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中国现代化与儒家思想复兴(二)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致中国人的演讲 >> 正文
中国现代化与儒家思想复兴(二)
[ 作者:张君劢 | 来源:致中国人的演讲 | 点击数:3246 | 时间:2007/10/9 ]

 

中国现代化与儒家思想复兴(二)

张君劢

 

  二、复兴儒家哲学是现代化的途径

  儒家哲学思想的复兴运动,愈益明显,它是哲学思想的运动,它与被视为儒家学说之产物的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是分开的。这些在过去被视为不可改变或不可动摇的制度,在西方潮流的冲击之下已经改变,时间是不会倒流的。我们挑出一方面,就专心研究哲学思想复兴这一方面。我们发觉欧洲现代思想是希腊思想的延续,希腊哲学是现代化思想的基础。在欧洲是如此的话,那么,中国为什么不能利用其旧有的基础呢?

  儒家哲学思想的基础有如下述:理智的自主,心的作用与思想,德性学说,宇宙的存在,现象与实体,或者道与气,这些都是儒家思想的基本观念,我们为什么不敢说它们可以被用来复兴中国思想呢?

  (一)理智的自主

  理智是人所固有的,这个观点是孟子所主张的,我现在引他下面的话:

  “恻隐之心,仁也;羞恶之心,义也;恭敬之心,礼也;是非之心,智也。仁义礼智,非由外铄我也,我固有之也。弗思耳矣。故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孟子接着说,理义这些德性是人人所共有的。他说:
  “口之于味也,有同嗜焉;目之于色也,有同美焉;至于心,独无所同然乎?心之所同然者,何也?谓理也,义也。圣人先得我心之所同然耳。”

  西方和他相似的人,我引述柏拉图《共和国》里的话:

  “哲学家由于经验而处于优越的地位。哲学家是唯一具有智慧与经验的人。推理的能力——判断的工具——只有哲学家才有。因此,既然经验、智慧与推理是裁判者,则可能的推论是:快乐便是智慧与推理爱好者所赞许的最真实的东西。我们得到的结论是:心灵上理性部分的快乐是三者的最大快乐。所以,作为以推理为主要原则的人,才有最快乐的生活。”柏拉图还说:

  “最重要的,不是人们所争取的有形物体,而是看不见的绝对精神。几何学家是真正想寻出他们思想上内在关系的人。这唯有靠推理——心灵的眼睛——来完成。”

  (二)心的作用与思考

  孔子认为学与思同样重要,孟子则正相反,他特别指出,心的作用是思,思比学更重要。孟子说:
  “耳目之官不思,而蔽于物。物交物,则引之而已矣。心之官则思。思则得之;不思则不得也。”写下不知道如何去思这句话的孟子,意思是说人不知道如何分类,如何看出事物的比较价值,或看出是与非的区别。孟子所说的“思”,就是理论方面的“判断”和伦理方面的“评价”。

  在上节里,我们发现在听、视与思之间,孟子和柏拉图作出相同的对比。孟子说耳目之官不思,柏拉图说思考总是优越的,且比感觉更加正确,因为思考透入实在的领域,而不止现象。

  柏拉图又问道:
  “我们对于知识的实际获得又怎么说呢?——如果把身体纳入研究之列,身体是阻碍者?还是帮助者?我的意思是说,看的或听的是真实的吗?不是像诗人所常告诉我们的视觉与听觉都是不正确的证人吗?然而,即使视觉和听觉都是不正确而又模糊的,其他的感官怎么说呢?你会说它们是最好的吗?

  “‘当然。’他回答说。
  “那么,心灵在什么时候获得真实的呢?——因为和身体一同作思考企图中,心灵显然受欺骗了。
  “‘不错。’
  “那么,心灵在思考中所显现的必然不是真实的存在啦?
  “‘是的。’
  “最好的思考,是当心灵全神贯注和没有事物烦扰它的时候——无所听、无所视、无所苦、无所乐——当它离开身体,并与身体尽可能无关的时候,当它没有身体上的感官或欲望,而只一心追求真实的时候。”
  关于心灵与身体及欲望的关系,孟子的见解和柏拉图是一致的。孟子说:

