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沈行如:何谓般若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佛家二十讲 >> 正文
沈行如:何谓般若
[ 作者:沈行如 | 来源:佛家二十讲 | 点击数:3423 | 时间:2007/11/8 ]

 

何谓般若


沈行如


  般若是大乘的根本。拣去了凡夫的俗智俗慧、外道的邪智邪慧、二乘的小智小慧,才是般若的大智大慧。须知般若在一切诸智慧中,最为第一,无上无比无等,更无胜者。而同时更须记着,以智慧两字解释般若,仍尚不能满足显示般若的甚深广大。


  般若的解释

  我现在要暂时抛却业力而专说般若了。般若是大乘的根本,在总论里已经提出了这一条大纲,可是这般若究竟是作么呢?

  般若本是一个译音的字,在梵音上原为prajna,我国据音译的除般若外,还有班若、波若、钵若、般罗若、钵剌若、钵罗枳娘、般赖若、波赖若、钵肾禳、波罗娘等等,都是这一字的异译。但是最通行的,却只有般若两字。

  大凡梵字而以音译的,多半在“五种不翻”之列。般若两字,含意深远,本不易翻,历来翻出来的,就有六说:

  (一)远离  出《放光经》
  (二)明出《六度集经》(如《明度》)
  (三)清净出《大品》
  (四)慧此说甚多
  (五)智此说较少(如《智度》)
  (六)智慧此说亦多

  在这中间,有许多的论辩,于今也不暇详述。取其中意义较为普遍的,就是第六说的智慧。虽然《释论》上说:“智慧轻薄,故不能称于般若。”可是除掉了这两字,也就难找一个相当的解释,所以现在要解释般若,只好仍用着智慧罢了。

  不过在这两字上面,应当加一些界说,就是要拣去了下面所列的几种:

  (一)凡夫的俗智俗慧。凡夫之中,或擅技巧,或矜博雅,或工策划,或善词辩,也是一种智慧,但这是俗智俗慧,不是般若。

  (二)外道的邪智邪慧。外道之中,或得天眼,或知宿命,或通仙心,或显神足,也是一种智慧,但这是邪智邪慧,不是般若。

  (三)二乘的小智小慧。二乘之中,或具三明,或获五通,或成十智,或证四果,也是一种智慧,但这是小智小慧,不是般若。

  拣去了凡夫的俗智俗慧、外道的邪智邪慧、二乘的小智小慧,才是般若的大智大慧。须知般若在一切诸智慧中,最为第一,无上无比无等,更无胜者。而同时更须记着,以智慧两字解释般若,仍尚不能满足显示般若的甚深广大。

  综上所说,对于般若的解释,在寻常已经可以满足了。可是我现在要说大乘根本的般若,就不能不再有几条郑重的声明:

  第一,我所说的大乘根本的般若,是包括菩萨六度的般若,不是和布施、净戒、安忍、精进、静虑对立的般若。

  本来大乘菩萨的修行,不离六度。他为着求证无上菩提,先须降伏四相,泯除四倒,所以对治悭贪而修布施,对治恶业而修净戒,对治嗔恚而修安忍,对治懈怠而修精进,对治散乱而修精虑,对治愚痴而修般若。修般若即所以修慧,修余五度即所以修福。般若是法身的因,余五度是报身化身的因。六度圆满,三身具足,这时菩萨才证了无上菩提。依此说来,这般若还是和余五度对立,单说般若意义似乎还不圆满。

  但是我所说的般若,却是包括菩萨六度而言,因为五度如盲,般若如导,若无般若,五度都不得称度。菩萨修行五度的时候,必以般若引导着,使心无所得,三轮清净,才能不住三界,不堕二乘,而直趣佛道。况且经上多说般若实为五度根本,五度均系般若所生。这包括菩萨六度的般若,才是大乘根本的般若。

  《大般若经·校量功德品》云:“由此般若波罗蜜多威神力故,布施等五亦得名为波罗蜜多。何以故?若无般若波罗蜜多,施等不能到彼岸故。”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云:“若诸菩萨修行布施波罗蜜多,乃至静虑波罗蜜多,皆从般若波罗蜜多,本母所生而为根本……于生死海,以五波罗蜜多而为舟舡,载功德宝,要因般若波罗蜜多无上舡师,至于彼岸。”

