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二)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佛家二十讲 >> 正文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二)
[ 作者:冯学成 | 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4714 | 时间:2008/4/29 ]

 

四十年学佛经验(二)

《从心出发》国学行者冯学成居士北京巡讲

  当年在本光法师那儿打了一卦,是“大过”卦,大过的卦辞说:栋挠,利有攸往。“大过”象辞是:君子以独立不惧,遁世无闷。“独立不惧”,一个人呆着,别怕,什么都不怕。“遁世无闷”,隐遁在山林里面,不管你是主动也好,还是被动也好,把你放在一个无人之处,但是心胸无闷,《易经》里面很多地方都谈到“遁世无闷”,乾卦的初九爻“初九,潜龙勿用”里面也是“遁世无闷,不见是而无闷,乐则行之,忧则违之,确乎其不可拔,潜龙也。”“遁世无闷”是我们作为下层处于困境的时候,安守本分的一个绝招。如果我们处于困境、逆境的时候,不能固守本份,像我们在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在阶级斗争激烈得时候,“地富反坏右”只要安于“地富反坏右”的位,一三五拿板凳学习政治、改造思想,二四六拿扫帚到街上去扫大街,为社会做一点贡献,赎自己在旧社会犯下的“滔天罪行”,只要你老老实实、规规矩矩敢于接受无产阶级专政,还是很吉利的,共产党会给出路,还是有一碗饭吃的。如果你说我不是反革命,我不是地主,那你完了,天天专你的政,天天批、天天斗。这个叫做守位。所以那个时候我们在监狱里面,尽管可以说是最阴暗的绝境,但是一样有生机,一样有朝气,充满了活力,一点没有怨言,我到现在一直都没有怨言。从二十六到三十三岁这八年在监狱里坐了八年牢,我没有一点怨恨之心,现在做梦梦到那个地方,甚至觉得很美,那时候在“跑马溜溜的山上”的劳改队里面,的确很好玩,雪山草地,草原牧场,青山绿水的,现在那里成为摄影家的天堂。


  如果这里有川西高原旅游指南的话,可以看到新都桥农场,这是个很美的一个地方。那个时候虫草一分钱一支,现在想买一支虫草多少钱?可能翻了千倍不止,十块钱可能还不能买到一支。不过,那个时候,一个月总收入才两块钱,吃喝拉撒睡一个月三十天只有这么两块钱,你想天天吃虫草也不可能。那个时候劳动改造,什么叫“舍我我所有,除掉一切贪”,什么叫“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才算是有所体会。当年我们做知青的时候在海灯法师那里说:“法师,您给我们讲金刚经、讲坛经吧?”海灯法师当时说:“你们,还不行,还没有那个份儿。让你不住色声香味触法生心,你现在当知青,从来不下地干活,怕苦怕累,怕脏怕臭,哪能相应?你们是处处生心。”结果后来到了监狱里面、到了劳改农场里面,那真正的是与毡粑打成一片、与高原打成一片、与牛粪打成一片。在上肥料的时候,我背一个大背篼,监狱里一起在猪圈里干活的同伴拿一个大洋铲,那个时候冬天里猪粪和人粪尿都会全部结冰,需要先用铁镐敲碎,然后用铲子放进背篼。那个大背篼差不多八十公分的口径,我那时候很瘦小,才一百零几斤,用洋铲把冰冻的粪土放到背篼里面后,整个脖子里面、头发里面、脸上、裤腰带上全是猪粪,开始的时候是粪冰,粪冰化了就成为粪水。就这样一背一背地把粪冰粪水背到田里面去,完全与粪便打成一片,没有嗔恨心,没有厌恶心,一点分别心都没有,真的是不可思议。现在如果要谁到厕所里面下去滚一圈,可能谁都不愿意,给一万块钱很多人也不愿意,也不敢下去,那个时候我们就下去。饮食方面也没有分别心,内地的人根本吃不惯那儿的糌粑,如果有酥油还好些,但是在高原糌粑和酥油算是高级食品,老乡都没有酥油,更何况犯人呢,更没有酥油啦。吃的就是大萝卜、大白菜,还有洋萝卜,是一种甜菜,用来喂牛羊的一种高原变种甜菜,一年四季就是这些,有时会有一点土豆。秋天还好一点,有一点新鲜的蔬菜,冬天、春天、夏天基本上是吃干菜。那时生活很苦,在饮食上打不了什么妄想,只有受之。用《中庸》里孔夫子的话来说,“素富贵,行乎富贵;素贫贱,行乎贫贱:素夷狄,行乎夷狄;素患难,行乎患难。”