  养心莫善于寡欲。其为人也寡欲,虽有不存焉者寡矣;其为人也多欲,虽有存焉者寡矣。

  (三)万物

  孟子认为学问必基于类或万物的观念。“类”这个词语是孟子全书的基本概念。他说:

  岂唯民哉?麒麟之于走兽,凤凰之于飞鸟,太山之于丘垤,河海之于行潦,类也。圣人之于民,亦类也。

  孟子表明类的概念对各种不同的学问是非常重要的。孟子在这里为我们指出四类:动物中的走兽、飞鸟、山岳的地理名称以及沟池。孟子看得很清楚:分类的方法是作学问的第—步。

  在孟子类的概念中,“人”是理性的动物,他之分出这一类,其目的在把人提高到自觉的程度,并使人能运用他的道德反省能力。这就是说,就人而言,思想和合理性是主要的特征。

  我得免除引述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论及万物的麻烦,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是提出万物的创始人。柏拉图说宇宙是原始的和真实的,而亚里士多德则认为如果没有以物质为本体的万物,宇宙便没有真实的东西了。除开这一点以外,他们的说法,从古代经中世纪到现代,对西方思想发挥了极大的影响。

  (四)物质世界与抽象世界

  中国人自有史以来,即作了一连串天文学上的发现,他们知道星、太阳、月蚀,以及一年中的季节依自然法则运转。孟子引叙下列的诗并加上孔子的评注。

  “天生烝民,有物有则。民之秉夷,好是懿德。”孔子曰:“为此诗者,其知道乎。”

  孔子评注这首诗的意义,指出抽象世界的存在,而在抽象世界中,道是无处不在的。这就是说,在可以观察的现象之上,道在抽象世界中存在。这里,我们发现柏拉图所谓的“理念”。在变化的现象世界之上,还有不变的和永久的理念或真实世界。从孟子和柏拉图的唯心派转变到实在论者或二元论,我要研究朱熹与亚里士多德。在他们两人的理论里,我发现若干异常明显相似点,虽然这两位哲学家在历史上和地理上距离很近。

  首先,我要指出朱熹与亚里士多德两个人都认为宇宙与万物同等重要,没有一个是脱离有形世界而腾升到无形世界的。

  亚里士多德认为真实世界不能够只存在于理念中而在吾人感官所察觉的事物之外,朱熹几乎是同意的,虽然他们两个人都相信目的会升高到永恒而不变的事物形式,这便是万物的本体。朱熹说“理”(精神)在“气”(物质)中,没有“气”,便没有“理”。一位弟子问:“理与气孰先?”朱熹答道:“此本无先后之可言,然必欲推其从来,则须说先有理,然理又非别为一物,即存乎是气之中。”这和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如果有物,因为它是不生长的,那更合理的假定是:这种时常是物的东西,如果精神与物质不是分开的,因为没有东西是这样,它应该是原始的。但,既然这是不可能的,那一定在合成的东西之外另有东西,这便是精神。”不是一样吗?

  亚里士多德认为:既然精神与物质接触,运动必然发生,这种运动没有始也没有终。朱熹也有同样的见解,他依据《易经》说:动或变的世界是由两个力量所操纵的,阳(积极的、主动的、潜在的)与阴(消极的、被动的、真实的)交互不停地运动和休止。

  依照亚里士多德的意见,运动的目的只在于静止在不动的东西或不动的主使者——上帝——里。在中国,它就是“天”——一切变化或运动的目的。最有意思的,是他们对上帝或天的见解。朱熹认为天是完善的,而且没有作为。由于天本身是完全的理性,它没有痕迹,也不会因驱策或目的而工作。亚里士多德称上帝为“思想的思想”。柴勒(E.Zeller)说明亚里士多德对上帝的观念如下:“祂(上帝)不是在祂本身之外指挥祂的思想与意志去影响世界,而是靠祂完全的存在去影响世界。绝对完全的存在——最高的善——也是所有事物运动与努力的目的。”

