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唐君毅:老子言道之六义(一)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道家二十讲 >> 正文
唐君毅:老子言道之六义(一)
[ 作者:唐君毅 | 来源:道家二十讲 | 点击数:3904 | 时间:2008/1/7 ]

  

老子言道之六义(一)


唐君毅


  “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物各异理,言物各有其不同之理。道之第一义即应为:通贯万物之普遍共同之理,或自然或宇宙之一般律则或根本原理也。


  道之第一义——有通贯异理之用之道

  老子书中,道之一词,共凡六十七见。试析其义,略得其六。今按老子书中所谓道之第一义,为略同于今所谓自然律则,宇宙原理,或万物之共同之理者。韩非子解老篇谓:“道者,万物之所然也。……万物各异理,而道尽稽万物之理。”韩非子解老,乃别理于道。万物各异理,言物各有其不同之理。谓道尽稽万物之理,即言道遍于万物之异理,有通贯一切异理之用者。道何以有此用?或不易言;然将此义,连于道为万物之所然一语以观,则此所然者,即万物之所共是共然而共表现;而道之第一义即应为:通贯万物之普遍共同之理,或自然或宇宙之一般律则或根本原理也。

  所谓万物之共同之理,可非实体,而可只为一虚理。故今此所谓第一义之老子之道,即就其尚非体只为虚理说。所谓虚理之虚,即表状此理之自身,无单独之存在性,虽为事物之所依循,所表现,或所是所然,而并不可视同于一存在的实体。此义之道,乃由中文之道之一字之原义,即人所行之道路,引申而来。原道路之所以为道路,在其有为人所行所经过之用。此所经过处,并非一存在的实体,而只是一空间中之路线或方式。儒家言人道,即由此义直接引申,故以人所行于其父母者,为孝道,人所行于其兄者,为友道。此人所行之孝道友道,初固只为一行为之方式,非存在的实体,乃附属于人之存在的实体,而不能离人之自身以存在者也(至后儒之谓道自在天壤,不随人而绝续,则当别说)。而道家之言天地万物之道之一义,亦当为天地万物之所由行,而非一存在的实体之义。如谓此道之义,同于万物共同之理,或自然律则,宇宙原理,则其为理或律则,亦为虚理虚律,而非其自身能实际存在者也。

  对此老子所谓道之第一义,兹只举一例以明之。

  《老子》七十七章:天之道,其犹张弓欤?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夫日中则昃,月盈则亏,川谷日满,丘陵日卑,凡此有余者之日损,不足者之日益,皆可谓天之所为。此天,固可视如一实有之存在者。然此天道,则只此“损有余而补不足”之事中之一规律或其形式。此规律形式,简言之,即“凡极必反”,故以张弓之形式喻之。此凡极必反,亦即道家与后之阴阳家及《易传》,所共最重视之万物之共理,或普遍的自然律,而可联系于其他种种对于自然之中国科学思想者。老子盖为首重此自然律之必然性者,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是也。然喻之如网之疏,则克就此义之道而言,固尚非一存在的实体之谓也。


  道之第二义——形上道体

  老子书所谓道之第二义,则为明显的指一实有之存在者,或一形而上之存在的实体或实理者。此与上述之一义之道,只为万物之共理,或普遍之自然律者,其分别在一虚而一实。所谓虚者,谓其本身不能单独存在,非自有实作用、亦非自有实相者。如佛家所谓假法,西哲所谓抽象的有。所谓实者,即谓其非假法、非抽象的有,而自有实作用及实相之真实存在之实体或实理。此虽非如形体之具体,然亦非抽象的思维所对之规律形式之只为抽象的有,而为形而上之具体的存在者也。此义之道,为论老子之形而上学者,恒最重视之一义。而克就老子之论及此义之道者而言,亦决不能直接以上一义之道,为之训释,兹亦举一例为证。