 

  就这样,自己的心性无形之中得到了料理,这个可不是书本上所说,天天打坐、天天念经、天天观想等所能达到的收获,境界完全不一样。南怀瑾先生的一个师弟李自申先生,也是维摩精舍的,前年坐化去世的,早上起来喝了口茶,那时是冬天,他穿了件大衣,坐在沙发上,打了一个盹,七点钟左右,在那儿坐了一个小时没动静,当时,他有几个学生在那儿,到了吃早饭的时候,叫道:“老师,吃饭啦。”结果没有反应,一摇他的身子,身子软软的,仔细一看,才知道老人家已经走了。我后来很感慨,就写了一篇《忆维摩精舍诸老宿》,介绍除了南怀瑾先生之外的维摩精舍诸师兄弟是怎么走的,可以说都很精彩,这篇文章网上可以找到,大家可以去看看。李绪恢先生是南怀瑾的师兄,是当年四川省高等文官考试的榜眼、第二名,隆莲法师那次是状元,隆莲法师大家应该知道吧?李绪恢先生后来在民国时期的四川省政府里面当秘书,又当过遂宁县的县长,在《维摩精舍丛书》里面有他的介绍,袁焕仙老夫子对他有很高的期望。不过,到了解放后,这个老先生没有办法了,也成为牛鬼蛇神、历史反革命,还是只有“一三五拿板凳、二四六拿扫帚”的份。好在他的医术很好,经常给人家看病,拿现在的话说叫做无证行医,他的医术很好,是四川火神派的。我年轻的时候经常请他调理脾胃,当时刚从高原上下来,在监狱里呆了八年,脾胃不是很好。他手到病除,药很灵,人也很慈悲,最初看病就是两毛钱一张处方,到了八十年代末期、九十年代初期,一张处方就是一块钱。给一块钱,他给你看病,非常仔细,一天看三五个病人有三五块钱,那时候已经觉得很富裕了。你想想那个时候每个月有一百多块钱,那的确是在八十年代初期是很牛的,他老人家大概是九二年走的,晚上十一点钟还在给病人看病,来了一两个病重的病人。到了第二天早上,老太太叫他,当时他还伺候老太太,每天三顿饭都是他亲自做,买蜂窝煤、烧火做饭等都是他做,八十六七的人,每天还是继续伺候老太太,伺候他的子女们,那天早上老太太发脾气了,都九点了,怎么还不起床做饭,我肚子饿了,叫了几声没有人应。后来他女儿过去看,说到:“哎呀,老爸都走了。”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是安然睡化,没有给家里人带来一丝麻烦,给亲人没有一点拖累,安安静静地来、安安静静地走。

 
  熟悉维摩精舍的人都知道杨光岱老师,那个时候袁焕仙老先生手下,“一棒三大士”,通禅、通宽、杨光岱。杨光岱在灵岩打七的时候,还只是一个高中生,什么都不知道,正好撞上了。当时袁焕仙他们在都江堰的的灵岩寺打禅七,杨光岱连什么是“打禅七”也不知道,只是听说这里比较好,他们都去沾沾法喜。有一天他去小便,那个时候没有抽水马桶,在寺庙里面住,还是要跑到外面厕所去。突然,有一条狗扑过来,在他腿上咬了一口,就那么一下,他明心见性。当时袁焕仙老先生打了一个禅七,就有三个开悟的,真是了不起。我见到杨光乃老师,乃至后来他亲近他,感觉他也是非常了不起。杨光岱老师那个时候差不多七八十岁了,我见过的,只有两个人的眼神是内视的,一个是虚云老和尚,一个是杨光岱老先生。他没有什么文化,但是他的禅修的确视令人赞叹。他后来得了肝癌,别人得了肝癌会痛得死去活来,但是他没有一点痛苦相,眼睛和面目表情永远是安详的,一派祥和,那个时候我们基本上是赤贫状态,没有什么钱,没有什么钱供养,但还是想方设法地给他找一点好药,弄一点人参补一补之类的,但是现在想来也没有用,他也不吃。就这样持续了两三年,你跟他打交道时,不会觉得他是一个病人。他基本上不去医院,走的时候也很安详。


