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佛学与人生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佛家二十讲 >> 正文
佛学与人生
[ 作者:李石岑 | 来源:佛家二十讲 | 点击数:3567 | 时间:2007/9/27 ]

 

佛学与人生

李石岑


  什么叫做“人”,又什么叫做“生”,一分析了便看不出实实在在的“人”在哪里,也找不着实实在在的“生”在哪里。我们平常都执死了有这么一回事,而后有开拓“人生”种种的说话,到此时都不免失掉根据了。然而生起那样的执著,也非毫无原因。说没有“人”,却有使我们执著为“人”的种种相貌;说没有“生”,却有使我们执著为“生”的种种相貌。

  今天承贵会招请讲演,得与诸君有商量佛学的机会,荣幸何加。佛学在我国历史虽久,但在最近几年内,可就愈提倡而愈失其真面目了。近来无论哪一省,都渐渐有佛学研究会佛教讲演会的设立,并且人人口头上都会连上几个真如、涅槃等名词,尤其是那些万恶的军人,也都有皈依佛法的倾向,这何尝不是一种可喜的现象;其实佛法经这么一热闹,倒弄糟了。他们所谈的佛法,所提倡的佛法,所皈依的佛法,简直不是那么一回事;他们心目中的真如、涅槃等,也完全是些杜撰的东西。更可笑的,近来新文化大摇大摆之时,他们恐怕佛法站不住脚,于是拿着真如、涅槃等名词,牵强附会到新文化上去,想借此机会和新文化并驾齐驱;你看这种用心,何等可笑!因为他们第一是找不清楚究竟什么是佛法的真面目,第二是并佛学和佛教的区别,也未暇留意及之。试问这样踉踉跄跄地去凑热闹,佛法焉得不糟。我虽是颇晓得此中情形,但我于佛学却是外行。去岁我在南京支那内学院和欧阳竟无先生谈到此层,很想有个机会把那些瞎凑热闹的地方揭破揭破,并且提出一点由欧阳先生得来的真佛法。今日可谓适逢其会。所以我今天到贵会讲演,比到他处讲演尤其兴致浓厚些。

  有些人以为提倡佛学,是于现在的中国不相宜的,是与现在急需提倡的科学相抵触的,其实在我看来,都是些不明佛学内容的外行话。我以为佛学的提倡,不特对于科学毫无抵触之处,而且能使科学的方法上,加一层精密,科学的分类上,加一层正确,科学的效用上,加一层保证。这无须大家客气,也不用大家辩争,有佛学具在,设使我所认定的佛学终有昌明之一日,便自然会显示他那种特殊的功用。还有一层,我国目下宜急于提倡科学,固是天经地义,但对于提倡科学的热望,在真懂得佛学的人,不会比从事科学的人热度减少;因为佛学里面,正有不少碰到科学上的问题而不能愉快解释的地方,所以更切望科学昌明,以助他们一臂之力。事固有看似相反而实相成的,我们又安能预定其结果?如果佛学真有价值,那就科学纵在大吹大擂之下,佛学仍可以从容从后台出演。我这段话的本意,是在表明学术昌明的时候,无论对于何种学术,只看那种学术本身的价值,不宜以人意而作左右袒,这才是提倡学术的正当态度。我因为这段话颇关重要,故在讲演“佛学与人生”之前,插说几句,以后专讲本题。

  佛学与人生这个题目,认真说起来,要把他当作一部书讲;今日因时间关系,只能讲个大概,并且只能就各方面最共通的地方说一说。我今年在山东讲演“人生哲学”,其中有一节专论“佛法的人生观”的,今日只好参照那篇说说佛学与人生的大意。佛家的思想,全由人生发端。要谈到他的人生,须要看他对于人生如何解释。佛学全用一种分析的方法,解释一切。什么叫做“人”,又什么叫做“生”,一分析了便看不出实实在在的“人”在哪里,也找不着实实在在的“生”在哪里。我们平常都执死了有这么一回事,而后有开拓“人生”种种的说话,到此时都不免失掉根据了。然而生起那样的执著,也非毫无原因。说没有“人”,却有使我们执著为“人”的种种相貌;说没有“生”,却有使我们执著为“生”的种种相貌,这种种相貌,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呢?这便是生灭不停又如幻不实的法相。待我分条讲明。

