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四)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正文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四)
[ 作者:冯学成 | 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4802 | 时间:2008/4/29 ]

 

四十年学佛经验(四)

答读者问

《从心出发》国学行者冯学成居士北京巡讲

 

  问:冯先生好,我想问一个问题,就是您刚才所谈到的中国历史上,有一段时间佛法的传播会受到各方方面的干扰,包括您在求法的过程当中,可以说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我在最近几年比较集中地看了晚清到民国的佛教文献,我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那个年代,居然出了那么多的大德,请问这是为什么?我想听听您的理解。接下来请允许我为这个问题加一个小的尾巴,就是当年谭嗣同、欧阳竞无大师都会集中在,比如说金陵刻经处这样一个地方去求学,而且他们提出了“佛教救国”,佛教真的能救国呢?如何救国?谢谢。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在满清政府封建专制崩溃的前提下,思想的管制有所松动,大量的留学生被派到欧美、被派到日本,慈禧太后在晚年想管制这么大国家,管制四万万人,她老了,力不从心了。另外,通过镇压太平天国起义,地方诸侯、汉族力量开始强大了,洋务运动兴起来了,新的思想、新的学风不断的涌现,所以在这种背景下,思想反而被激活了,不是一潭死水,明朝也有类似的地方,昨天我还在跟黄总讲这些,也是这么看的。万历皇帝以前是思想一片禁锢,尽管有王阳明先生“应世”,但总得来说,整个明朝的思想从朱元璋开始到万历年间都是一潭死水。到了万历年间出现一次小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状况,为什么呢?不论是从儒学上,从禅宗里面,还是社会上的学说里面,都是如此。我们看到明代的小说基本是万历年间出来的,《金瓶梅》、《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牡丹亭》等这些,基本上是万历年间出来的。那个时候皇上罢工,万历皇帝大概有抑郁症,精神不健康,三十年不上朝,六部尚书有四部尚书缺员,他都不去任命,使整个国家机器基本上陷入瘫痪,中央政府陷入瘫痪。再加上宦官专政、专权,相对而言,对意识形态的控制不像读书人掌握权力的时候搞得那么紧张,因为他们本身也没有什么文化,所以在中央瘫痪的情况下,居然在万历后期,中国整个思想界,比起元朝和明朝初期中期来,气象整个焕然一新。利玛窦来了,西方的学说也过来了,这个暂时不说。为什么金陵刻经处要谈佛教救国?这也有一个前提,西方的船坚炮利,依据是什么?他们依据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自然科学和技术科学的依据是什么?是思维科学。当时,在明末清初的一批知识分子里,大家感觉先秦诸子、宋明理学等都没有思维科学的成分在里面,所以中国落后了。在七八十年代有一位重量级的思想家说过一句话,中国没有纯粹的自然哲学,就没有纯粹的自然科学。但是清末民初金陵刻经处的这一批大师,之所以是大师,他们学习了中国的唯识学系统,因为杨仁山居士到日本去,把大量唐代在大陆失传的文献,包括天台的、华严的、唯识的文献,从日本又带回中国,同时又组织了一批顶尖级的学者来研究,包括章太炎先生等那么牛的一批国学大师,章太炎先生和邹容在“苏报案”后关在监狱里面的时候甚至还在学《因明入正理论》。《因明入正理论》这个是最枯燥、最没有味的书,玄奘大师翻译的,章太炎学了后,对佛教非常的推崇,而本来他是儒家本位、法家本位的,章太炎先生的政治立场有“三变”,到后来归心于佛法。这个佛法主要是唯识学系统,我们看到金陵刻经处、支那内学院这一批大师都与唯识学有不解之缘,而唯识学恰恰就是谈思维科学的。于是,他们对中国的思维就有了焕然一些的感觉,喔,我们的祖先在唐代本来有这么优秀的东西流传,可惜唐武宗灭佛后,我们没有保存下来,没有把这个道统、这个学风贯穿下来,所以我们落后于西方,如果我们现在能够把这一套学风重新鼓舞起来,那么我们中国人就可以很快赶上西方,这个是当时他们的想法。