  前不久,李更生老先生也走了,九十七岁,去年年底走的。中风半年,半身瘫痪,左半边瘫了,但是思维非常敏捷,辩才无碍,显密圆通,他在西藏呆过多年,五十年代随解放军入藏,当医生,在平叛的时候腿上挨了炮火。五十年代后期他退休回家,作为“荣誉军人”退养在家,吃国家的养老金,伤残军人嘛。几十年学修如一,这种精神非常令人感叹。


  不止他们,当然还有其他一些老先生,他们“享受”过无产阶级专政。他们不是在书斋里面、不是在富贵乡里“说法”。所以,这样的体验,对于法的体验,对于烦恼的体验,对于如何转烦恼成菩提的体验,就很实在,就很深刻。我见了那么多老先生,包括现在的佛源老和尚、净慧老和尚、一诚老和尚等,他们这些没有一个神神怪怪的,,都是以正知正见示人。我们说学佛的人学什么,就是八正道。佛在世的时候,就谈八正道,正见、正思惟、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我们想一想,我们平常学习佛法时,是不是真正思考过八正道的教法,很多人追求怪异,追求神秘,哪里有神秘主义,就觉得哪里很好玩。我一辈子不喜欢神秘主义,当时在高原上跟我一块儿劳动的,都是活佛喇嘛,一百多号活佛喇嘛,吃喝拉撒睡好多年,没有看到谁有什么神秘的,都是平常人,都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现出了“本来面目”。大家以“本份”相见,真正的“本份”相见,这也是破除迷信,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破除迷信,这算是真正收到了效果。毛老人家的无上钳锤,的确是使很多的修行人得益。所以当年文化大革命拆庙子的时候,把出家人赶出庙门,很多居士在本光法师面前哭,也有些出家人去哭,“哎呀,怎么办啦?佛像也打了,庙也封了,不许住了,袈裟也不许穿了,怎么办啦?”在本光法师面前痛苦流涕,本光法师说:“你们犯傻呀,你们愚痴啊,这个就叫无常,这个就叫般若,这个就是佛法,有什么哭的?没有什么可哭的。你们要从这里边看到无常,从无常里面体会到般若,再继续提升到智慧,你们要有应酬这样的能力,有承担这样的力量,这样,你们的修持就算有火候了。”听到老法师这样开示,很多居士似懂非懂的,但是我在一旁听到就很受用。我所亲近的这一批善知识,他们真的是掏心掏肺地,把他们的学、把他们的修、把他们的养,毫不保留地教给了我,使我自己在学修的这么四十年的过程当中,没有去犯傻,基本上没有走什么弯路。后来在贾老那儿,贾老是以本份示人,纯粹的禅宗。与本光法师“法术”很多不一样,贾老那儿就是一味禅宗,“只此一味,别无他法”,而且在向上提持盯得很紧。再加上维摩精舍的另外几位老菩萨,李自申、杨光岱、李绪恢、李更生,当然还有很多(,都对我帮助很大)。现在因为南先生在外面名气很大,所以到成都来追维摩精舍得人很多,非常火,但是他们都来晚了,很多老一批的人他们见不上了。所以现在到成都寻访维摩精舍故事的人,基本上是找不着了,除了一位,就是袁焕仙先生的女儿,袁淑平老师还在,但也是一个快九十的老太太了,中风在床上,未必会接待谁了。所以现在要寻访维摩精舍的故事,只有我还能够知道一些,叫王绍藩来说, 他也说不出个什么,因为他跟成都这一批人不熟悉,也不认识,很多老先生和他没有什么来往,他也说不清楚。


