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梁漱溟:人的三种活法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佛家二十讲 >> 正文
梁漱溟:人的三种活法
[ 作者:梁漱溟 | 来源:佛家二十讲 | 点击数:4459 | 时间:2007/10/12 ]


 

人的三种活法

梁漱溟


  生活的根本在意欲而文化不过是生活之样法,那么,文化之所以不同由于意欲之所向不同是很明的。西方文化是以意欲向前要求为根本精神的;中国文化是以意欲的调和持中为其根本精神的;印度文化是以意欲反身向后要求为其根本精神的。

  照我的意思——我为慎重起见还不愿意说就是佛家或唯识家的意思,只说是我所得到的佛家的意思——去说说生活是什么?生活就是相续。唯识把有情——就是现在所谓生物——叫做相续。生活与“生活者”并不是两件事,要晓得离开生活没有生活者,或说只有生活没有生活者——生物。再明白的说,只有生活这件事,没有生活这件东西,所谓生物,只是生活。生活生物非二,所以都可以叫做相续。生物或生活实不只以他的根身——正报——为范围,应该包他的根身、器界——正报、依报——为一整个的宇宙——唯识上所谓“真异熟果”——而没有范围的。这一个宇宙就是他的宇宙。盖各有各自的宇宙——我宇宙与他宇宙非一,抑此宇宙即是他——他与宇宙非二。照我们的意思,尽宇宙是一生活,只是生活,初无宇宙。由生活相续,故尔宇宙似乎恒在,其实宇宙是多的相续,不似一的宛在,宇宙实成于生活之上,托乎生活而存者也。这样大的生活是生活的真相,生活的真解。但如此解释的生活非几句话说得清的,我们为我们的必需及省事起见,姑说至此处为止。

  我们为我们的必需及省事起见,我们缩小了生活的范围,单就着生活的表层去说。那么,生活即是在某范围内的事的相续这个事是什么?照我们的意思,一问一答即唯识家所谓一见分一相分——是为一事。一事,一事,又一事……如是涌出不已,是为“相续”。为什么这样连续的涌出不已?因为我们问之不已——追寻不已。一问即有一答——自己所为的答。问不已答不已,所以事之涌出不已。因此生活就成了无已的相续。这探问或追寻的工具其数有六:即眼、耳、鼻、舌、身、意。凡刹那间之一感觉或一念皆为一问一答的一事,在这些工具之后则有为此等工具所自产出而操之以事寻问者,我们叫他大潜力或大要求或大意欲——没尽的意欲。当乎这些工具之前的,则有殆成定局,在一期内——人的一生——不变更,虽还是要相续而转,而貌似坚顽重滞之宇宙——“真异熟果”。现在所谓小范围的生活——表层生活——就是这大意欲对于这殆成定局之宇宙的努力,用这六样工具居间活动所连续而发一问一答的事是也。所以我们把生活叫做事的相续。

  这个差不多成定局的宇宙——真异熟果——是由我们前此的自己而成功这样的;这个东西可以叫做“前此的我”或“已成的我”,而现在的意欲就是“现在的我”。所以我们所说小范围生活的解释即是现在的我对于前此的我这一种奋斗努力。所谓前此的我或已成的我就是物质世界能为我们所得到的,如白色、声响、坚硬等皆感觉对他现出来的影子呈露我们之前者;而这时有一种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的非物质的东西,就是所谓现在的我,这个现在的我大家或谓之心或精神,就是当下向前的一活动,是与已成的我——物质——相对待的。

  从讲生活那段起,似乎偏于叙述及抽象,不像批评具体的问题有趣味,而却是很重要,是我们全书的中心。我们批评的方法即因此对于生活的见解而来。

  我们现在将奋斗的意思再解释一下。照我们以前的解释,所谓生活就是用现在的我对于前此的我之奋斗,那么,什么叫做奋斗呢?因为凡是现在的我要求向前活动,都有前此的我为我当前的碍,譬如我前面有块石头,挡着我过不去,我须用力将他搬开固然算是碍,就是我要走路,我要喝茶,这时我的肢体,同茶碗都算是碍;因为我的肢体,或茶碗都是所谓器世间——前此的我——是很笨重的东西,我如果要求如我的愿,使我肢体运动或将茶碗端到嘴边,必须努力变换这种前此的我的局面,否则是绝不会满意的;这种动力去改变前此的我的局面而结果有所取得就是所谓奋斗。所以凡是一个用力都算是奋斗,我们的生活无时不用力,即是无时不奋斗,当前为碍的东西是我的一个难题,所谓奋斗就是应付困难,解决问题,差不多一切有情——生物——的生活都是如此,并不单单是人类为然,即如苍蝇所以长成六个足,许多眼睛,全都因为应付困难,所以逐渐将他已成的我变成这个模样,以求适应环境的。不过这种应付都是在意识以前的,是本能的生活。人的生活大半也都是本能的生活,譬如小儿生下来就会吃乳,睡觉……这些都是用他不学而能的本能,去应付困难解决问题的。虽然具有意识的人类,固然半是用意识来支配自己,但与许多别的生物有的意识很微,有的简直没有意识的,其本能生活仍一般重要。总之无论为本能的或为有意识的向前努力,都谓之奋斗。

