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认识佛教(三)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正文
认识佛教(三)
[ 作者:阿真 | 来源:网络 | 点击数:3817 | 时间:2008/1/28 ]

  任公说,“依我所见,从哲学方面看,此说最为近于科学的,最为合理的。因为我们可以借许多生物学上,心理学上的法则来烘托证明。从宗教或教育方面看,此说对于行为责任扣得最紧而鼓舞人向上心又最有力,不能不说是最上法门。”     

       
  任公是一位严肃的大学者,叙事说理均有依据,他的解说,全出自于他对文史哲的博学和长期对研读佛学经典的理解。我未接触过一部佛典,不能从佛典上读出佛的意思,又怕自己说得不准确,找不到出处,所以摘录书中的一些原文,以供同我一样想学佛而又未接触过佛学的朋友一道来学习。   


  “业力”像可见光以外的各种长短波一样,是不可见的,有无“业力轮回”这回事?心里疑疑惑惑。于是,我想起了30年前曾在《新华文摘》上读过某记者在香港采访杨振宁先生的一篇文章,记者向杨振宁先生提出了许多问题,请求杨先生解答。记者问,许多著名的科学家信仰基督教,相信有上帝。请问,到底有没有上帝?也就是说,有没有造物主?杨振宁先生回答说,“有没有造物主,这是一个永远回答不了的问题。我只能这样描述:当一个科学家发现物质世界的结构是如此的严密和完美,这时他的心境就像是一个虔诚的教徒。”记者又问有没有外星人?杨振宁先生回答说,“从理论上来说,外星人是存在的,因为像地球一样适合生命生存的星球决不会只有地球一个。”记者进一步问,人的特异功能如何解释?杨振宁先生说,意念也是物质,能形成意念场,特异功能就是意识场在起作用。意念场与引力场、电磁场一样,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真实地存在。杨先生还举例说,有的人出差在外地,如果家里有亲人临终去世,他会有预感。这种预感就是亲人的意识场在发生作用。这篇文章是30年前读的,详细的内容不可能记得很清楚,但以上所述,自信绝不会有错。另外,我还想起了一件事。30年前,我在新建县乡村中学任教,1974年父亲去世后,我便将母亲从鄱阳老家接到身边,帮助我操持家务和照看小孩,母亲心里常挂记下放农村、生病的大哥,所以每年寒暑假都要回鄱阳,帮助我嫂子操持家务。母亲不识字,又缠过脚,每次回鄱阳都是由我送到南昌上轮船,回新建县时,我便到南昌码头去接。1979年,我在大塘中学任教,这年暑假母亲带着我女儿回鄱阳。暑假天气炎热,中午我都会扛一张竹床到学校旁边的公社大礼堂午睡,因为公社大礼堂房子高大,空荡荡的,凉快。一天我正在公社礼堂睡午觉,忽然作了一个梦,梦见母亲站在我身边,我在梦中说了一句“妈,你来了!”便醒了。我扛着竹床走出大礼堂门口,却看见母亲牵着我女儿站在马路旁边。原来,我没收到家中的信,不知道母亲来南昌的日期,故没有像往常一样前往南昌轮船码头去接母亲。幸好,母亲下船后,一位好心的女验票员,将我母亲和女儿送到岳母家中,第二天由岳母送到汽车站上车。那时候,通讯极不方便,没有电话,更没有手机。这件事,我一直在心中疑惑,也告诉过家人和一些朋友。我作梦母亲站在我身边,是母亲的意念场在起作用,还是我心里的潜意识在起作用:“快开学了,母亲大概快回来了。”或者是纯属一种巧合?说不明白,也解释不清楚。然而却是我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         