  我学佛的这么四十年,从一九六九年开始,当时因为毛泽东六八年底发出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伟大号召,我们立刻响应他老人家的号召,奋不顾身地到农村里面去了,正是这个因缘,让我跟海灯法师有这个佛缘,真是要感谢毛老人家。到了八十年代后期,贾老在文殊院四川省佛教协会内讲《六祖坛经》,当时我是总招待、总接待、总侍者,招呼应酬全是我的事。每次开讲的时候,用个偏三轮,是自行车加一个斗做成的,我在商店里面当搬运工的,蹬三轮车的技术很高,但是不能把公家的三轮车拿出去用,自己就在自行车上加一个斗,把贾老从家里载到文殊院里去讲课,课讲完后又把贾老送回去,就这样干了两年。当然,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当时,四川省佛教协会要修《四川省佛教志》,贾老推荐了我,一共两三位人,因为我是一个快手,高峰的时候我用笔一天写一万多字也不累,可以收早工。本光法师给我们讲《易经》、讲《华严经》的时候,我是完全用笔记下来的,他老人家用口讲,语速不是很快,比我现在说话的节奏稍慢一点,贾老说话比我现在的节奏快一点,本光法师讲课,我们作笔录,那个时候做到了一字不差、一字不错地原原本本记录下来。贾老的录音也是我给他整理的,很完整地整理下来了。

 
  我跟这些老先生的交往和学习,有一个体会,他们没有“怪力乱神”,在无产阶级专政下、在逆境之中,他们拿什么来养自己的身心性命?全是老祖宗、祖师爷留下的那些心法,佛家的、儒家的、道家的那些心法,来滋养自己这么几十年艰难的日子。在他们身上,没有现在所谓的这个大师、那个大师、这个供养、那个供养的,那个时候哪有什么供养呀?他们只是偷偷地、悄悄地,在茶馆里面、在公园里面、或者躲在家里面,说上几句话,或者写一段文字,悄悄地让我们看了,然后说:“赶快背下来,背完后就烧掉。”仿佛搞地下秘密工作一样。如果这些老先生活到现在,那个个都是“法王”、个个都是“超级金刚上师”了,要受无量供养。但是他们全是在困苦之中度过了中年和晚年,正是这种环境下,他们所说的、他们的言教、他们地身教就给了我很深的启示。所以我的这么几十年,也从来不说怪力乱神,一说怪力乱神我就要跳出来的。当年我第一个跳出来揭露四川某“大师”,因此这位“大师”还说要派杀手来杀我,他可是“超级大师”了,海外一些法王是他“册封”的。他是我们四川一个大骗子,比我还小几岁,吹牛吹得脸不红心不跳的,不过现在成了国家的通缉对象。很多吹牛的、吹有神通的,基本上是骗人的,我多年来在四川都是以揭穿宗教界的骗术闻名,我不买那些帐,堂堂正正的,正正规规的。有人问我,佛法大还是王法大?我从来都说王法最大,我们不能离开王法,所以净慧老和尚也经常强调,佛教和世间王法发生冲突的时候,要尊重王法、顺从王法。这是老佛爷的戒律里面规定了的,并没有说当王法和佛法冲突的时候,我们要抛弃王法,要坚持佛法。不,这个就恰恰犯糊涂了,我们要尊重王法和顺从王法。本光法师在给我们授皈依的时候说:“顺随世间正法,与时俱进,有一定的职业养活自己和家人,不做高官厚禄之想。”在六九年他就说要顺随世间正法,与时俱进。什么正法?他老人家说,“历史上孔孟是正法,在当代中国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就是正法,你就不能与之抗衡,你就必须服从它,如果不服从它,就会给自己带来灾害、祸害、麻烦。任何时候我们都要知道一句‘当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注意,“当今皇上”!你不能与“当今皇上”对抗,与“当今皇上”对抗你不是自讨苦吃嘛?而且还惹社会动荡不安,众生跟着受苦,那不好。所以真正学修佛法的人是最强调和谐社会的,最讲和谐的。咱们北京城故宫里有太和殿、中和殿、保和殿这三个殿,以前是最高的政府机构、最高的权利机关,就是从三个方面来突出“和”字。

 

(未完待续)

上一篇文章: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一)
下一篇文章: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三)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65]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坤乐集要[2566]
 
· 《心的世界》[5008]
· 《禅说庄子(三)》《大宗…[4451]
· 《禅说庄子(四)》《知北…[4564]
· 冯学成:漫谈国学的学修(…[4569]
· 冯学成:四十年学佛经验(…[4791]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