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冯学成:漫谈国学的学修(三)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正文
冯学成:漫谈国学的学修(三)
[ 作者:冯学成 | 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4587 | 时间:2008/4/29 ]

 

 

漫谈国学的学修(三)

《从心出发》国学行者冯学成居士北京巡讲

 

 

  那么学、修、养、用,又立足在什么地方?还是最初那句话——各有因缘。我们不能制造因缘,不能无中生有,去攀缘,那是很费力气的。有的时候有心栽花花不开呀!如果顺水因缘,顺水推舟多方便呢!我记得当年在看《水浒传》的时候,看到石秀挑了一担柴去侦察路,唱了一首山歌,“上山如挽舟,下山如顺流,挽舟当自戒,顺流常自由,我今上山者,预为下山谋”,今天上山是为了下山,现在辛苦是为了以后的自在。年轻人首先要解决的是立志,是价值观的取向。因为我是多年来,可以说这一生都是从事国学传播,我自己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叫行者。有一些朋友要吹捧,谁都叫大师,叫我也叫大师,我也不敢当,我脸红啊!我害怕,我恐惧。我一听到别人叫做大师我就恐惧,我就是行者,《水浒传》里行者武松多可爱,看《西游记》孙行者,多可爱,我也喜欢呀!保护唐僧取经。当然,千万不要去当孙大圣,当孙大圣就会惹麻烦,要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都不得自在。当行者规规矩矩保唐僧取经,修成正果多好呢!所以我给自己刻了一方章叫做国学行者,这样的话自己安心一点。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经史子集,非常多书籍。我在四川成都时,成都市图书馆组织一个读书活动,也把我请去,叫我给当代青年推荐一些应读书。当然我不是搞科学,也不是搞理工科,也不是搞外国文学,我就是知道一些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经史子集、《四库全书》也翻了一些,佛教《大藏经》也翻过几遍,当然不是通看,是有选择的,因为要写书,要给佛学院讲课,要找资料,有选择的去翻了一些东西。古代典籍浩如烟海,那么我们学修些什么?作为年轻人来说,如果你们是理工科的,选修国学课就别选那么多,四书”我认为这个是基础的,量也不大,应该看。《大学》才一千多字,《中庸》也就是二三千字,《论语》也就是一万字,孟子多一点也就是两三万字。《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加起来也不过四多万字,小孩子两三个月就可以背下来了。有的家长问我,我孩子怎么办?我说很简单,小学生嘛,一天背一首唐诗,不到一年唐诗三百首就背熟了,在成都的比赛上,可以把唐诗三百首通背,那至少可以在成都出名,在成都一出名,全四川就出名,慢慢就在全国出名。这很简单的,就是可以通背唐诗三百首,但是要持之以恒。有的孩子说,我不要背唐诗三百首,我要背宋词三百首,那也行啊!背宋词三百首就比背唐诗三百首更牛了,对不对,这个都是基础。我二十岁就会背《易经》,那时候通背,现在系辞、乾坤文言还能够背,但是象辞、爻辞很多就忘了,没有常用。经常用的就可以背,不用就背不住了,所以四书要背,进入大学里面了,一方面还是要继续看四书,另外还得好好地花一些功夫学习老庄。

    包括搞物理学的,昨天在清华,禅学社的同学有学物理学的,研究量子力学的,我说你这样很好啊!你看看《庄子》,《庄子》里面有一些相对论的思想非常精彩。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以前有些研究《庄子》的学者说《庄子》是相对论的滑头哲学,机械的相对论,这是贬义词。现在我们还是要给庄子评反,他的相对论非常的精彩,我们也可以搞科学的相对论。只不过庄子不接受我们给他的这个桂冠。如果我们认真浸透进去,比如我现在刚出这几部书,《禅说庄子》系列,先出了《齐物论》,《养生主》、《应帝王》、《人间世》三篇合在一起出了一本,至少在《齐物论》里面就可以感觉到《庄子》相对论的力量和他的理论的独到,非常精彩和高明。放在佛教的《中观》学里,乃至禅宗里面,《庄子》也不逊色。《齐物论》大概三千字,《齐物论》是《庄子》三十三篇里最为长的一篇,极其精彩。但如何理解它呢?大家都知道章太炎先生,他在三十年代还写过一篇研究《齐物论》的著作,发挥他对《齐物论》理解呢!可惜我至今都没有看到,章太炎先生全集出版了,我也没有买,因为他的文字古拗,我可能都不容易看得懂,要看得懂的话,还是北大中文系的教授,他们文学、文献、文字学的功底很强,他们看懂之后,把注释写出来之后,我再来读他们的《齐物论》,那个时候我也能看懂了。