  为什么说没有“人”但有相貌呢?所谓人,乃是对于非人的一种分别,自觉是人,又是我和我所(属我所有的意思)的一种分别,其中主宰一切的乃在于我。我是什么?将构成我的东西一一拆散了,无非是各部分的身体,各部分的心思,以至各方面相关系的精神事实,何处寻出个我来?分开了固没有我,合了起来也没有我,不过有互相关系的身体心思共同合作的一种相貌而已。凡有自性,不从他物凑合的东西,乃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而所谓我,不过是这样那样凑合的一个名词,其为不实可知。这一层是推人而至于法,假说人空而法有。如进一步论到法,法也待着种种因缘而后起,也没有良性,没有实体,于是法又成了凑合的一个名词。这一层是推法而至于相,假说法空而相有。至论到相,那是瞬息全非,一刹那生,一刹那灭,流转不息,变化无端,有如流水,要指何部分为何地之水,竟不可得。这样的相,都是幻起,非有实物可指,故说相亦假有。

  为什么说没有“生”但有相貌呢?人生的事实,分析开来,也是一分一分的法,法又是假有的相,本来实有的生活,是无处安足的。我们生的种种,结果都落在种种的相里面,相并不限定表示在外面的,即隐在内面的,也有隐在内面的一种相。我们看见天明,有一种天明的相,我们不看见的黑暗,也有一种黑暗的相,我们把意思发表在言语,有一种言语的相,我们把意思隐藏在脑中,也有一种隐藏的相。吴稚晖先生所说的黑漆一团,就有黑漆一团的相,日人吉田静致所说的同圆异中心,就有同圆异中心的相,所以我们生的种种,结果只不过是种种相貌。但相是幻有,而其为幻绝不是无中生有,幻正有幻的条理,就是受一定因果律的支配。有因必有果,无因则无果,于是幻相大有可言。因并不是死的,因只是一种功能。——唯识家也称做种子——如果功能永久是一样,则永久应有他结果的现象起来,但其实不然,可知他是刻刻变化生灭的。如果有了结果的现象,而功能便没有了,则那样现象仍是无因而生(因他只存在的一刹那可说得是生,在以前和以后都没有的)。所以现象存在的当时,功能也存在,所谓因果同时。功能既不因生结果而断绝,也不因生了而断绝,所以向后仍继续存在。但功能何以会变化到生结果的一步,又何以结果不常生,这就是有外缘的关系。一切法都不是单独存在的,则其发现必待其他的容顺帮助,这都是增上的功能。那些增上的又各待其他的增上,所以仍有其变化。如此变化的因缘,而使一切法相不常不断,而其间又为有条有理的开展,这就是一般“人生”的执著所由起。其实则相续的幻相而已。

  在此处有一层须明白,就是幻相相续有待因缘。这因缘绝不是自然的凑合,也绝不是受着自由意志的支配,乃是法相的必然,因着因缘生果相续的法则而为必然的。佛家也叫做“法尔如是”。因那样的法,就是那样的相。因那样的原因,就起那样的相,有那样的因,又为了以后的因缘而起相续的相。有了一个执字,而一切相续的相,脱不了迷惘苦恼,有了一个觉字,而相续的相,又到处是光明无碍。所谓执,所谓觉,又各自有其因缘。故一切法相都无主宰。

  在此处还有一层须明白。依着因缘生果法则(佛家术语为“缘生觉理”)的一切法相,正各有其系统,一丝不乱。因为相的存在,是被分别的结果。没有能分别的事,则有无此相,何从得知?然而相宛然是幻有的,这是赖一种分别的功能而存。但功能何尝不是幻何尝不有相,又何尝不被其他分别功能所分别;所以可说在一切幻有的法相里,法尔有这两部分,一部是能分别的,一部是被分别的,两部不离而相续,故各有其系统不乱。那能分别的部分便是识,一切不离识而生,故说难识。因唯识而法相井然。

  因世间只有相并无实人实法,所以佛家说不应为迷惘的幻生活;因法相的有条理有系统,所以又说应为觉悟的幻生活。同是一样的幻,何以一种不应主张,一种转宜主张呢?因为迷惘的幻生活,是昧幻为实,明明是一种骗局,他却信以为真,所以处处都受束缚,处处都是苦恼,正如春蚕作茧自缚一般。至于觉悟的幻生活便不然,知幻为幻,而任运以尽其幻之用,处处是光明大道,正如看活动影戏一般。讲到此处,可知佛家分人生的途向为二,一种是迷惘的,也可说是流转的,一种是觉悟的,也可说是还灭的。流转不外于轮回,而还灭终归于涅槃。