  这个想法有没有错呢?也没有错,毕竟佛教的唯识学是一个庞大的、相当精细的思想宝库,而且它有独特的思维程序。我经常在外面说,西方人得诺贝尔奖金,我们要搞清楚他们是基于什么样的价值观念、基于什么样的思维模式出来的。中国人也是人呀,不管西方人东方人都是人嘛,大家的思维结构、基因结构、心理结构应该基本是一致的。不同的是西方他们有他们的思维特色、他们思维的理路,我们东方有东方思维的理路,中国有中国思维的理路。我们怎么样通过学习佛法、学习唯识学,提供一套优秀的、产生能获得诺贝尔奖金的思维程序?我当时也多次在佛教一些会议上,在佛学院讲课时提及这个事,可是没有回应,严格来讲是可以这样做的,但是这个的确需要一种社会氛围,需要一定的学修环境,给予相当的条件,如果在北大、清华这样的最高学府里面,在中国科学院里面,如果方便的话,我们也可以把思维的方法、思想的工作方法加以梳理、加以介绍,使参加研究的人可以进入这种思维程序之中,去面对他们的科研对象。我想是应该可以作出成绩来的。

    问:冯老师,我想问一个问题,好像是南怀瑾先生说过,中观应成派没有尊崇唯识学的,我想知道他们之间的区别。

  答:这个是我的视野范围之外的事,我无法回答。不过,就我自己感觉,《菩提道次第论》就是中观和唯识学的一种结合,就是一种结合。你谈次第,能不谈唯识吗?唯识就是次第,在中观里,是没有次第的,哪有什么次第?“离四句,绝百非”,哪有什么次第?只破不立,扫荡一切,没有次第的。你说次第,那就是唯识学里面的东西,从人天乘、到小乘、然后到大乘,一乘一乘地上去,这个就叫做次第。但是这个次第的安立在唯识学里面,在《瑜伽师地论》里面。

  问:冯老师您好,我这一两年对学佛很感兴趣,经朋友介绍也见了不少法师、上师、活佛,也去了五台山,也读了一些书,包括他们推荐我读的一些经。但是我总觉得,老是觉得每个人都说三句半,总是一个很混乱的一种状态,那种混乱感觉是因为有很多的系统,那么像我们这样在职的人,在家修佛的人不可能专职去佛学院什么的,也不够资格,而且很容易陷入一种怪圈,包括刚才您所说的实修或者神通的东西里。像我们这样的人,怎么样能够让自己比较从系统地、或者说是从哪里先开始,或者是从哪里算是走正道呀?麻烦冯老师给指点一二。

  答:作为学佛的人有一个难处,因为在佛教里面有一个悖论。一方面,学修、实践,要简洁明快,“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书”,就像师傅教我们一门手艺一样,能三天学会最好,如果需要三十年学会,那我宁肯不学,学修、修证的事情是简洁明快的,真理只有一个,而且真理肯定是最简单的,而不是最复杂的;另一方面,蛮修瞎练不行,要有理论的指导,理论的指导就是尽善尽美,“尽善尽美”四个字就是天罗地网。所以我们看到三藏十二部好庞大,但是如果你进入了这个尽善尽美庞大的理论体系中,又怕形成了所知障、知见障,如果没有理论的指导,又成了蛮修瞎练。我说这个就是一个佛教内的悖论,很难把它料理得稳当妥贴。所以我感觉,学佛首先要对佛教基本理论有所了解,“三法印”、“四圣谛”、“八正道”、“三十七道品”、“中观”基本理论、“唯识学”的“百法明门”等,这些都是一般基本的理论框架,即使到西藏三大寺里去“九年学经”,还是学这些东西。所以藏传佛教跟汉传佛教在“经律论”上是没有区别的,都是从印度传过来的,绝大部分经典是相同的,有差异就是几部,没有多大区别。区别就是传承不一样,汉地传乘是天台、华严、禅宗、唯识宗、净土宗这些,西藏的传乘是格鲁派、噶玛派、宁玛派、萨迦派这些。汉地的佛法是和儒家、道家的思想打成一片,是与相当繁荣的、相当丰厚的汉文化的思想融为一体,这么传承过来的;藏传佛教只有一千来年,真正的发展从元朝到现在就是八百来年,比较兴盛,它是和雪域文化融为一体、打成一片的;再看南传佛教的,是和东南亚这些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融为一体、打成一片的。从文化角度来看,含金量最高的应该是我们汉族地区呀。但是现在很多人都看走眼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真的是悲哀。

