细微心和心相应的部分,所以我看到这个书的时候,我今天来的第一个想法是我很希望把一段我个人的经历跟大家分享,谢谢。

 

  张德芬:王冬说书上第一章有讲,我们看到小狗、小猫,会突然开心起来,因为新生的东西,他们从无形无象的世界来到这个有形有象的世界,他们形相还不是很重,所以我们在它身上,比如水晶,很美的花上,可以读到不是他们物质所代表的东西,是一个灵性的特质会透出来,像王冬说的佛像,你会跟它起一个共鸣。所以我们会特别的舒服,我们说我们很可怜从无形无象的世界坠落到有形有象的世界,要工作,回家要照顾孩子,准备做家事,照顾老公,这些都是有形有象的,这些事物都不是我们来到世界的目的,我们是透过这个二元对立物质世界找出我们真正是谁。找出来我们的本质是那个无形无象的意识,把我们带着宇宙意识一部分,那个品质,那个质量带到我们所做的工作当中,所以不管你是一个服务生也好,是一个公司会计也好,如果你所作所为能够把我讲无形无象那个稳定、平安的意识带入你所做的东西当中,都会感觉很不一样。我们常常会碰到各行各业佼佼者,比如空中小姐,服务生,画家,他们可以把无形无象的东西带出来,作者也提到梵高,说他画的椅子,那个椅子本身几块美金最多,梵高用他的画作可以卖到几千万美金,因为他读到了椅子的本质,无形无象的质量,能够把它在画布上展现出来,简单的一个椅子,你会觉得真的把一个椅子画出来了。比照相好看多了,他表达的意境就是我们说的无形无象里面的品质,在第一章里面他有提到,我是觉得内地的读者很幸运,因为内地我们受到的教育一直都是唯物论,不太重视宗教或是神这些东西,其实我们心里的负担就比较轻,他这里讲第十二页,很多人其实是在讲在美国的人,或是有部分少数的一些基督徒,他们以自己的形象创造神,那个永恒、无限的,矮化成你必须相信我们的心里偶像。那内地的读者很幸运,本身没有偶像,就不觉得那个上帝坐在天上,做错事情打屁股。所以能接受灵性的观念,反而没有包袱。思程有没有补充的,讲到灵性和宗教,其实我觉得这两个是不相冲突的,有些宗教是人为的关系,会觉得我的神是对的,这种排除异己的观念、想法,其实跟撞倒美国双子星大厦是没有差别的。

 

神已经形象化了,其实所谓的神就是一个宇宙意识,我讲在那个境界里,那个混沌一片里面就存在的意识,我们都是它的一部分,我们今天只是来到二元对立的世界上,来过我们人的日子这样子,我们都是宇宙意识的一个部分,他不喜欢称作神,他叫做宇宙意识或者本体,或者是存在,他用这种形容词形容它。

 

  闻风:实际上对于我们来说神的观念是有困难理解,我记得当初在印第安纳州留学时,经常有教会的人拉我去学习圣经,当时也想学习英语,就经常会问他们一些问题,耶稣为什么这样说,为什么那样,他们特别烦我,神是拿来相信的,不是拿来分析的。他们那些人都特别好,因为刚去的时候都没有车,他们会帮忙,一叫今天晚上去教会,就会去,但是有很多东西对于我们来说我们受的教育,我们是唯物主义的教育,所以对于神的概念我们不是很清楚的,如果对于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有了解的话,像道家里面的道,就是周易里面的太极。就是无极那种状态,我突然想起来2006年在杭州的时候,碰到一个印度来的瑜伽教练,因为我那个时候在做瑜伽的事,他想考我瑜伽方面的知识,就问我上帝到底是什么。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理解的上帝跟我们理解的上帝肯定是不一样的。从灵性的角度,我的理解所谓的上帝是一种能量,或者一个能量原始的东西,人类也在探索背后的能量什么,实际每一个人都是一个能量体的话,像佛教里面讲人人都是佛,都有个佛性这是成立的。

 