  第二,我所说的大乘根本的般若,是包括菩萨二道的般若,不是和方便对立的般若。

  本来菩萨道有二种:一是般若道,即华言智慧;一是方便道,即梵言沤和。经上所谓“智度菩萨母,方便以为父”,可见这二道实同为菩萨所从生。若分别对勘起来,可以说,一则照空,一则涉有;一则内静鉴,一则外变动;一则为空解,一则为有行;一则于有不著,一则于空不证。简单的说,般若就是照,方便就是巧。因为有般若道,不坏假名而观入实相,不著于有,即免凡夫地;因为有方便道,不动真际而建立诸法,不滞于空,即离二乘地。菩萨必须兼具二慧,才能二边俱寂,直入中道。依此说来,这般若还是和方便对立,单说般若意义似乎还不圆满。

  但是我所说的般若,却又是包括菩萨二道而言,因为方便虽和般若对立,仍是从般若上开出。般若是体,方便是用;般若是实慧,方便是权慧,不二而二,二而不二。这包括菩萨二道的般若,才是大乘根本的般若。

  《大般若经》云:“菩萨摩诃萨所有方便善巧,皆从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得生长。”

  《大智度论》云:“般若与方便,本体是一,以所用小异,故别说。譬如金师,以巧方便故,以金作种种异物,虽皆是金,而各异名。”

  第三,我所说的大乘根本的般若,是包括果地权实二智的般若,不是和一切智、一切种智”对立的般若。

  本来般若但属菩萨,不属凡夫,不属声闻,不属辟支,也不属佛。这般若波罗蜜,在六地时,名为般若,即是实慧。在七地时,变名沤和,即是方便慧。八地以上,二慧俱巧。若至佛地,二慧同变,实慧变为一切智(梵云萨婆若),方便慧变为一切种智,一切智照一切空境皆尽,一切种智照一切有境皆尽,果地的智,实远胜于因地的慧。依此说来,这般若还是和一切智、一切种智对立,单说般若,意义似乎还不圆满。

  但是我所说的般若,却又是包括果地权实二智而言,因为一因一果,并非二体。般若是一切智的因,一切智是般若的果,论果固可以胜因,举因即可以赅果,所以《大品》以般若为因,萨婆若为果。什公说:“萨婆若即是老般若”,就是此意。于今再说方便和一切种智,一因一果,当然也是一样。又因方便原系由般若开出,所以一切种智,也可以说是般若的果。如《大智度论》卷四十三说:“是般若波罗蜜,菩萨成佛时,转名一切种智。”这包括果地,权实二智的般若,才是大乘根本的般若。

  《大般若经》云:“如来所得一切智智,甚深般若波罗蜜多为因故起……一切智智及相好身,并设利罗,皆以般若波罗蜜多为根本故。”

  又云:“欲得诸佛一切智智,当求般若波罗蜜多。欲得般若波罗蜜多,当求诸佛一切智智。何以故?诸佛所得一切智智,皆从般若波罗蜜多而得生故,如是般若波罗蜜多,皆从诸佛一切智智而得生故。所以者何?诸佛所得一切智智,不异般若波罗蜜多,如是般若波罗蜜多,不异诸佛一切智智。诸佛所得一切智智,与此般若波罗蜜多,当知无二亦无二分……是故般若波罗蜜多功德威神,甚为希有。”

  第四,我所说的大乘根本的般若,是包括果地涅槃三德的般若,不是和解脱、法身对立的般若。

  本来大乘的涅槃具足三德:一为般若,二为解脱,三为法身。菩萨既断所知障而入佛地,觉心微妙,无境不照,是为般若;菩萨既脱变易生死而入佛地,真体超绝,无累不尽,是为解脱;菩萨既为一切功德依而入佛地,自性清净,无漏不除,是为法身。大乘的涅槃必须三德具足,在这一点可以辨别它和小乘的不同。依此说来,这般若还是和解脱、法身对立,单说般若意义似乎还不圆满。

  但是我所说的般若,却又是包括果地涅槃三德而言,因为般若是因行,涅槃是果德,因果不二,正和上条相同。若依着吉藏大师的《大乘玄论》说来,无为般若有二种:一者,以实相境名无为般若,所生观智名有为般若;二者,以佛果法身名无为般若,菩萨因慧名有为般若。《大品》正明因行,以“境智为无为”为正;《涅槃》盛明果德,以“因果为无为”为正。据此,可知涅槃就是无为般若。而且三德之中,解脱法身也都不离般若。若离般若,解脱,就不能究竟;若离般若,法身就不能圆满。换句话说,法身必以般若为因,解脱即是般若之用。这包括果地涅槃三德的般若,才是大乘根本的般若。

  《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云:“如来妙体即法身,清净解脱同真谛,如日与光不相离,如来功德即涅槃……”