  我在讲述信心铭的时候说到,现在人懒,看大藏经那么方便,不说请一部大藏经回家看,即使在网上下载也很方便呀,一个大藏经的光碟才多少钱?你要学,天台宗的三大部,慢慢去学吧;要学中观的,唐代三论宗祖师吉藏菩萨的东西非常精采,并不比现在应成派的差。袁焕仙的老师吴梦龄居士写了一本书叫做《法鼓》,当时没有人知道,就我那有一本,后来捐出来,在《维摩精舍丛书》第二函里印出来。吴梦龄的老师叫做张凤篪居士,写了一本书叫《片香集》,这本书把传统文化《易经》、《尚书》、禅宗、唯识用非常古奥的语言来阐述。我印好后,送过很多人,也包括南怀瑾先生,不知他老人家有什么评价,这是他的太师公的东西。他的师公吴梦龄先生写《法鼓》,是因为宗喀巴大师批评汉僧“支那见”,他坐不住了,要抗衡一下。他说宗喀巴大师已经是明代中期的人物,而在明代中期汉地佛教本来就是一塌糊涂、一潭死水,那个还有什么可批的呢?宗喀巴大师如果看到唐代汉地大师们的、看到天台菩萨们的、看到华严菩萨们的、看到三论菩萨们的一些著述,宗喀巴的这些书就要重新写了。因为宗喀巴大师没有看到汉传佛教唐宋时期的精采,看到的是明代汉传佛教的颓废。这有什么可比性?如果我们回到唐宋祖师的路数上,现在我们政府也经常说要重现汉唐盛世,汉唐盛世不仅仅是国力方面的,不仅仅是军事力量上的,更充分地表现在经济和文化上,经济和文化都称老大,当然这也包括佛教。中华民族文化的几次高峰时期,第一次是先秦诸子时代,第二次是魏晋南北朝玄学时代,第三次是隋唐佛学时代,第四是宋明理学时代,第五是民国初期那一代,但是民国初期那一代的高潮时间比较短,然后被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等这样那样的给干扰了,辛亥革命前后的那一次思想革新运动没有真正的延续下来,被内忧外患、救亡图存这样重大的生死问题,国家民族的生死问题所干扰,所困惑,所以思想上的发展就陷入困境。49年以后新中国成立了,本来应该是皆大欢喜,但是因为冷战的原因,我们不能说毛老人家没有受到冷战的影响,面对美帝国主义和斯大林这两边我们怎么办?当时也没有邓小平的理论“摸着石头过河”,那个时候如果“摸着石头过河”可能会好一点。

  这一段历史大家都知道,就不多说了。从现在开始,大家就应该善于思考,善于用心,关键是要善于学习。要学佛法,那么你真正地对中国佛教、对佛教史留意过没有?很多人学佛的人连佛教史都不看,你不看佛教史,那不成了“瞎子摸象”吗?如果看看中国佛教史,你的感觉就不一样,它就象一个导游图一样,一个很亲切的地图册,你就可以知道,你应该走哪一条路,你喜欢什么风景,你就在那个地方多盘旋一下,多养一养,这个自然就会有收获的。我们都是汉人,文字上看汉传的典籍没有障碍,要看《丹珠尔》、《甘珠尔》,首先文字就把你障碍了,看不懂。我在高原上呆了那么多年,跟很多活佛喇嘛们一起吃喝拉撒睡,一共六年多,很多人以为我在藏传佛教也是有传承、有学养的,我也不跟他们说那么多,我说你们要学藏传佛教,有几个先决条件必须要解决,第一,要与雪山草原打成一片;第二,要与酥油毡粑打成一片;第三,要与藏语藏文打成一片。没有这三关,不过这三关,你别去谈学藏传佛教。如果花三年学藏语、再花三年学藏文,这六年的时间,大藏经的几部大经大论我可能都研究差不多了,都已经是汉族的大“格西”了。何需去走那些弯路呢?所以我们一定要老老实实的,啃几本书,在汉传佛教里面认真地盯住几部大经大论下手,这个就是无上灌顶,是自己给自己灌顶,自己买自己的原始股,并不是炒别人的股票,别的股票有涨有跌,自己的股票管他的,我自己把它炒红吧!