  张德芬:有没有读者对第一章有问题,或者整本书看下来有什么问题想跟大家提出来讨论的,我看到很多我读书会的老面孔,很抱歉我们有十几人的读书会,大家都有机会发言,今天人比较多。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有问题的话随时举手。我们来看到第一章基本就讲说我们现在小我的头脑已经开始功能失调了,我们必须有新的意识扬升,大家了解不了解新的意识扬升呢?其实每一次你超越了你小我的头脑,比方说刚才王冬举的例子,朋友走了很伤心,她看到自己头脑作祟,她的意识就扬升了一点。所以说我们每一个人就是要管好自己意识的杨升,你看自己的风景会不一样的,就是我在一层看到一只老虎特别害怕,如果我能够提升自己意识到二层的话,我看到那个老虎还是觉得有点可怕,但是没有那么可怕,到第三第四层觉得老虎好可爱,下面人好可怜,那这个老虎代表什么,代表我们生活上的问题,我们的困境,我们的难题,各式各样的难题就像老虎一样。意识提升就是在什么方面,你如何对事物作出反应,以前人家一说这个事你就暴跳如雷,同样的事情你就没有什么感觉,表示你意识层次提升了,不是在低层次的意识被小我牵着鼻子走。当你能够超脱这个小我的控制的时候,你的意识就提升了,所以我们今天在看这本书,或者我们做一系列的修习都是做这个,我们人生的痛苦就是从这里来的。像作者也说过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在被窝里面,但是突然想起让你睡不着的事情,有没有这种事情,就是被你的头脑控制了,你没有办法想这个事情,不但想,还被它控制,我们人很奇怪,外面的环境都要干净,自己的家都是打扫很干净,不会有很多垃圾,蟑螂到处爬的,但是从来没有关注我们内在干净不干净,我们任由这种负面的思想,负面的情绪污染我们内在空间。然后我们说他来倒垃圾的,他把垃圾倒在我这里的,他今天骂我,他跟我说了特别多负面的事,他来我家倒垃圾,真实生活中有人到你家倒垃圾,他跑掉了,你抓不到他,你怎么办,自己收,把垃圾打扫干净,不会说怎么碰到这种事,让我这么辛苦,你不采取任何行动,你一定把垃圾清干净,恢复它美丽、干净的空间。所以今天在座每一个人,你如果已经看《新世界》了,表示你的觉醒已经开始了,不可逆转,什么叫做不可逆转,就是你没有办法再回到那个无意识说我就是这样过活的,发现为自己的意识状态层次负责,你可以做的,外在环境表面我们控制不了,大家知道外在环境是自己创造的,今天有一个记者打电话说做心想事成的专题,问题最大是你相信不相信它,对于我而言没有这个问题,因为心想事成是每个人与生俱来都会的,没有什么相信不相信为什么,因为你现在的生命,你现在的生活,就是你心想事成来的,你没有想它不会来的。如果你真的往心灵层次走进去看的话,你会知道说这个世界没有受害者。每个发生在我们生命上的事情都跟我们多多少少,跟我们内在的状态有关,都是你召唤而来的,所以心想事成今天在座每一个人都是心想事成的专家,因为现在你所有的生活的情景都是你想来的。那你会想我没有想啊,我没有想啊,对不起你是在无意识的生活,当你无意识生活的时候,我们讲自动化模式生活。比如国外有自动化航行的时候,什么东西接管呢,你的潜意识的动力和模式,当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当你的意识没有觉醒的时候,你用无意识在生活,潜意识在演出你的人生戏剧,所以每个人要对自己的境遇负责,我现在开始有觉知,我有意识了,我慢慢的改变我潜意识的信念,看到小我的一些作为,而能够找出更多的内在力量,改变我周围的环境,改变我的人生,在座每一位都有这样的能力,都有这样的力量。

 

王冬:其实我特别想分享一点真的不逃避,因为我觉得我学到这一点,是我在萨提亚体系学到的,有非常著名的冰山,冰山下面是灵性,很多人问什么是灵性,其实就是你自己不懂的那一块儿,其实我们常常会喜欢那些甜美、愉快的东西,而不愿意经历痛苦,我们宁愿扮演受害者的角色,也不愿意去经历痛苦。当我们开始扮演这个受害者的时候,你看今天就是因为你,让我这么的生气,就是因为你我这么的伤心,你把所有的能量放在说扮演这个受害者,但是你没有去真正的经历你这样子对我,我可能是真的不开心,我们不去经历那个不开心,而去说不会为自己的经历负责,我觉得蛮重要的一点在所有的学习和成长的道路上,是说你真的不逃避,你真的能接受在生命众生种种,不管它是甜美的,痛苦的,能让它来了又走。