      
  宇宙是无限的,仅银河系就够大了,何况整个宇宙。与之相比,人类的认知水平却是非常有限的。爱因斯坦发表《相对论》之后,我们才知道,当物体运动的速度达到光速时,经过验证是无比正确的牛顿经典力学却不适用。根据爱因斯坦《相对论》理论,美国第一个造出了原子弹,这时人们惊讶地发现,肉眼看不见的原子,发生嬗变时竟然会产生不可思议的巨大能量。到底有无“业力轮回”?我想,可能也是一个永远回答不了的问题。不过,有一点却是十分明确和肯定的:懂得了“自业自得”的道理,人就会从自身去找原因,就不会怨天尤人,就会严格要求自己,就会“狠斗私自字一闪念”,良知就不会泯灭,人品就会不断地提升。任公评价业力轮回时说:“依我所见,从哲学方面看,此说最为近于科学,最为合理。因为我们可以借许多生物学上、心理学上的法则来烘托证明。从宗教和教育方面看,此说对于行为责任扣得最紧,而鼓舞人向上心又最有力,不能不说是最上法门。”慧律法师说,“菩萨畏因,众生畏果。各有因缘莫羡人。”任公和法师所说的,我都深以为然。我患脑中风,也是“自业自得”。前世造了什么恶业,我不知道。今生做了什么坏事,我在不断的反省,尚未排查出来。改过和检讨自己的错误,乃光明磊落之事。是凡夫就难免犯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嘴巴好吃,喜欢膏梁厚味,加上好一杯酒,养成了高热量、高脂肪、高蛋白、口味重的不良饮食习惯,以至动脉硬化,形成血栓,而自己还以为身体不错,能吃,能喝,能睡。没有服用阿司匹林之类的药物预防。“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能怪谁呢?一切都是自业自得,因果报应是丝毫不爽的。中风给病人和家庭带来的后果是痛苦的。希望中老年朋友,切切吸取我的教训,千万不可粗心大意。


  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遗传相同,但差异很大。智力体力方面存在的差异容易理解,因为母亲怀孕时的身体、精神状况和营养条件不尽相同,胎儿发育自然会有差异,然而差异不仅表现在智力、体力方面,更表现在性格、品行方面的不一样。为此有人认为一个人的性格、德性也有很大的先天成份,并以鲁迅和周作人俩兄弟为例,鲁迅先生被国人誉为“民族魂”,倍受国人的尊敬;周作人则是汉奸,遭国人的唾弃。兄弟俩同父同母,同一家庭出身,生活环境一样,从小受同样的教育,俩人都留学日本,俩人都是著名的文学家。为什么俩兄弟性格、德行有如此大的差别?如果用家庭出生和阶级分析的方法,那是无法说清楚的;如果用遗传学来解释,也很难说得通。这是长期让我困惑的一个问题。一个人的德行,有无先天的因素和成分?人们常说,“一个人的性格是天生的。”又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似乎承认人的德行有先天的成份,但是不好怎么解释。我想,如果用“业力轮回”和“三世两重因果”来解释,问题就自然明白了。  

   
  在菩提树下,佛祖以他超凡的智慧观察宇宙人生,悟出了“缘生缘灭”的道理,进而又悟出了“无常无我”的宇宙人生真相和涅槃寂静的人生最高境界。


  什么是无常?任公解说道:“佛说‘凡世间一切变异法,破坏法皆无常’。世界所有一切现象都是变异的破坏的。显而易见,地球乃至恒星系,天天在流转变迁中,再经若干千万年,终须有一天毁灭。人生更不消说了:‘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如雪?’何止生理上如此,从心理上看,后念甫生,前念已灭,所谓‘刹那刹那,念念之间不得停住。’拿现在事物作譬,最确切的莫如电影。人之一生,只是活动和活动的关系衔接而成。活动是没有前后绝对相同的,没有一刻休息,也没有一刻停留。甲活动立刻引起乙活动,乙活动正现时,甲活动已跑得无影无踪。白布上的活动一旦停止,这幕电影便算完了。生理心理上的活动一旦停息,这一期生命便算结束。活动即生命,除却活动,别无生命:‘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人生的‘如实相’,确实如此。”


  “与无常论连带而起的便是无我论,寻常人认七尺之躯为我,印度诸外道多说有‘神我’。佛则以为一切有情生命皆由五蕴合成。五蕴复分为二:一、物质方面:即色蕴,亦名为‘色’;二、精神方面:即受、想、行、识四蕴,统名为‘名’。生命不过物质、精神要素在一期间内因缘和合,俗人因唤之为‘我’。今试问,我在哪里?若从物质要素中求我,到底眼是我,还是耳是我,鼻是我,舌是我?若说都是我,岂不成了无数的我?若说分开不是我,合起来才成一个我,既已不是我,合起来怎么成个我?况且构成眼、耳、鼻、舌、身的物质排泄变迁,刻刻不同,若说这些是我,则今日我还是昨日之我?若从精神要素中求我,到底‘受’是我,还是‘想’是我,‘行’是我,‘识’是我?抑或合起来才成我,答案之不可通,还与前同。况且心理活动刻刻变迁,也和物质一样。此类之说,所谓‘即蕴我’说(求我于五蕴中),其幼稚不合理,无待多驳。还有‘离蕴我’说(求我于五蕴外),例如道教所说,有个元神可以从口里或额门里跑进跑出,又或尸解后成了神仙来往洞天福地,又如基督教说的灵魂永生,当时印度外道所谓神我,亦属此类。此类神我说,在事实上既绝对没有见证,用科学方法去认识推论又绝对不可能,佛认为是自欺欺人之谈,不得不严行驳斥。”