所以我们读什么书,我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特别是中国的大学生,孔孟老庄一定要看,如果不看那就不是一个真正的中国知识分子。我十年前提了一个口号,但是没有人响应,我说要重新造就一批新时代的士大夫阶层,这个士大夫阶层除了清华、北大、复旦名牌大学毕业之后,你的文凭,无论是学士资格,硕士也好,博士也好,博士后也好,还需有一个国学文凭,这个文凭就是孔孟老庄的。如果按照古代社会唐宋元明清,能够在北大、清华这样的“帝国学院”上学读书的,起码都是举人出身的,但还不敢恭维是进士出身。因为在明清两代,如果是进士毕业立刻就可以当县官了,就有候补县官的资格。咱们这些清华、北大的同学不可能一毕业,就给你们一个十三级干部、十四五级干部的待遇嘛。我也见了一批大学里面研究生、博士生出来,到部队里面就是一个少尉、中尉,那离校级军官还有一定距离,若是升到了少校、中校、大校,那你就有县长的资格了。

    所以我们说读书一定要读孔孟老庄,如果要了解佛教、禅学的思想的话,至少要读一部《坛经》和《金刚经》,我也不鼓励大家,特别是禅学社的朋友把《华严经》、《法华经》、《瑜伽师地论》这些拿来读,那不行。这些哲学系、宗教系、佛学的研究生,佛学博士生、法师们可以读,因为他们是毕生从事这个,这些是他们的本分,其他系的同学学好你们的专业之外,孔孟老庄的确需要。我在社会上讲课时,我也经常给一些企业家说,你们只知道在这儿投资,在那儿投资,就不知道在自己心里去投资,弄得自己身心疲惫,累得焦头烂额。但有一些当老板的人,开着好车,放大假期间,还可以到峨嵋山,青城山,九寨沟去旅游,有的还可以去南极旅游。这都是非常富有的人,是既有时间又有金钱的人可以去玩,一般人哪有时间玩呢?你到南极洲去玩,到南非野生动物园去玩,那好几万美金,我可玩不起。

但是心理的健康,我们身心性命,保命还是很重要。现在青年人身体普遍偏差,中国学生比日本、韩国学生身体素质,不敢恭维。怎样使自己的身体强化起来,在中国的中年人就更不敢恭维了。我都知道咱们中关村,北大清华很多中年知识分子英年早逝,四、五十岁正是风华正茂的时候,正是事业最得意的时候,一下没了,什么心脏病、脑溢血,癌症就把他摧毁了,多可惜,所以我们还要是保命,怎么保命?保命就要善养,要爱护我们的生命,爱护我们的精神,爱护我们的心理卫生,精神卫生。

  

 当然这些都在炼性里面,如果我们的心性得养,能够调理我们的生活节奏,用《黄帝内经》的话来说“食饮有节,起居有常,不妄作劳”,我们睡觉的时间,起床的时间,要遵循我们生物钟的节奏,日落而息,日出而作。当然现在的社会不允许我们回到农耕社会,但是至少要守子时,晚上该睡觉的时候一定要睡觉,这个叫守子时,不能透支。一定要在我们精神上投资,不是透支,而是要投资,投资就是花一点时间,学一学料理心性这方面的学问,使我们精神能有一个放空的时间,让它静一静、空一空。孟子所说的养夜气、养朝气都是这么回事。夜气就是静,白天要动,思维活动、行为活动都是在白天。晚上就要睡觉,就是要静,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睡觉。把一切事情放下,睡大觉,睡好觉,这个就叫养夜气,夜气养足了才能有朝气啊!早上起来,清明在躬、志气如神,精神抖擞地投入自己的工作,料理好自己的生活水平。而且不断地重复,在一百年之中每天都要养夜气,每天都在养朝气。

我把他推进一步,叫养和气、养喜神,《菜根谭》里面有一句话,“天地不可一日无和气,人心不可一日无喜神”,当我们欢天喜地的时候,当我们欢乐的时候,我们有幸福感。当我们愁眉苦脸,冤家债主找上门来时,我们的烦恼现形,我们烦恼恐怖的时候,那个度日如年啊!如坐针毡啊!那个日子非常不好受,人一下就老了,女孩子一下子就长得不好看了,花容失色,那就不划算,以后花一万块钱到美容院里都把自己打造不出来。所以保持心灵的平静,我经常说要有静气,要有定力,要养喜神,要养和气,这样在我们社会生活和社会关系当中,就会无往不利,就得大自在。所以,我们需要把国学里面的精品,儒释道三家的精品,好好的学一学,当然就会很舒服。如果有的人觉得学孔孟老庄还不够,还有余力,比如学中文的,历史的,本身就是玩这个的,那你就好好地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在历代圣贤的乳汁之中去畅饮,这一坛美酒你去就好好的享受,好好的去发挥,同时要让大家分享,要让社会分享,要为咱们中华民族的振兴,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复兴多做自己的贡献。好!今天我大概就讲这么多。