  在自然方面,亚里士多德与朱熹都认为植物、动物和人均有生命,只是生活方式不同而已。朱熹一位弟子问:“动物有知,植物无知何也?”朱熹答道:“动物有血有气,故能知;植物虽不可言知,然朝日照耀之时,欣欣向荣,若戕贼之便枯萎。虽兽类知仁:如虎如狼;亦知工作:如蚁,但无理性。理性唯人有之。”

  亚里士多德也有相同的区别:植物有生长与营养的生命,兽有知觉的生命。人是依理性原则而完美的。

  在伦理学方面,他们思想体系中亦有若干相同处。朱熹是宋代哲学家中主张《大学》、《中庸》、《论语》与《孟子》编在一起作为五经之外儒家教材的一位。在《大学》一书中,我们发现下列的句子:“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明德的方法,我们发现有八个步骤,(一)格物、(二)致知、(三)诚意、(四)正心、(五)修身、(六)齐家、(七)治国、(八)平天下。

  这些步骤是臻于至善所必需的,也为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所同意,因为他们两位都体认到善的意思与知识的重要,以及它们彼此间的关系。关于善的意思,我们知道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的看法是不相同的。我要指出亚里士多德在其《伦理学》一书里开始就说:“每一种艺术与每一种研究,同样地,每一个行为与每一个心意,我认为其目的在于善。”这里的善是部分善,小于这样的善,是作为一个西方人的柏拉图和作为一个中国人的朱熹所不能同意的,因为在中国人的意识里,善是与道——唯一正确的方法——相符的。在这一方面,作为一位严肃的道德家如朱熹者,是不同意亚里士多德的。

  但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德,朱熹是会欣然同意的。我引亚里士多德《伦理学》一书中的话如下:

  德分两类:智慧与道德。智慧的诞生与成长,主要是由于教(因此之故,需要时间与经验),而道德价值则是习惯的结果,也称习惯。

  这样叙述的德,在西方谈伦理的书里是不常发现的,但在中国,凡是哲学家的书里,都可找得到,因为“习”或者行为的重复是惯于道德生活的唯一方法。

  为朱熹与亚里士多德这一节作结论,我要指出他们两个人所探讨的真正目标是这个世界。他们的分离点是假定的现实,也就是他们所想从那里而深入的最后基础。亚里士多德从柏拉图那里拿到精神这一概念,但他利用它的方式不同。亚里士多德认为精神是含在事物之内的,是事物形成的本源。

  柴勒对于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所作的下述比较,可以适用于朱熹与其对抗者陆九渊和王阳明。柴勒说:

  他(亚里士多德)是一位沉思者、观察家和发现者,他所认定的永恒的世界,是他用思考来分析的一个假定的数值……虽然他赋有伟大的思考天才,他却完全没有柏拉图那种如火的革新热诚;这种革新热诚毕竟是神秘所鼓舞起来的。

  同样的,陆王的哲学是精神的升高和人性的改善,而朱熹却是满怀现实而谨慎小心的一位冷静的观察家。


  三、结论

  在对中国和希腊的哲学思想史这样检讨之后,也许有人会问:你检讨的目的是什么?我这样做,不仅仅是思想的回忆,而是想找出中国思想复兴的方法。我这样做的目的,是证明中国的土地是固厚而广阔的,足供建立新思想之用。我更要指出:现代化的程序应从内在的思想着手,而不是从外在开始。

  因为欧洲的现代包括若干方面: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学以及政府,我们不能像设立工厂、装设机器和建筑公路那样地来做现代化的工作,我们一定要从它的根源做起,这就是说,从心或思考作用开始。因为心或思考作用是获得知识的。

  人生在这个世界里,必须知道吃什么,知道住在房子里和治疗疾病。在初期中,人类忙于磨制石器、生火、驯养畜牲和栽培植物。当时的知识是由发现实用的东西开始的。

  这个时期过去之后,知识的寻求便扩展到各自构成专门学问的天文、数学和医药。还有,属于伦理与政治方面的个人行为和政府行为、是或非的问题也发生了。然后就有一种学问讨论词语的意义、推理的作用及判断的方法,这就叫做论理学。在这些知识分类发展之后,人们便追究整个人类经验的基本问题,如知识的真谛,人生的意识,以及宇宙的目的等。这种学问称为“哲学”,希腊人名之为“学识”,相当于知识;这门学问,颇受希腊和中国的重视。孔子说:“好学近乎知。”显然的,实用的知识逐渐地进于“学识的巅峰”。