  “想明白佛教无我论的真缔,最好还是拿电影作譬。电影里一个个动作,用无数照片凑成,拆开一张一张的片,只有极微的差异,完全是呆板一块纸,因为电力转动快,前片后片衔接不停的动,那动相映到看客的眼帘,便俨然成了整个人整个马的动作,‘恒转如瀑流’的人生活动,背后俨然像有个人格存在,就是这个道理。换句话说,一般人所谓为人格,为我者,不过是我们错觉所构成,并没有本体,佛家名之为‘假我’,不是真我。要而言之,佛以为在这种变化无常的世间法中,绝对不能发现出有真我。既已无我,当然更没有我的所有物。所以佛教极重要的一句格言曰:‘无我,无所’。”


  “无常,无我,佛用他的实知见观察人生实相,灼然见为如此。然则这样的人生,他的价值怎么样呢?佛毅然下一个断语是‘一切苦’。在无常的人生底下,一切都不得安定。男女两性打得滚热,忽然给你一个死别生离;功名富贵震耀一时,转眼变成一堆黄土。好像小孩子吹胰子泡,吹得大大的五色透明可爱,结果总是一个个破灭完事,你说苦恼不苦恼?在无我的人生底下,一切自己作不得主,全随着业力驱引,虽说是用自己的意志开拓自己的命运,然而自己的意志,先已为过去的业力所支配,业业相引。眼前的行动又替将来作茧自缚,尘尘劫劫,在磨盘里旋转不能自拔,你说苦恼不苦恼?所以佛对人生事实的判断,说‘诸行无常,诸法无我’,对人生价值的判断‘一切苦’。”


    佛家常说“苦”和“空”,所谓“四大皆空”,所以,不少人认为佛教消极厌世,任公说:“不!不!不!佛若厌世,何必创立这个教?且天下也从没有以厌世为教而可以成一个教团,得大多数之信仰且努力传播者。佛教当然不是消极的诅咒人生,他是对一般人的生活不满足,自己别有一个最高理想的生活,积极的闯上前去。最高理想生活是什么?曰涅槃。怎样才能得到涅槃?曰解脱。”

                                                      
  涅槃是什么样的境界?任公解答说:“佛每说到涅槃,总是说在现法中自证自知自实现。我们未自证自现,当然一个字也说不上来。依训诂家所解释,大概是绝对清凉无热恼,绝对安全无破坏,绝对平等无差别,绝对自由无束缚的一种境界。实相究竟如何,我便不敢插嘴了。但我们能知道者,安居涅槃,不必定要抛离尘俗。佛在菩提树下已经得着涅槃,然而还说四十九年的法,不厌不倦。这便是涅槃与世法不相妨的绝大证据。”


  那么,如何才能解脱?任公解答说,“解脱,梵名木叉,译言离缚得自在。用现在的话解释,则是解放得自由。详细一点说,即解脱囚奴束缚的生活,恢复自由自主的地位。再详细一点说,这些束缚非别人加之于我,原来都是自己找来的,解脱不外自己解放自己。因为束缚非外来,故解脱有可能性。亦正惟束缚是自己找的,故解脱又不大容易,非十分努力修养不可。”


  “佛教的修养方法,因众生根器各各不同,故随缘对治。所谓‘八万四千法门’,如三学——戒、定、慧;四圣缔——苦、集、灭、道;八正见——正见、正思维、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等等,要其指归,不外求得两种解脱,一曰慧解脱,即从智识方面的解放;二曰心解脱,即从情意方面得解放。为讲解方便,可以分智,意,情三项为简单的说明。


  一、智慧的修养。佛教是理智的宗教,在科学上有他的立场,但不能认为他是主知主义派哲学,他并非如希腊哲学家对于宇宙之惊奇而鼓起研究热心,为思辩而思辩的讨论,佛常呵斥也。佛所谓智慧者,谓对于‘世相’能为正当之价值判断,根据这种判断更进求向上的理想。一面观察世相,深通因缘和合,无常无我之理,不受世俗杂念之缠绕;一面确认理想界有高纯妙乐之一境,向上寻求。佛家所用各种‘观’全是从这方面着力。