  轮回是因果法则必然的现象,是在一切法相的因缘里很有势力的一种缘,叫做业。因为业是改变种种法相开展的方向的,他的势力足以撼动其他功能,使他们现起结果,他或者是善,则凡和善的性类有关系的一切法相都借着他的助力而逐渐现起,他如果是恶,则凡和恶相随顺的诸法相也能以次显起,因这一显起的缘故,又种下了以后的种子。功能是不磨灭的,因业的招感而使他们有不断的现起,业虽不一一法都去招感,他却能招感一切法相的总系统,因他的力而一切法相的系统总在一定的位置中。而由业所显起的人天鬼,就在这些位置上常常一期一期地反复实现,这就叫轮回。其实业也没有实体,也不会常住,但功能因缘的法则上有如此一种现象,如此一种公例,遂使功能生果有一定的轨道。

  再说涅槃。涅槃是幻的实性,却不是虚无、灭绝,幻便幻了,有何实性可言?但幻只是相,而相必有依,就是空华的幻象,也须依着太空。所以一切幻相,都各有其所依。于是假说为“法性”,又有时也说为“真如”,以这是幻相所依,所以说是不幻,这只是遮词,究竟哪是真是如,是安不上名词的,也不容想象的。佛家全副的精神,佛学全般的精义,只是一个“遮”字,而“遮”即寓表于其中,由法相的幻看出法性的“不幻”。觉悟的生活,必须到这一步,觉悟了法性,而后知法相,而后知用幻而不为幻所困,什么病都去了。

  由迷惘如何走到觉悟,这全凭一点自觉,一点信心,能自觉方知对于人生苦恼而力求解脱,能信方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反此则欲免去苦恼而苦恼愈甚。但人间世固有不少具此自觉与信心者,所以推到一切法相的能力里面,本有有漏无漏两方面,有漏是夹着苦恼的,无漏是不夹着苦恼的。关于这上面的话,说来甚长,暂不具引。

  佛一代说教,都是以涅槃为指归。从前的人讲错了,佛教徒一部分也讲错了,以为涅槃是“废灭”,是“寂无”,什么束缚,什么苦恼,到此都绝灭了根株,枯木寒灰,连木也化为烟,灰也化为尘,什么事都没有了,实则何尝如是。佛教人以涅槃,不过证得法性常住,便知法相如幻,而后有事可做,而后才能做事,而后不能冤枉事。所以佛的无尽功德,就从涅槃而来。不过众生的根性,有种种的分别,就是那一一系统的功能的堪任性各有差别,对于这涅槃的证得而后的境界也不同,对于证得涅槃所用的功夫也不同。所以又有三乘的区别。

  声闻乘的众生因闻声教而悟道,缘觉乘独自静观而悟道,他们只知自利自觉,唯有菩萨乘(也说佛乘)自悟悟他,并行下浮;求得一切智智,无所不知,也就六度(施戒勤忍禅慧)万行,无所不行。最紧要的一件事,是在发菩提心,求无上菩提(觉)之心;并还不退这种发心,以这发心不退为据,则事事皆为菩提行;不必改现在社会的组织,不必削除须发,而无害其行菩提之行。一切人事无不可行。但以存菩提心为限,这是何等圆满周遍的说法呢!但因为一切系统的一切法,都是有关系的,所以一系统的生活必有关系于其他系统,更必以其他系统之生活改正,为自己生活改正之一条件。以是菩萨对于一切众生,不自觉有大悲之心,而他的行事,总是视人如己。佛法的人生,乃是这样的一种生活。关于这上面的话,今日为时间所限,不能详说。欧阳竟无先生不久当来沪,我当介绍到此地讲演一次,那就诸位研究佛学的热望,不难圆满达到了。


(《佛家二十讲》第七讲 )

 

上一篇文章: 孔子的态度(五):毋意必固我的态度
下一篇文章: “真而又真之真实”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65]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坤乐集要[2566]
 
· 《当生命陷落时:与逆境共…[3157]
· 《转逆境为喜悦:与恐惧共…[2929]
· 《与无常共处:108篇生活的…[2672]
· 《心的依止》[6488]
· 佛法与现代文明(下)[4415]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