  《老子》二十五章: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

  在此章中,老子言道,直谓之为有物混成,而为天下母,则道明为一形而上之存在者,乃有生物之实作用,如母之能生子;且有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不殆之实相者。喻如有物,则其如物之具实体性可知。而自道之有生物之实作用言,亦即为物之所以成。故韩非子解老篇,又谓“道者万物之所以成也”。此所以成,非只指其成之所依之律则、形式,而实有使之成者。此或为韩非子解老篇释道最重要之一义,而此义与上节所引“道尽稽万物之理”与“道为万物之所然”二语,所合涵之“道为万物之普遍的共同之理”之一义,应彼此有一分别。此有生物成物之实作用之形而上之道,初非孔孟荀之言中之所有。唯中庸谓“天之道……其为物不贰,则其生物不测”,此天之道,方可视为形而上之生物者。而《大戴礼记》哀公问谓“大道者,所以变化,而凝成万物者也”,亦可释为实有一道,凝成万物。其言亦与解老篇之“道为万物之所以成”之言相类似。此皆儒家之形而上学思想之进一步的发展。至在道家,则庄子言道,在内篇中,除《大宗师》篇“夫道有情有信”一段,乃视道为“自本自根,自古固存”,道如为一实体而有实作用外,其余言及道者,多为下文所论之第五义之道。而庄子之内篇之精神,在论人生,亦尚不重此纯形而上之生物成物之道也。然淮南子之《原道训》等篇,论道之覆天载地,始生万物,则道之实体义最重。后之道教思想,沿此发展,而道之为物,宛然先天主宰,有如西方言三位一体之神,其第二位之为道。然魏晋以降,王弼、何晏、嵇康、阮籍、郭象、向秀之言老庄,又皆不重此实体义之道,而求加以解消者也。


  道之第三义——道相之道

  老子书中第三义之道,乃以第二义之实体义之道之相为道。第二义之实体义之道,为物本始或本母之道体,此第三义之道,则可简名之为道相(此相为佛家之名词,然其义正与老子之所谓象或大象,无大殊别)。此道相初即道体之相,故此第三义之道,亦可由第二义之道引申而出。

  此上所述之老子之第二义之道,自其自身之为形而上之存在者,而独立不改言,初无相之可言,亦非属于可说、可道、可名之范围中。凡言相者,皆对他而显;道体本身,固可无相可说。然此道体既为生物者,而为物之本始或本母,则对其所生之物言,彼固有异于其所生之万物之相者。即其相可由其对照万物之相而见,亦可由其为万物之所自生之本始或本母,以对万物而见。如自此道体之对照万物之有形,而异于万物之万形言,则可说为“大象无形”、“道冲而用之”、“虚而不屈”,而道呈“无”之相,及“冲”、“虚”之相,而可以“无”或“冲”、“虚”说之。又自道为万物所自生之本母处言,则万物既有,其本母亦应有,而道亦为有,遂呈“有”之相,而可以“有”说之,如上文之“有”物混成是也。此道之“无”相“有”相,即皆道之对照于万物,关联于万物所呈之相也。即上文所谓道之本身之非可说、非可道、非可名,如自其对照万物之可说、可道、可名者言;则此“非可说”、“非可名”,亦为道之“不可说相”、“不可道相”或“不可名相”。简言之,即道之无名相也。又自道之为万物之本母,而可视为有,并以有说之,以“有”名之,或“强为之名”而“字之曰道”言,则道固有名,亦呈“有名相”、“有字相”。即在所谓“道隐无名”一语中,如吾人视此“无名”为一名,则谓其为无名,亦为以“无名”名之之事,而使道兼呈一有名相也。斯则道之有名与无名,不可道与可道,不可说与可说,尽可并行不悖。其自道体而观之,为不可说,不可名者;自道相而观,则尽是大有可说、可道、可名者在。因自道相而观,则说其不可说,道其不可道,名其不可名,亦皆是有所说、有所道、有所名,而皆在“说”、“道”与“名”范围中;说其无一切相,即说其具无相之相,如老子所谓无状之状,无物之象,仍是状是象也。