  以上解释生活的话是很亲切真确的说法。但是这话还要有几层的修订才能妥帖;其应修订之点有三层:

  一、为碍的不单是物质世界——已成的我——就是,不仅是我自己的真异熟果,还有另外一个东西——就是其他的有情。譬如我将打猎所得的禽兽食肉剥皮,这时虽是对于他有情的根身之一种改变局面,其实还是对于已成的我的奋斗;因为其他有情的根身实在就是我的器界——已成的我;所以这时为碍的并非另外的有情仍是我自己的真异熟果。真正为碍的是在其他有情的他心而不在其根身。譬如我要求他人之见爱,或提出一种意见要求旁人同我一致,这时为碍的即是他心;这才是真正的其他有情并非我的已成的我,而是彼之现在的我;这时他究竟对我同意与否尚不可知,我如果要求大家与我同意,就须陈诉我意,改造他心的局面,始能如我的愿,这亦即是奋斗。此应修订者一。

  二、为碍的不仅物质世界与他心,还有一种比较很深隐为人所不留意,而却亦时常遇见的,就是宇宙间一定的因果法则。这个法则是必须遵循而不能避免的,有如此的因,一定会有如彼的果;譬如吃砒霜的糖一定要死乃是因果必至之势,我爱吃砒霜糖而不愿意死,这时为碍的就是必至的自然律,是我所不能避免的。又如凡人皆愿生活而不愿老死,这时为碍的即在凡生活皆须老死之律也。此应修订者二。

  三、人类的生活细看起来还不能一律视为奋斗。自然由很细微的事情一直到很大的事情——如从抬手动脚一直到改造国家——无一不是奋斗,但有时也有例外。如乐极而歌,兴来而舞,乃至一切游戏音乐歌舞诗文绘书等情感的活动,游艺的作品,差不多都是潜力之抒写,全非应付困难或解决问题,所以亦即全非奋斗。我们说这些事与奋斗不同,不单单因为他们是自然的流露而非浮现于意识之上的活动——不先浮现于意识之上而去活动的也有算是奋斗的——也因为其本性和态度上全然不同。此应修订者三。

  这样一个根本的说法,加以三层修订,大体上可以说是妥帖的了。我们对于三方面文化的观察,以及世界未来文化的推测,亦皆出于此。这时我们再来看,虽然每一事中的一问都有一答,而所答的不一定使我们的要求满足。大约满足与否可分为下列四条来看:

  一、可满足者此即对物质世界——已成的我——之奋斗;这时只有知识力量来不及的时候暂不能满足,而却本是可以解决的问题。譬如当初的人要求上天,因为当时的知识力量不及所以不能满足,而自发明轻气球、飞行机之后也可以满足,可见这种性质上可以解决的要求终究是有法子想的。

  二、满足与否不可定者:如我意欲向前要求时为碍的在有情的他心,这全在我的要求范围之外,能予我满足与否是没有把握的。例如,我要求旁人不要恨我,固然有时因为我表白诚恳可以变更旁人的他心,而有时无论如何表白,他仍旧恨我,或者口口声声不恨而心里照旧的恨。这时我的要求能满足与否是毫无一定不能由我做主的。因为我只能制服他的身体而不能制服他的他心,只能听他来定这结果。

  三、绝对不能满足者:此即必须遵循的因果必至之势,是完全无法可想的。譬如生活要求永远不老死,花开要求永远不凋谢,这是无论如何做不到的,绝对不可能的,所以这种要求当然不能满足。