  在古代,哲学被称为科学之母,现在不是这样了。无疑地,哲学已不再被视为概括人类知识的总体。不过,哲学的主旨是研究真实的知识与人生的意义,对于这些问题,专门科学是没有答案的。每一门科学都有它自己有限的范围:生物学的主旨是生命,物理学的主旨是物质与能力,心理学的主旨是心理作用。哲学研究知识、精神生活与物质世界的关系以及信仰与希望的问题。

  这些问题,对人类是那么普遍,那么被全体人类所深深地思考,而在人类心灵里又是那么根深蒂固,所以在所有各种知识中,最高的地位仍然是由哲学所占据。当它把宇宙当作整体看时,哲学是由心灵思想所操纵的活动。哲学像一条河,由发源处流向海洋,发源处的水量充足,流出的水便大,哲学也像生长在沃土上暴露在雨露与阳光下的植物,它可以长得很大。我认为就人类工作成果的科学、技术及其他文化现象而言,获得新的思考方法——探究心灵活动的源头——尤其重要。思想运动的培养与发展必须是:这个运动具有更多的好奇心,更多的警惕性,更大量地提出问题并寻求答案,还有就是订立简明的原则。有这样的心胸,才能掀起思想运动,这种思想运动才能对哲学、科学、技术与政治等各种不同活动发生影响。

  我只说哲学这一方面,并且说出我们复兴儒家哲学思想的方法。在今天的演讲中,只能谈一个大概:

  一、我们要利用已有的泉源,如我所已说明的孔子、孟子、朱熹及其他哲学家。这并非说我们只崇拜中国作家,而不要向西方学习,反之,我们认为希腊和现代的西方哲学,对中国思想的复兴,能提供很多建议。不过,我们要利用已有的泉源来复兴中国思想。拿中国和西方比较,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哲学思想的缺点与优点。

  在学习西方之后,我们便看清楚我们自己的哲学家了。在从前,我们以为主张人性皆恶的荀子是和孟子敌对的;现在,我们称荀子为经验主义者或实在论者。从前,我们把主张兼爱的墨子看作利他主义者,现在我们要称他为功利主义者,因为他的主要思想是功利的学说。在新的眼光下,我们以新的方法来评价旧的哲学思想。

  二、我们想把未来的中国哲学思想放在广大的基础上。这就是说,我们不要提倡这一派或那一派的思想,例如朱熹派、王阳明派、康德派、实用主义派或者实证主义派,我们依照孔子的传统。孔子说:“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在这个希望之下,未来的中国思想是超越理想主义与现实主义或其他主义的。总而言之,我们不应受这派或那派哲学思想的束缚,而应让所有并行的路各行其是。儒家的见解是允许所有思想派别共存的。

  三、道德与知识同等重要。我们可以确切地假定:在这个世界里,不只是一个真理,而是有许多真理。为了生命的存在,我们认为具有知识并不是使人类幸福的唯一途径,而是知识必须合乎道德的标准。

  为使这个意思明白起见,我举出一个西方的例子,康德的哲学体系是基于两本书的:《纯粹理性批判》(Critque of Pure Reason)与《实践理性批判》(Critque of Practical Reason)。知识是一回事,道德又是一回事。我们知道,康德的方法和儒家一样,因为康德认为道德与科学知识同等重要。我们不认为科学教我们唯一的真理;我们认为:为使人类不因科学之故而牺牲,而要使知识服务人类,则知识必须合乎道德的标准。这就是儒家从整体来衡量知识与生命的方法。这就是新儒家思想的主要方向。

  我希望各位同意我的看法:儒家思想的复兴并不与现代化的意思背道而驰,而是让现代化在更稳固和更坚实的基础上生根和建立的方法。


(《致中国人的演讲》第四讲(二) )

 

上一篇文章: “真而又真之真实”
下一篇文章: 孔子的态度(六):孝 弟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65]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坤乐集要[2566]
 
· 中国现代化与儒家思想复兴…[3321]
· 儒家思想复活之基础[2945]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