 

第二点我想分享的是我们真的要开始学会对质我们的惰性,因为我们在那一个环境里面成长的时间太长了。我们很习惯的去扮演那样一个角色,或者我们很习惯说今天就这样吧,我盯着电视看发呆,我还是不开心,我还是发呆,好像看电视和自己的不愉快打磨了那样的一段时光,不会说我真的去面对这件事情,我们用在逃避或者用在扮演角色上的力量大过我们真正去经验我们生命中所发生的事情,我一直在自然界学到一些东西,我有一天在地坛遇到一阵暴雨,当时在暴雨中看到已经不能在树上呆着的叶子,在暴雨中纷纷扬扬落下的时候,我觉得一棵树会说我不要掉到地上,我不要在风雨中飘摇,他们就是落在地上,然后这样的经历就经历了,我们在成长的过程当中太想要抓住好的东西了,而不去经历这些事情,我们常常说我要什么,我要去经历真实的人生,很长时间我的手机短信是面对真相,这是值得我们所有人花时间来修习的功课,人最大的希望是真实的生活,我很愉快,很轻松,你是不是真的把经历花在这件事情上,我自己最大的心得是你真的愿意下决心,愿意花工夫在自己的身上,不是外面找不愉快的原因,让我们肯定有一系列的剧情在演的人,真的接受自己,真的爱自己,我觉得爱自己最大就是接受自己,我是从我的学习当中我有这样的体会。

 

    问:提一个问题,也许跟你们讲的没有太大关系,但是刚才王老师说人不要太压抑自己,我很想提这个问题,我来第一看前面一色白,特别明显的,为什么,因为我从医院里面出来,看到一色白头脑就空了,看到宣传色也是白的,有一个好奇,干嘛讲灵性都是白的。

 

    闻风:对不起,我因为在办公室上班下来也没有换衣服我就来了,本来我是习惯穿黑色的,实际上我很不习惯上办公室很整齐,我现在还不会打领带,今天实际上不是白色的,仔细看有一点带有粉红色,我找不到别的衣服。

 

    张德芬:白色是代表比较纯洁的一个光芒,我注意到灵性老师很喜欢穿白色,尤其是在印度,他们弟子在大师前面穿白色的衣服代表纯洁,并且对大师的臣服,我今天为什么穿白色,就是今天想穿白色,没有想到这两位都是白的。

    王冬:我以为今天很冷,带了件红色特别薄的衣服,我觉得红的里面应该配一个白的,没有想到今天很热,早上七点就出门了,我自己还是比较偏爱穿白的,没有说刻意为了这个讨论,因为平时我穿的都很鲜艳。

 

    思程:我只有这一件白色的衣服,今天穿上,因为嘉宾很多人,每个人穿不同的颜色,我穿一个白色比较低调一点,结果没有想到进来发现每个人都是纯白的。

 

    张德芬:我是听说有的灵性老师穿白色,黑色不是吸东西,白色是相反的,反射回去,当你们给负面的能量我就还回去。这是听说了,我上课不一定每次都穿白的,谢谢你。

 

    问:刚才说心想事成,每个人都是自己想的,那如何跟孩子谈心想事成呢?

 

 