  

 主持人:非常感谢冯先生这么充满智慧的演讲,今天我们能够请到冯老师非常幸运,因为明天冯老师就离开北京,所以我们请到了冯老师,那么现在再给几分钟跟冯老师交流的时间,大家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提。

 

    问:因为我迟到十几分钟,实在抱歉,你作为国学文化大家的这种风彩令我们很敬佩,你的口才也很好。我要说面对北大咱们高校将来要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学生,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竞争,在面对竞争日益激烈的条件下,我们当代大学生如何来处理竞争和学习方面的压力。现在这个社会当中我们年轻人承担比上一代甚至更老一代更多的责任,我想请您在这一方面再谈一谈,谢谢您。

 

    答:这个问题实际不用我回答,因为在《道德经》里面把这个道理说得非常的丰富,“为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很多竞争,剑拔弩张的,很张扬的这么一种对抗,实际上是一种愚蠢。但是中国人多,一个职位太多人去争了,这也是一个麻烦,谁叫咱们中国十三四亿人呢。我一生就没有跟谁去争,没有跟人争大学的位置,课堂我也不去争,庙堂也不去争,因为我没有具备竞争的资格,我就是一届草民,小老百姓,自称三无人员,什么都没有,我就无所谓跟别人争。但是不跟别人争,也不妨碍我自修,自长,自我承担。我也一样承担了文化的使命感,可能不比学校里的同学或者是教授轻。我认为我自己承担了很大的历史责任感啊!尽管这不需要我承担,因为我是一个小老百姓,连饭碗都没有的,但是我愿意承担,自己办书院,面向社会公益讲座不收钱,这么几年一直坚持下去。前些年花了九个多月的时间把《论语》讲完了,用了二个多月的时间讲了《中庸》,花了一年多的时间讲了《庄子》的十六篇。关于竞争,《庄子》里面有一个例子很舒服,为什么呢?我们看我们的脚下,我们拥有多大的土地,我们占有了多少?就是两个脚掌所能落实的地方,微不足道的方寸之地,离开这个脚掌的土地都非我所有,恰恰是这个非我所有的这么一个地带才能让我自由地运行而无碍。如果我把这个地球的土地都买了,可能就寸步难行了,天天跟你打仗,都是你一家的房地产了,全世界还有几十亿人,又到哪里去生活呢?自己去感觉感觉。所以凭河饮水,不过满腹,依树而栖,也不过一枝而已。当然我们面对的现实社会里的确有竞争,有的时候是根据个人的因缘,能争则争,能让则让。争为谁争?为公而争那就放手去搏,如果为私去争,何妨一让。

当年当知青的时候,那是66~70年,还没有开始招工,我们那些同学大学在一起,像陶渊明一样地生活,非常的亲切和友好,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天天串门。后来要招工了,要看出身和表现,于是同学们就天天跟革委会的主任打交道,天天开后门,互相防范,生怕把回城的指标、参加工作的指标给夺去了,那就开始竞争了。一开始竞争,人心就坏了,我当时非常心痛,我说我放弃回城,不参与进城,我超然于竞争之外,我觉得我活着很自在。当然参与竞争的,胜了的很愉快,因为回城市了,有工作了嘛,有钱了嘛,竞争不上的就很痛苦。我主动放弃我就无所谓得,也无所谓失,精神就很了然、超然,当然这个是我一已之言,因为我可以放下。

我们真正能面对着生活、面对工作上的一个职业,或者是一个事业,需要拼搏,需要竞争的时候,那就看你的手段,你的因缘。有时这个是因缘所定的,并不是你一厢情愿就可以成就的。有的时候你竞争胜了,那是因缘成就,条件使你胜利了。有的时候竞争失败了,那是你的因缘不到,手段不够。所以胜不骄、败不馁,可以绕开这些另辟蹊径。因为现在很多事业都是前人所拥有的,每天都有亿万富翁倒闭,又有新的亿万富翁产生,有很多老的企业破产,又有很多新的产业诞生。时代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因缘在不断更新之中,机会永远都是有的,就看我们有没有那个智慧,能够把握住这样的因缘,把握住这样的机缘,使我们成为一个成功者。