  《大乘玄论》云:“问:波若之大,与涅槃大何异?答:通而为言,即无有异。是故《论》云,若如法观佛,波若及涅槃,是三即一相。涅槃之照,即是波若,波若灭之,即是涅槃,涅槃无累不尽名解脱,无境不照名般若,真极可轨称法身,故具于三德。名为涅槃。波若即是涅槃,故亦具三德。波若但是智慧,既名为别,涅槃亦但是果,果亦别也。问:波若是涅槃三德中一德,亦应涅槃是波若三德中一德耶?答:亦得为例,以波若之别,即成涅槃,亦取涅槃之别成波若。”

  最后我还有几句总括的声明,就是我所说的大乘根本的般若,实通因及果,而摄一切智,所谓一智、二智、三智、四智、五智、十一智、四十四智,乃至七十七智,莫不摄尽。以此解释我所说的般若,才算满足。


  般若的重要

  有一位初心菩萨,他听了我解释般若之后,便很惊异的说道:“原来佛法里面有这样一件奇特的东西,可是它对于大乘教义,究竟是怎样一回事呢?请更为我一说。”

  我说:“这件东西,在大乘的教义中,实占着最重要的位置,如《大般若经·魔事品》中说:‘余经犹如枝叶,般若犹如树根。’又《嘱累品》中说:‘余经悉忘失,其罪少少;失般若波罗蜜一句,其罪大多。’你看这般若是多么的重要。”

  初心菩萨听了便道:“原来是这件东西,不仅那样的奇特,还有这样的重要,怪来一般学佛的人,常常称道般若,我于今在八万四千法门中,也有所皈依了。”

  我说:“我只是这样一说,你便愿意皈依了么?若是这样皈依,就真在那‘颟顸佛性’和‘■侗真如’下面做活计了,可叹落在这条路上的人正多着呢!

  “须知你所知道的,还不过是他的重要的虚名,至于他的重要的实际,我还没有说及呢!要说他的重要的实际,我只引两部重要的经文说说便可以知道。一部是显教的肝心,就是《心经》;一部是密教的精髓,就是《般若理趣经》。

  “《心经》云:‘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

  “《般若理趣经》云:‘般若波罗蜜多无量故,一切如来无量;般若波罗蜜多无边故,一切如来无边。一切法一性故,般若波罗蜜多一性;一切法究竟故,般若波罗蜜多究竟。’”

  初心菩萨听了便道:“原来这件东西,有这样广大的体量,这样玄微的本性,这样神妙的威力,怪不得要占着重要的位置呢!”

  我说:“你在般若重要的实际之中所知道的,还不过是他的重要的外表,至于他的重要的内容,我还没有说及呢!要说他的重要的内容,我想顶好引用专门研究般若的《大般若经》和《大智度论》。在《大般若》初会中,我佛最初告舍利子的几句话,当然是开宗明义的所在,多么值得我们注意。他是怎样说的呢?

  “‘若菩萨摩诃萨,欲于一切法等觉一切相,当学般若波罗蜜多。’

  “又《大智度论》一书原为解释般若的唯一大著作,他对于般若所下的定义又是怎样呢?

  “‘问曰:云何名般若波罗蜜?答曰:诸菩萨从初发心,求一切种智,于其中间知诸法实相慧,是般若波罗蜜。’”

  初心菩萨听了便道:“我知道了,般若所以重要,实因为他能以诸法实相示菩萨而使菩萨证入诸法实相之故,这真是我所应当皈依的了。”

  我说:“你在般若重要的内容之中所知道的,还不过是他的重要的结果,至于他的重要的真因,我还没有说及呢!”

  说到这里,我却有些不敢说了,因为般若的精深微妙,唯佛能知,非余所测。我是一介凡夫,又怎敢开口呢!

  《大般若经·巧便学品》云:“今天帝释赞深般若波罗蜜多希有功德,当知皆是如来神力,非自辩才。何以故?甚深般若波罗蜜多希有功德,非人天等所能知故。”

  但是我为着自觉觉他起见,又不能不说一下。虽然自己辩才不够,我当依着圣言,随世俗言说施设,说出这个重要的真因来,使读者由此信受而深入般若的大海。

  “记得经上形容般若的妙用,恐人领会为难,往往借用譬喻,引人入胜。我于今只引着《大般若经·多问不二品》内两个譬喻,借以显明正意,或者较之直说正意还要显明罢!