    张德芬:你说跟孩子怎么解释,关于心想事成。你可以拿一本书小灵魂与太阳这本书,有两个小灵魂在天上,他们要下来玩,一个小灵魂说我在天上因为这里太美好了,我不知道什么东西叫做宽恕,所以我要下去玩,那一个说我陪你,我在下面教你什么是宽恕,这个在一元里玩不到宽恕,在二元对立的世界可以玩宽恕,所以黑天使跟白天使说你要记得我,不要我教你宽恕的时候忘记我,下来的时候我们就忘了,我怎么这么倒霉碰到他。还有一个很可爱的读者在我博客里问我,说我们人生蓝图还是寿命是我们的灵魂所规划的,在你的书里说是老天爷定好的,那到底是谁的,怎么来的,我跟他说我们在灵魂下来之前,我们跟老天爷商量好的,我们下来这个地球之前,我们已经选好自己的课题,此生我们来修亲密关系,或者金钱关系,或者怎么服务大众,或者到底什么是无条件的爱,像学大学一样选修,我们也会想这是老天爷的话,你要给我多少年把这个学分修完,我说大概七十年,他说太少了,怕修不完,修八十年,所以就是这样下来之前就已经定好,不一定说这个是对的,这个说法对于我来说蛮管事的,蛮喜欢这种说法的,孩子问我的话我会这样跟他说。

 

    问:我想问一下你怎么判断这个人是真的爱,到底什么是真爱。怎么判断是真爱,还是小我的依赖感,对失去的恐惧。

 

    张德芬:怎么判断对一个人是真爱,也是分辨这是不是小我用于满足的工具,在当下力量里头,作者曾经说过开悟的亲密关系,他里面讲的亲密关系都是小我对小我的,两个人小我都很强的话基本是小我对小我,我最近去上了一个课,他讲的更直了,更白了,亲密关系就是两个人各取所需,你可以满足我的需要,对方觉得可以满足他的需要,就签了一个合约,我会满足你的需要,你也要满足我的需要,像一个不成文的规定。你应该让我快乐,所以当我们配偶作出一些事让我们很失望,就觉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所以回答你的问题关于真爱,说实在在人间找到真爱很难,因为真爱是没有对立面,是任何情况你都能够爱对方的,在我们人间戏里面是找不到这个。有一个人临终的时候对朋友说,我爱你凯蒂,凯蒂说你不爱我。因为哪一天他对我好了,他对我不好,我爱立刻变了,他朋友对他的癌症还是有一些应对,凯蒂可以教导他,他今天对这个癌症不喜欢是因为癌症缩短了他的寿命,夺走了他一些想要的东西,凯蒂的朋友虽然现在说很爱他,如果凯蒂做出一些行为,快死了抢他老公,没死之前就把老公抢走,他还会爱凯蒂吗。你不能说真正爱一个人,因为当下力量这本书作者说所谓人间的爱都是有正反两面的,真正的爱没有对立,我们说的爱像一个钟摆一样,在爱和恨之间摆荡,你觉得很爱他,你发三个短信我爱你,他也没有回应,你马上就生气,马上就说为什么不回一个我也是呢,所以这样就变成了恨,所以你说真爱我觉得很困难。

 

    闻风:我觉得真爱还是应该有的。就是你伴你一辈子的真爱不一定有,短暂真爱,或者你自己的感觉和对方的感觉还是有的,我很久以前有一个朋友他是瑞典人,他跟我说这个事,我跟他说怎么有真爱呢,他说你没经历过不能这么说,他以前的女朋友就是那种关系,就觉得特别特别的那种关系,特别的温暖,而且就是能够把你自己融化的感觉,我就问他,既然是真爱为什么要分手呢,他说有各式各样的原因,另外他说这种爱可能太难得了,所以不能老是让它保留着,有可能会变质的话,反而会变成恨。所以我认为爱的一个衡量标准你自己首先要界定什么是你不爱,或者怎么达成无我的状态,年轻人在谈恋爱的时候,往往会我原以为他做任何事,这种没有我的状态。有的时候他是会出现的,但是有的时候它是出现不了的,出现不了就变成一种需要,出现了就变成一种奉献,所以如果两个人都能达到这种状态的话,这种爱是双方的,你一个人能达到的话,对于你来说也是真爱,我是这么理解。

 

    张德芬:他可以看看当下的力量第八章,会有更多谈到亲密关系所谓真爱的议题。

 

    王冬:我讲一点,如果一个人你没有办法爱自己,你是很难遇到真爱的。因为你会有很多界定爱的标准,你希望对方来为你的人生负责任。或者是他替代你来完成很多的事,而这个作为一个爱的标准,所以我觉得如果想得到一份真爱,最重要是你爱自己负起责任来。

 