  二、意志的修养。意志修养有消极,积极方面,消极方面主要在破除我执,制御意志,换句话说,要立下决心,自己不肯做自己的奴隶,佛以为众生无明业种,皆由对于我的执着而生,误认五蕴和合之幻体为我。既认有我,便有我所,事事以这个假我为单位,一切活动,都成了假我的奴隶,下等的替肉体假我当奴隶,例如为奉养舌头而刻意求美食,为奉养眼珠而刻意求美色之类。高等的替精神假我当奴隶,例如受一种先入为主的思想或见解所束缚而不能自拔之类。佛以为此等皆是由我执发生的顽迷意志,我们向来一切活动,都为他所左右。我们至少要自己当得起自己的家,如何能令这种盲目的意志专横?非以全力克服他不可。后来禅家最爱说‘大死一番’这句话,就是要把假我观念完全征伏,绝其根株的意思。


  佛家所谓制御意志者,并非制止身心活动使之形如槁木,心如死灰之谓。孟子说,‘人有不为也,然后可以有为’。一方面为意志之裁抑,他方面正所以求意志之昂进。阿难说:‘以欲制欲’,佛常说‘法欲’。凡夫被目前小欲束缚住,失却自由。佛则有一绝对无限的大欲在前,悬以为目标,叫人努力往前蓦进。所以,‘勇猛’、‘精进’、‘不退转’一类话,佛常不离口。可见佛对于意志,不仅是消极的制御而已,其所注重者,实在积极的磨练激励之一途。


  三、感情的修养。感情方面佛专教人以同情心之扩大。所谓‘万法以慈悲为本’。慈为与人同喜,悲为与人同忧。佛以破除假我故,实现物我同体的境界。对于一切众生,恰如慈母对于爱子,热恋者对于其恋人,所有苦乐,悉同身受。佛以为这种纯洁的爱他心必须尽量发挥,才算得是佛的真信徒。”


  对于佛教,任公坦诚地说:“倘若有人问,佛教经典全藏八千卷,能用一句话包括吗?我便一点不迟疑答道:‘无我,无所’。再省略也可以仅答两个字:‘无我’。因为‘我’既‘无’,‘我所’不消说也无了。怎样才能体会得这‘无我’境界呢?为措词便利起见,可以说有两条路:一是证,二是学。证是纯用直观,摆落言诠,炯然见出‘无我’的圆相,若搀入丝毫理智作用,便不对了。‘学’是从学理上说明‘无我’之所以无,用理智去破除不正当的理智。学佛的最高成就,自然在‘证’。至所以有‘学’这个名词,在佛门中专指未得上乘果的人而言,但佛教并不排斥学,若果排斥学,何必还说法呢?我们从证的方面看,佛教自然是超科学的,若从学的方面看,用科学方法研究法理,并无过咎。”


    “佛家所说的叫做‘法’。倘若有人问我:‘法是什么?’这便一点不迟疑答道:‘就是心理学’。不信,试看小乘俱舍家说的七十五法,大乘瑜伽家说的百法,除却说明心理现象外,更有何话?试看所谓五蕴,所谓十二因缘,所谓十二处,十八界,所谓八识,哪一门子不是心理学?又如四圣谛、八正道等种种法门所说的修养功夫,也不外根据心理学上正当见解,把意识结构层层剥落。严格地说,现代欧美所谓心理学和佛教所讲心识之相,范围广狭既不同,剖析精粗亦逥别,当然不能混为一谈。但就学问大概的分类说,说‘心识之相’的学问是心理学,并无过咎。至于最高的‘证’,原是学问范围以外的事,又当别论了。”                                                                                                                                


   “佛教为什么如此注重心理学呢?因为把心理状态研究得真确,便可以证明‘无我’的道理。因为一般人所谓‘我’,不过是把意识相续集起来的统一状态认为实体,跟着妄执这实体便是‘我’。然而按诸事实,确非如此,状态是变迁无常的东西,如何能认为有‘体’?其实,‘我’是依凭‘识’那样东西变现出来。简单说,除‘识’之外,无‘我’体。然而‘识’也不是一种状态,几千卷佛典所发明的,不外此理。”
我很惭愧自己学力浅薄。任公用哲学,心理学对佛经理论的解释,有的弄得懂,有的有所悟,但说不明白,有的连悟的状态都达不到。譬如说“无常”,任公解释得非常清楚,我能理解:无常即无恒,无恒即变化。宇宙万物,一切都在变化之中,从人和生物的生长,社会人事的变迁到大自然的沧海桑田,没有一样东西不在变化中,这是事实。但以前思想上却没有这种变化的观念,一有变革,就感到不大习惯,更不会用“变化是常态,有变化才正常”的观点去看问题,思考问题。了解了“无常”,我能自觉地用“变化是常态”的观点去思考问题,认识问题。