  四、此条与以上三条都不同,是无所谓满足与否的。这种生活是很特异的,如歌舞音乐以及种种自然的情感发挥,全是无所谓满足与否或做到做不到的。

  人类的生活大致如此。而我们现在所研究的问题,就是:文化并非别的,乃是人类生活的样法。那么,我们观察这个问题,如果将生活看透,对于生活的样法即文化,自然可以分晓了。但是在这里还要有一句声明:文化与文明有别。所谓文明是我们在生活中的成绩品——譬如中国所制造的器皿和中国的政治制度等都是中国文明的一部分。生活中呆实的制作品算是文明,生活上抽象的样法是文化。不过文化与文明也可以说是一个东西的两方面,如一种政治制度亦可说是一民族的制作品——文明,亦可以说是一民族生活的样法——文化。

  以上已将生活的内容解释清楚,那么,生活既是一样的,为什么生活的样法不同呢?这时要晓得文明的不同就是成绩品的不同,而成绩品之不同则由其用力之所在不同,换言之就是某一民族对于某方面成功的多少不同;至于文化的不同纯乎是抽象样法的,进一步说就是生活中解决问题方法之不同。此种解决问题的方法——或生活的样法——有下列三种:

  一、本来的路向:就是奋力取得所要求的东西,设法满足他的要求;换一句话说就是奋斗的态度。遇到问题都是对于前面去下手,这种下手的结果就是改造局面,使其可以满足我们的要求,这是生活本来的路向。

  二、遇到问题不去要求解决,改造局面,就在这种境地上求我自己的满足。譬如屋小而漏,假使照本来的路向一定要求另换一间房屋,而持第二种路向的遇到这种问题,他并不要求另换一间房屋,而就在此种境地之下变换自己的意思而满足,并且一般的有兴趣。这时下手的地方并不在前面,眼睛并不望前看而向旁边看;他并不想奋斗的改造局面,而是回想的随遇而安。他所持应付问题的方法只是自己意欲的调和罢了。

  三、走这条路向的人,其解决问题的方法与前两条路都不同,遇到问题他就想根本取消这种问题或要求。这时他既不像第一条路向的改造局面,也不像第二条路向的变更自己的意思,只想根本上将此问题取消。这也是应付困难的一个办法,但是最违背生活本性。因为生活的本性是向前要求的。凡对于种种欲望都持禁欲态度的都归于这条路。

  所有人类的生活大约不出这三个路径样法:一、向前面要求;二、对于自己的意思变换,调和持中;三、转身向后要求。这是三个不同的路向。这三个不同的路向,非常重要,所有我们观察文化说法都以此为根据。

  说到此地,我们当初所说观察文化的方法那些话——见第二章——可以明白了。生活的根本在意欲而文化不过是生活之样法,那么,文化之所以不同由于意欲之所向不同是很明的。要求这个根本的方向,你只要从这一家文化的特异彩色,推求他的原出发点,自可一目了解。现在我们从第一步所求得的西方文化的三大特异彩色,去推看他所从来之意欲方向,即可一望而知他们所走是第一条路向——向前的路向:

  一、征服自然之异彩。西方文化之物质生活方面现出征服自然之彩色,不就是对于自然向前奋斗的态度吗?所谓灿烂的物质文明,不是对于环境要求改造的结果吗?

  二、科学方法的异彩。科学方法要变更现状,打碎、分析来观察;不又是向前面下手克服对面的东西的态度吗?科学精神于种种观念,信仰之怀疑而打破扫荡,不是锐利迈往的结果吗?

  三、德谟克拉西的异彩。德谟克拉西不是对于种种威权势力反抗奋斗争持出来的吗?这不是由人们对人们持向前要求的态度吗?

  这西方化为向前的路向真是显明得很,我们在第二章里所下的西方化答案:“西方化是以意欲向前要求为根本精神的。”

  就是由这样观察得到的,我们至此算是将预定四步讲法之第二步做到,点明西方化各种异彩之一本源泉是在向前要求的态度了。

  我们就此机会,把我们对于如何是东方化的答案提出如下:

  中国文化是以意欲的调和持中为其根本精神的;印度文化是以意欲反身向后要求为其根本精神的。

  质而言之,我观察的中国人是走第二条路向;印度人是走第三条路向。写在此处为的是好同西方的路向态度对照着看。至于这两个答案说明,还容说明西方化后再去讲。



(《佛家二十讲》第八讲 )

 

上一篇文章: 孔子的态度(六):孝 弟
下一篇文章: 李约瑟:道家及其对自然的探索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65]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坤乐集要[2566]
 
· 《当生命陷落时:与逆境共…[3158]
· 《转逆境为喜悦:与恐惧共…[2931]
· 《与无常共处:108篇生活的…[2673]
· 《这个世界会好吗?》[4212]
· 《心的依止》[6488]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