    问:冯老师您好,请教您现在所有年轻人都有这种需求,去认识生命、认识人生。佛法是一个很好的方法,但是这里面有很多的路径,有禅宗、净土宗等很多不同的门。就像刚才这位朋友说的,就像您刚才说的,要去读佛教史、读经,要去打坐、看经典、努力工作劳动、行万里路、和周围人打成一片。但是如果我遇到一个好的老师,能不能有一个共通的方法?或者还是根据每个人的根器不同来选择,比如我喜欢禅宗就一门深入就好了,比如净土宗很好,但有人说你每天念三万佛号,我算了一下得四五小时,我就有点困惑。有很多路在佛法里,对于现在的一些年轻人要真正去走向这种正信、真正去探索这个路径的时候,有哪些您可以提个建议嘛?

  答:两个字,“缘份”。这些都是要看缘份的,很多话说不清道不尽的。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八万四千法门,哪个法门不殊胜?各有各的正确性。唐代的时候圭峰大师写了《禅源诸诠集都序》,宰相裴休为之写序,序里写到,“以承禀为户牖,各自开张;以经论为干戈,互相攻击”。盛唐的时候是这样,何况是现在?东方的、西方的、教内的、教外的,不管他了,这个看缘份,自己找善知识,另外要特别注意,自己就是自己的善知识,所以我还是推崇要看《六祖坛经》,从这里入手比较好。

 

    问:冯老师,您好,我想问《太玄经》和《元苞经》有什么不同?您学的是易理,还是易术,还是兼修?

 

  答:这两个经肯定是不同,一个是六条杠杠,一个是四条杠杠,语言表述的形式也不同。这些都很难以看的,《太玄经》里面有很多字现在都不认识,康熙字典里找不到出处,《元苞经》里也有很多字在康熙字典里找不到出处,这些暂不去管它。对于我来说,《易经》里面讲“理气象数”,我认为作为入门人来说,最好还是以“易理”为上,但是现在关心“易理”的人不多,喜欢“易术”的人不少,为什么呢?看相、算命、看风水比较容易发财。被请到哪一个地盘上望一望就是一个大红包,少则几千,多则上百万,这个大礼包可以砸死人。另外,“早知三天事,富贵几千年”,能够预测命运,那当然也是一番美事,因为现在大家都很迷惑,都想知道自己的明天、明年、未来怎样怎样。搞“易术”的这些并不是说不好,但是容易把自己搞乱心了,也乱了他人的心,在不明“易理”的情况下去玩“易术”,就是“以己昏昏,使人昭昭”,不怎么太好。另外易术也有不同的门派,也要看你玩得是什么门派?看你怎么去玩?玩术是从私利去玩,还是以公心去玩?我觉得,中国最好的术数就是中医。中国古代的工程学,中国古代的医学,我觉得我们应该在这样的术数方面用心一下。像唐代的一行和尚,密宗大师,又是神秀下面的高徒,禅宗北宗的传承,又是数学家、天文学家,又是工程师,又是工匠,自己造浑天仪去测子午线,又是翻译家,又懂梵文,帮助金刚智翻译密典,又是密宗大师,三十多岁的人,集那这么多精采于一身的人不多。但是我们再看我们这些搞科学的,不知道你们卖科学技术书的图片,有没有挂一行和尚的像?祖冲之呀、一行和尚呀、郭守敬呀、沈括呀等等,这些都是中国自然科学里面的骄傲,而且是为数不多的几个骄傲人物,其中有一个是和尚,而且是一个年轻和尚,那么年轻就有那么大的功夫,我说这个也就是神通,我们现在这么大的年纪了为什么没有这些本事?没有这些功夫?所以佛法里讲五明,其中有“工巧明”、“因明”、“医方明”,但是多数学佛的人哪去玩“工巧”,哪去玩“因明”呀?多数在那里稀里糊涂地玩神通,这个“最好玩”。

 

    主持人:因为时间关系,今天讲座就到此结束,谢谢冯老师精彩的开示,谢谢大家的参与。

 

 

上一篇文章: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三)
下一篇文章: 冯学成:漫谈国学的学修(一)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9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0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53]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25]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27]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0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53]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25]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27]
· 坤乐集要[2681]
 
· 《心的世界》[5022]
· 《禅说庄子(三)》《大宗…[4466]
· 《禅说庄子(四)》《知北…[4575]
· 冯学成:漫谈国学的学修(…[4586]
·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5237]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