 

    问:老师您好,很感谢您给我们做得精彩讲演,能感觉到您刚才所说的那种道气,那种受传统文化影响的一种道气。不说这个内容怎么样,就是我听到你的声音就感觉到很幸福。我是学理工科的,但是对传统文化很有兴趣,看过一些四书和老庄的书,包括我一些同学也感觉到:我们在接触传统文化的东西,是不是会有一些让人内向的作用,在我的直观感觉中,如果一个受西方文化教育的人,可能他会出现种种问题,但是他的精神面貌是积极的去进取、去竞争;而中国的传统文化当中,比如儒释道中,在儒家中,孔子最喜欢的学生是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但是他最后短命早亡;在道家中,以老庄来说,他们觉得身外之事不要过分去追逐,“生也有涯,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对于佛家来说,一个好的修行人,最好修行就是对佛法的理解和探究,他们是在寺院里,甚至深山里,一个空谷幽兰的地方,在一个离开红尘地方修行,去无限地发掘自己的内心,所以我的感觉,中国传统文化是不是更多地追问自己的内心,而不去把自己的注意力投向外面的世界,这样的话是不是会造成整个中国的传统文化对人的影响就更加的内向,这是我一个疑虑。

 

    答:你这个说法,也不是毫无道理,这个现象也是存在的。但是另外一方面,在传统文化当中也有反证你的观点的,孟子就是一位非常开放的人。孟子非常阳刚,非常具有进取精神,而且是非常藐视权威,藐视政治权威。孟夫子“见王者而藐之”,“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而友”,这样的英雄气的确值得我们学习和效仿。因为儒家、道家、佛家是一个全体,有阳的一面,也有阴的一面,就看个人机遇,你愿意去学其中英雄气肯定就有英雄气,儒家学问里面一样地可以产生像岳飞、辛弃疾、李靖这样的战神,但也可能出现一些败类。道家里面也有积极进取的人,佛教里面也有。

有一次在纪念六祖大师诞辰一千三百多周年的会议上,我就提了一个看法,六祖大师的伟大的之处在于什么地方?佛教传入中国,到六祖大师的时代已有八百年了,中国一直处于学生的状态,玄奘大师就是博士后回来了。把印度的唯识学、瑜伽学派这些东西大量地介绍到中国。但是真正消化吸收,使印度的佛教在中国成熟,使中国终于从学生变老师的,是一个一字不识的慧能。慧能就敢说“下下人有上上智”这样惊天动地的语言,所以我希望我们中国能有更多的人,不管是搞政治的也好,搞经济的也好,搞科学技术的也好,多一点像六祖大师这样的人,能够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把西方的文明加以消化吸收,结束自己的学生阶段。

我们必须承认这一百多年来,面对西方的科学技术,我们还是学生的这么一个状态。我们自主的知识产权,严格来说在全世界所占的比重非常小。就需要更多的各界的“六祖”,使我们在以后短短的几十年内,乃至近一百年内能够全面的赶上西方,也就是作为中华民族应该对世界的文化、对世界的文明,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但是我们也不去当老大,也不去称王称霸,中华民族永远是内向型的。汉唐的盛世也是防御性的武功,面对匈奴,面对突厥,都是防御的。但蒙古人和满清人,满清人总的来说还是防御,不像蒙古人是积极进攻的。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应该看到光明的一面,比如说佛教,佛教里面我们知道一行法师,他是唐代的一位超级大师,是一个天才,数学了不得,天文学也了不得,工程技巧也了不得,又是翻译家,他也帮助翻译了唐代密宗的重要典籍——《大日经》等。他又是神秀下面的再传弟子,是禅宗北宗重要人物,密宗的重要人物,但是不妨碍他在天文上的创造,他测子午线,测赤道、黄道,而且精确度很高,自己制作天文仪器,但是这样的出家人毕竟不多。但是道士,

大家看过李约瑟的《中国科技史》都知道,在历史中,中国在全世界自然科技发明里还是占了很大比重的。我们的火药、指南针,包括中医的很多方面。以前的中国的科学技术很多都与道教有关,与道教方士有关。当然这些方士也包括一些佛教徒,一些法师,他们在这些方面也有相应的贡献,佛教讲工巧明嘛!因明嘛!医方明嘛!只不过现在中国的佛教没有把印度这个传统圆满的接受过来。好像现在寺庙里面也没有什么搞工巧明,也没有搞因明的了,只有佛学院里面还可以谈一点,学一点。医方明,也有一些法师在自学医学,有的是在学中医,有的学西医,但是他们更重要是在菩提道上行解脱之道,真正的佛法是他们的根本责任。