  “‘如日月轮周行照烛四大洲界,作大事业,其中所有,若情非情,随彼光明势力而转,各成己事。’

  “‘如善御者,驾四马车,令避险路,行于正道,随本意欲,能往所至。’

  “这两个譬喻所比的意思,就是说:般若是大智慧,有智慧观照着,有智慧领导着,我们才能由信而解,由解而行,由行而证,循着修行的正路,以证入诸法实相,诸法实相实因着这大智慧而显示。”

  初心菩萨听了便欣然道:“这才抉出般若的重要的真因了,我才真实知道般若的重要了。”

  我说:“这样说法还是很浅的,试为深一层说。

  “可怜的一切有情,因为一时的无明妄起,现出种种的境界相,以致由眼根而领受色尘,由耳根而领受声尘,由鼻根而领受香尘,由舌根而领受味尘,由身根而领受触尘,由意根而领受法尘。在这领受中间,我们又能辨出三种性质:一种是苦的,就是苦受;一种是乐的,就是乐受;一种是不苦不乐的,就是舍受。因这种种的领受,又起种种的思想;因这种种的思想,又起种种的行为;因这种种的行为,造业受报,轮转而不息。于是从这个本来清净的实相上,变出了轮转不息的万法。本来不生不灭的,居然有了生灭;本来不垢不净的,居然有了垢净;本来不增不减的,居然有了增减。万法森然,分明地摆在我们的面前,成了一件不可遮掩的事实。

  “若是从头推究起来,究应谁负其责?责种种的行为罢,他实从思想而生,不能负这个责。责种种的思想罢,他实从领受而生,也不能负这个责。责种种的领受罢,他实从根尘而生,也不能负这个责,乃至于种种的外尘和内根,他都是从无明而生,都不能负这个责。负这个责的,当然是那妄起的无明。

  “这无明是什么呢?就是昏迷颠倒,妄认有我而起种种的分别心。这个妄认有我的分别心,就是我们生死轮回的根本。若再仔细推究,却恰恰是般若的反面——失却觉性,便是无明。回复本心,便是般若,也就是因无明而失却觉性,因般若而回复本心,要想对治无明,正非般若不可。所以般若能示菩萨以诸法实相,诸法实相必由般若而证入,又何怪乎般若在大乘教义上占着重要的地位呢!”

  初心菩萨听了更欢然道:“这才抉出般若的重要的真因了,我才真实知道般若的重要了。”

  我说:“这样说法还是很浅的,试再深一层说。

  “以般若的妙用,为对治无明的利器,固然是般若的重要的真因。但是我们更要知道般若就是万法的本体,也就是我们的本体,不过由他的反面——妄起无明而变成万法,实则无明之相,不离觉性,本来的不生不灭的真际,就是般若。

  “《楞严经》云:‘色心诸缘,及心所使诸所缘法,唯心所现……汝身汝心,皆是妙明真精妙心中所现物……不知色身,外洎山河虚空大地,咸是妙明真心中物。’

  “《唯识颂》云:‘由假说我法,有种种相转,彼依识所变……是诸识转变,分别所分别,由此彼皆无,故一切唯识,由一切种识,如是如是变,以展转力故,彼彼分别生。’

  “这‘唯心所现’的心,是从般若的静上说的,就是本来常住真如门中的般若。这‘依识所变’的识,是从般若的动上说的,就是现今落在生灭门中的般若。然则万法都从般若而生,般若实为万法之体。

  “因此之故,古德说般若的时候,多分为两种——一种是实相般若,就是体;一种是观照般若,就是用。由体而显用,便由实相般若而发为观照般若;由用而明体,便由观照般若而证入实相般若。用不离体,所以观照不离实相;体不离用,所以实相不离观照。你看上文,只说观照的妙用,已有那样的重要,今更推及实相的妙体,又应当若何的重要。”

  初心菩萨听了便大喜道:“说到这里,我真实知道般若的重要,并且真实知道般若所以重要了。”

  我说:“你是这样知道般若的重要,还不是真实知道他的重要,因为你不过在言语上会得,在思想上会得,却没有真实依着他去做工夫。不从真履实践上、身体力行上经历过来,总还不知道他的真实重要。比方有人在言语上会得,在思想上会得,不肯依着去做,却只借着这种空洞的知解,拿他当口头禅去骗骗一般初学佛的人,同时也就骗了自己。这人的罪过,我丢开不说,可是这种空洞的般若又何尝重要呢!玉琳国师当晚参时云:‘去圣时遥,言高志下,欲明格外旨,须尽域中情。’顾左右云:‘大众,看脚下。’须知般若真实的重要不在别处,正在我们的脚下。”

  初心菩萨听了,默然不语,似有所悟,打一问讯,拔脚便去。


(《佛家二十讲》第十一讲 )

 

上一篇文章: 林语堂:孔子的思想和品格(二)
下一篇文章: 张荫麟:道家学说的全盛期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65]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坤乐集要[2566]
  · 没有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