  道相乃道体对万物而呈之相,其义本与道体有别。然因道相依于道体,而道之一词,遂可专指道体,亦可以兼指道相。进而人亦可以道之一词,专指道相,并以道相即道,或以能观道相,能循道相以观世间之心之所存,即道之所存。此即第三义之道。人之可以此第三义之道,代第二义之道者,则以人原为万物之一,而居万物之中;人之知有为万物之本始或本母之道体,惟赖逆溯万物之所自,并由此所自之本始本母之道体之相,其异于万物之相者,以默识此道体;则人固可以道相摄道体,进而以指道相之词指道,而意涵道相即道体之义;而观道相或循道相,以观世间,即亦可同于观道矣。兹亦举二例,以明此第三义之道。

  《老子》四十章:“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又二十五章:“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而名之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

  老子言道生万物,上所引四十章,言“天下万物生于有”,则此“有”应即指目道,而此“有”固只为上言之道之相之名,是以道相之名指道也。老子又谓“有生于无”,盖言道之生物,初乃无物,又必先反其先之物,此即道之一动。道一方反物,一方生物,而道即兼呈此有相与无相;则此有生于无之“无”,即所以目道。然此处直言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更不言道。此即以道之“有相”与“无相”摄道,是即意涵道之一词,可同于指道相之词也。

  二十五章于道,既字之曰道,又名之曰大,曰逝,曰远,曰反。此大、逝、远、反,皆为形容词,唯所以状道之运行之相。四十五章“反者道之动”,此“反”亦可视如道之一相。今谓字之曰道者,即名之以大、逝、远、反者,是亦以道相指目道体,而意涵道之一词,义可同于道相之大、逝、远、反者也。

  除上文之有、无等为道相外,如老子以道为常、为久,又谓道生一,此“常”、“久”、“一”,亦皆为道相。而老子言知常即知道,袭常即袭道,抱一即道,是则明即道相以言道也。

  然克就老子之书而论,以道相之言指目道体者,虽不少,然直以指道相之词代道之一词者,则不多。后之论释老子者,庄子《天下篇》于古之道术之在于关尹老聃者,谓老子“建之以常无有,主之以太一”,更不另出道之一词,则为特重以“常”、“无”、“有”、“一”等,原为指目道相之词,以代道之一词者。至于王弼之谓道为“无之称也”,此即特重无之道相者。又王弼喜以说自然代说道。老子谓道法自然,盖言道只是自己如此如此之谓。此“自然”亦实只是道相。王弼沿此而谓“道法自然”,即“在方法方,在圆法圆”,则观一切物之如此如此,而任之自为自造,即法自然。是见此自然,只是物之“如此如此”之相,而非实体。今王弼谓法自然即法道,即一循“自然”之道相以观物,而生之论也。因王弼之特重无与自然之道相,道体之为“有”之义遂不彰。而为万物之本母或本始之道体,亦如归于寂,而此寂然之境相,亦即成本。此即王弼之“寂然至无,是其本也”之论所从出也。

  复次,玄之一词,在老子初亦为指道相之词。老子第一章于言道之有名、无名、常无、常有(或常有欲常无欲)之后,又曰:“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则玄与妙,为兼综有无二相之道相。然老子书并未明以玄指道体。后扬子云著《太玄》,葛洪著《抱朴子》,乃明以“玄”目形而上之道体。魏晋人复以玄学一名,摄昔之道术道家之学之所涵。此与王弼解老之重道相,实同表示有关道相一类之概念与言辞,逐渐增加其重要性。而魏晋玄学之论有、无、自然、独化等玄理,实皆本虚灵之心,以观照理相道相,而新义日孳,遂与老子论道之明文,乃实有道体以成用而呈相者有异。此俟后文再及之。


(《道家二十讲》第十三讲(一) )

 

上一篇文章: 印顺法师:什么是空
下一篇文章: 钱穆:从中西历史看盛衰兴亡(二)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65]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坤乐集要[2566]
 
· 我命在我也在天:道家筋经…[1494]
· 道家的社会关怀(三)[8889]
· 道家的社会关怀(二)[9209]
· 道家的社会关怀(一)[10021]
· 禅修的效果(二)[10622]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