    张德芬:在亲密关系当中我有一种觉察,我老公是我好方便的投射板,我心情不好的时候,自我感觉不好的时候,就嫌他,骂他,心里会好过一点,很容易的,亲密关系就是你的投射板,而且有的时候这是你投射在他身上,有的时候他把你最不想看的那一面放大好几百倍让你照镜子,让你清楚看到,亲密关系是最好灵性修行道场,你想这一辈子意识修行的快一点,灵性修行快一点,亲密关系当中是最快的方式。

 

    问:刚才王老师提到了遇到一些负面的情况,比如我今天跟同事吵架了,我可能会当时不高兴,但是可能会有一种情况,在我比较能够放得开,我通常比较豁达的情况下,我很快想这个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我就放下它,我想问一下,当我很容易放下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究竟怎么分辨是我自己灵性上的开悟,还是我另外的小我在作怪。

 

    张德芬:他跟同学吵架,很快放下了,这是小事情一件,他不在意的话,怎么分辨是灵性的成长,放下这个事情,还是自己的压抑,一个小我。或者超级小我。这个问题很简单的一个检验方法,如果你觉得把这个事情放下你会觉得身体很轻松,很自然,很柔软,这个事情你说没事,放下了,怎么肩膀那么紧,胸口抽抽的,还胃疼,表示你超级小我在压抑你,你比他好多了,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问:我们的生活中也遇到这样的事情,一个朋友他不管遇到什么事情,我认为吃一个东西很平常,他很美好,美滋滋的,或者有一些人遇到事情很放的开,他并没有进行灵性修行,是不是他本身就有修行。

 

    张德芬:我讲每个人来到世界上的时候,我们每个人意识层次已经是不同的,已经有高有低的,我是辛苦修了很久很久,我的修养没有我老公好,我辛苦修了很久还是这样,所以灵修不是每个人需要的,有些人不需要灵修也很开心。

 

    王冬:其实我们所看到那个人的状态是不是他内心真实的状态,以及他真的就是很开心。其实只有每个人自己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过的开心,我们会突然惊爆我们一个同学得了什么病,你觉得这个人平时很开心,什么事都没有,他怎么会突然,你有很多问号,其实每个人的事情就是要自己负责,自己管起来,我们是很难替其他人下来一个结论,你看这个人他是怎么样,其实自己知道的。

 

    问:我看了您的两本书,你说梦里有一种意识,到时候会实现,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张德芬:他的问题是托梦?

 

    问:好比托梦一样,在梦里有意识出现。

 

    张德芬:梦是潜意识的语言,潜意识是透过梦,有些其实书上也讲很多方式跟你沟通,其实你想看看潜意识说什么,就看你现在有多少钱,你亲密关系怎么样,你跟你自己的关系怎么样,你跟父母关系怎么样,你的事业怎么样,就知道自己的潜意识,当然有的时候会跟梦来跟你沟通,提醒你一些事情,或者总结一下你现在生活的状况,这个讲解梦的书里都有提到,你的问题是什么。

 

    问:还有一个问题在第二本书里面“心想事成”,就是一定要正面的怎么样,可是我觉得我从小到大,比如考试,自己感觉自己考的特别好,结局总是不好,这次考的不好,也许结局很好,我不明白心想事成是怎么回事,我一定要想好的正面的吗?

 

张德芬:真正检验你是不是想好,每次看你的情绪,考前很从容自己一定考的很好,非常手到擒来的话,就表现你的能量是很正面的,你所谓考的好,觉得考的不好,是考试之后你觉得的,是结果的误判,跟你实际情绪的状态不一定有关,但是我们心想事成是谈你情绪的状态,是不是在正向的能量波动里面,这个是很重要的。这样回答你问题了吗。

 

 

 

(未完待续)

上一篇文章: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一)
下一篇文章: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三)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38]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39]
· 杨仁山大德文汇[1498]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411]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673]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39]
· 杨仁山大德文汇[1498]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411]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673]
· 坤乐集要[2468]
 
· 新世界(精装本)[3393]
· 张德芬《新世界》演讲暨签…[3821]
· 张德芬“灵性的觉醒”读书…[3911]
·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三…[6269]
·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一…[15583]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