这个应该怎么看呢?刚才这位同学说的关键是在这几百年来,从明朝后期以来,中国的科学技术落后于西方,特别是这一百年来,中国所面临的一个亡国的危机,很多中国优秀人才都投入到救国图存的运动去了,在政治运动中、军事运动中大显风采。而在科学、文化的领域之中,就放在了一个次要的、不引人注目的地位,所以我最近看到凤凰卫视里,余秋雨先生在谈,现在乃至以后的中国,不再可能出像王国维、陈寅恪之类的国学大师了,为什么呢?因为从1949年以后,已经丧失了当时的文化基础和文化氛围,在清代、在民国初期有一批老的先生有非常丰厚的国学基础。孔孟老庄,说文解字,他们是倒背如流,正是因为他们有这样的基础,在清代末年,在民国初期,这样的知识分子又有不少到欧洲、美国去学习新的、先进一套思维方法,不同于我们传统的一套思维方法,来重新料理我们五千年文化文明。于是乎在治学上达到了一种突破,使他们成为星光闪烁的国学大师。而现在我们,包括北大文科的,大家想一想,包括文科的本科生,硕士生乃至博士生,他们国学的基础到底有多丰厚?当然我没有了解,没有发言权,但是我相信没法跟清代或者民国初期那一批老夫子相比,那批一老夫子是生下来,胎教的时候都是四书五经,功底非常丰厚,再加上家学渊源,关键是整个社会的文化氛围,整个北京城的生活习气都浸透着国学的东西在里面,现在北大是国内最高学府,在国学里面也是老大,绝对的老大,你要想找这样的氛围也很艰难。

另外还有一个价值取向,和当年的价值取向也有很大的区别。那个时候抗日战争有一句话,“华北之大放不下一张平静的书桌”。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我们书桌是平静的吗?我们在书桌上读书的时候,想什么呢?想学问吗?想升官发财吗,想当老板吗,到底想的是什么,我们是不是能够入定,在学问上入定,根本不料理外面的是是非非,不料理外面的功名富贵,能够潜心治学,就以前说的十年寒窗苦,甘受寂寞。刚才你说的为什么没有这么一种竞争精神,没有一种奋斗精神,一种外放的精神,严格来说真正的成绩往往是孤独之中,穷苦之中出来的,用《尚书》的话来说,“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用孟夫子所说“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啊!在这样的氛围之中,我们才能入木三分的去治学,才能见人所不能见。同样一本书大家都在翻,就看你用心的深浅,就看你用心的功夫下到什么处。为什么同样一部书有的人考一百分,有的人不及格呢,这个就是会怪怪自己的用心,要看看自己的用心,不善用其心,不会用心,那就造成了种种的差别,我就回答道这儿。

 

主持人: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提最后一个问题,把机会让给前面的同学。

    问:非常感谢您,我问一个问题,您回答过很多遍,对我们还是很困惑,就是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觉得我经常没有自知之明,要么有时候觉得自己特自大,有的时候觉得自己特渺小,感觉这种自知之明还不是特别强,您看这个怎么有效途径更好的学习一下。

 

    答:这个在《易经》里面也是很重要的概念,就叫做知位守位,用佛教的话就是别打妄想,少打妄想,我们都在社会生活之中,因缘是现成的,因缘不是随意的,我们不是可以调动因缘的,很多因缘我们是身不由己的,我们就得认这个,在因缘之中我们要承认,而不去随意去超越它,这样心就定了。如果心不定,往往自控能力不够,欲望的冲动,目标设得太大。所以要知道自己是吃几碗饭的,自己能够干什么,一定要老老实实的,这也是《中庸》里面说的“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君子素位,就是安贫乐道,要有这样的一种感觉。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安贫乐道,就不会有什么不平事了,所以《菜根谭》里面说“此心常放得宽平,天下自无险测之人情”,这个就很好了,但是这个需要功夫,要把心性磨平,很多修行几十年的还未必能够把这个心弄平,所以你也别自责,好像认为自己不能调控自己的情绪,这个很正常的,我也经常发脾气,一样的打妄想,这个很正常。人嘛!死人就不打妄想了。谢谢你。

 

(end)

   

上一篇文章: 冯学成:漫谈国学的学修(二)
下一篇文章: 佛学与科学融通之省思(上)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9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0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53]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25]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27]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0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53]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25]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27]
· 坤乐集要[2681]
 
· 《心的世界》[5023]
· 《禅说庄子(三)》《大宗…[4467]
· 《禅说庄子(四)》《知北…[4575]
·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4802]
·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5237]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