  任公在解说十二 因缘论的时候,说“欲望即生命之发源地,”慧律法师说:“适当的欲望是人类所必须的,超过了范围,痛苦和罪恶便如影随形。”许多医生也常对癌症病人及其家属说,“强烈的求生欲望和坚定的信心,对身体的康复是有帮助的。”把这些话联系在一起,对我来说,都有所感悟。 


  我常想,心这个东西实在是太神奇了,一刻不停地在跳,从不休息。其它器官,如眼睛,想睁开能睁开,想闭合就能闭合,又如手和脚,想动则动,不想动则不动,就是肺,想作短暂的呼吸停留也可以不碍事,完全能由意志控制。唯独心不一样,你想让它休息一下,它不听你的,照样跳得不停,临终时,心脏停止跳动,你想让它跳动也不可能,完全不受意志的控制。心里有“事”,晚上常睡不着觉,有时下意识地默念数字也不管用,这是为什么?佛家说这是在打妄想,没有念住当下。我曾试用《大念住经》提示的修行方法,但效果不佳。弘一法师说,“二十年治一怒字,尚未消磨得尽。”可见,修行决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佛家常说起心动念,心与大脑到底关系如何?情绪变化立即影响心率。一位高僧说,有三种人的心最累,一是性格暴躁容易发脾气的人;二是口蜜腹剑,阴险毒辣的人;三是患得患失,极端自私的人。这三种人都不会长寿。老伴对我说,“你性格不好,爱发脾气,可要注意了。”我说,“已意识到了。”“怎么办?”“学习佛的智慧,加强修养。”


  看起来,这都是医学上的事,其实并不尽然。我曾看过一则报道,一位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移植手术。手术很成功,人活下来了,由于换了别人的心,性格却变了,不再像原来的他。这是为什么?心与性格的关系如何?我想,如果用佛法去开展医学研究,或许会有不少的启发。


  《梁启超谈佛》中所说的“无我”,最不好懂。小孩子启蒙,便教认“你”、“我”、“他”三个字,明明有“我”,怎么能说“无我”?任公解释说:“所谓‘无我’者,非本有我而强指为无也。若尔者,则是为戏论,为妄语。佛断不肯出。佛之无我说,其所自证境界何若,非吾所敢妄谈。至其所施设以教吾人者,则实脱离纯主观的独断论,专用科学的分析法,说明‘我’之决不存在。质言之,谓吾人所认为我者,不过心理过程上一种幻影,求其实体,了不可得。更质言之,此‘无我’之论断,实建设于极稳实、极致密的认识论之上。其义云何?即有名之‘五蕴皆空说’是已。”


  “五蕴皆空说”属佛学中的“心识之相”,须上上根的智者才能弄得清楚,决不是我在一两年内能学得懂的。但我有一点感悟,就是我们的眼睛是很不可靠的。例如,我们看见耍杂技的人玩火球,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个红红的圆圈,而实际上却是一个火球在快速的做圆周运动。循这个道理去理解佛家的“心识之相”,“转识为智”,或许会有收获。


  任公说,佛教是以中庸实践为教的,不仅要明了教义,更重要的在实践。93岁的梦参老和尚说,“学佛”不是“佛学”。“佛学”是把佛所教导的作为学问去研究,这叫“佛学”。学佛是佛是怎样做的,佛最初是怎样发心的,佛是怎样成佛的,他这个路是怎样走的,我们要跟着他走,他怎样做,我们就怎样做,这才是学佛。慧律法师说,“佛是觉悟的众生,众生是在迷的佛。”我理解两位和尚说话的意思是,学佛就是要学佛的平等心,慈悲心和清静心,破除内心的“贪、瞋、痴”。只要愿意,人人都可以做到。

(未完待续)

上一篇文章: 认识佛教(二)
下一篇文章: 认识佛教(四)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906]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29]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70]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89]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4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29]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70]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89]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41]
· 坤乐集要[2754]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29]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70]
· 觉人教育[1927]
· 赵朴初:佛教和中国文化[4652]
· 认识佛教(四)[3859]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