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中国人的精神(五)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致中国人的演讲 >> 正文
中国人的精神(五)
[ 作者:辜鸿铭 | 来源:致中国人的演讲 | 点击数:3551 | 时间:2007/8/28 ]

 

中国人的精神(五)

辜鸿铭

 

    讲完这一段长篇大论之后,现在我可以回答你们刚才的问题了。你们问我,如果没有了对上帝的信仰,那么又如何让人服从孔子国教中的道德规范——绝对效忠于皇帝呢?我已经向诸位阐明,使人服从道德规范的力量,并非来自宗教所宣传的对上帝的信仰。宗教能够使人服从道德规范,依靠的是一种名为教堂的组织,通过教堂激发人们的感情,使之感到应该遵守道德规范。在回答了诸位的问题之后,接下来我将向你们介绍一下被称为儒教的孔子的教育思想体系。儒教是中国的国教,相当于其他国家的教堂宗教。儒教也利用一种相当于教堂的组织来使人服从道德规范。在中国的儒教里,这个组织就是学校。在中国,学校就是孔子国家宗教里的教堂。正如你们所知,在中文里,宗教与教育所用的是同一个“教”字。事实上,正如教堂在中国就是学校一样,中国的宗教也就意味着教育。与现代欧美的学校不同,中国学校的教育目的和目标不是教人如何谋生、赚钱,而是像教堂宗教那样,传授一些诸如弗劳德先生所说的古老的戒律,如“不要说谎”、“不要偷窃”。实质上,中国的学校是以教人明辨是非为且标的。约翰逊博士说:“我们为人处世最重要的是要有道、明是非,其次才是知识的学习和运用。”

  然而,我们已经知道,教堂宗教能够使人们服从道德行为规范,靠的是激发人们的热情,即教徒对教主狂热的、无限的个人崇拜。这里,中国的学校——孔子国家宗教里的教堂,与其他国家宗教中的教堂相比,是有所不同的。学校——中国国教里的教堂,同其他宗教里的教堂一样,也是通过唤醒、激发人们的热情,使之服从道德行为规范。但是,中国的学校所唤醒的那份感情,与宗教的教堂所激发出的那种激情相比,是有所不同的。在中国,学校——孔子国教的教堂,它不是靠鼓励、煽动对孔子狂热的、无限的个人崇拜来激发人们的热情。事实上,孔子在世之时,并没有鼓励弟子对他进行狂热的、无限的个人崇拜。直到他死后,才被人们尊奉为至圣先师,并为世人所熟知。然而,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孔子都没有像教主那样,受到过狂热的、无限的个人崇拜。中国大众对孔子的尊奉,不同于伊斯兰国家的百姓对默罕默德的崇拜,不同于欧洲的群众对耶稣的崇拜。就此而言,孔子不属于宗教创始者那一类人。要成为欧洲意义上的宗教创始者,一个人就必须有着强烈的、变态的个性特征。孔子的确是中国商王朝贵族的后裔。商族人有着富于激情的特性,就像希伯莱民族一样。但是,孔子又生活在周王朝时期,周人如同古希腊人,富于完美的智力。这样孔子,如果可以打个比方,他是生在希伯莱,具有希伯莱民族激情充沛的特性,又在最完美的古希腊智识文化中受到训育,拥有了这一完美文化所能给予的东西。事实上,正如现代欧洲伟大的歌德终将被欧洲人民视为完美的人格楷模,视为欧洲文明所孕育出的“真正的欧洲人”一样,中国人已经公认孔子为一个有着最完美人格的典型,一个诞生于中国文明的“真正的中国人”。因为孔子具有太高的文化素养,所以他不属于宗教创始者那一类人。实际上,孔子生前除了最亲密的弟子之外,他是鲜为人知的。

  我认为,学校——中国国教中的教堂,它并不是通过激发人们对孔子的崇拜,来使人服从道德行为规范。那么,中国的学校又是如何激发人们的热情、使之服从道德规范的呢?孔子说:“在教育过程中,是以《诗》进行情感教育,以《礼》进行是非教育,以《乐》完善人的品性。”(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学校——中国国教中的教堂,教人以诗文,培养人美好的感情,使之服从道德行为规范。事实上,正如我曾说过的那样,所有伟大的文学作品都能像宗教一样使人受到感动。马太·阿诺德在谈及荷马及其《史诗》时说:“《史诗》那高尚的思想内容,可以令读者变换气质、受到陶冶。”实质上,在学校——中国国教的教堂里,一切文雅、有价值的美好东西都得到了传授。学校让学生不断想着这些美好的事物,自然激发出人之向善的情感,从而自觉地遵守道德规范。

  然而,我曾告诉过诸位,像《荷马史诗》这样伟大的文学作品,其影响力并不能达及普通民众。因为这些文学作品所用的文雅的语言,是大众无法理解的。既然如此,儒教——中国的国教,又是如何激发起大众善良的情感而使之服从道德的呢?我曾说过,在中国国教中,学校相当于其他国家宗教里的教堂。但是更准确地说,在中国的国教里,相当于其他国家宗教的教堂是——家庭。在中国,孔子国家宗教的真正教堂是家庭,学校只是它的附属之物。有着祖先牌位的家庭,在每个村庄或城镇散布着的有祖先祠堂或庙宇的家庭,才是国教的真正教堂。我曾经指出:世界上所有伟大的宗教之所以能够使人服从道德规范,是因为它能够煽动起人们对教主狂热、无限的爱戴和崇拜。而教堂则又不断激发着这种崇拜,使之世代延续下来。然而在中国则有所不同。孔子的国家宗教能够使人服从道德规范,但这一宗教的真正力量,其感染力的源泉,则是来自于人们对父母的爱。基督教的教堂教导人们:“要热爱上帝。”中国国教的教堂——供着祖先牌位的家庭则教导人们:“要热爱你们的父母。”圣·保罗说:“让每个人以基督的名义起誓:永离罪恶。”而写成于汉代、几乎成为中国的《圣经》——即《孝经》的作者却说:“让每一位热爱自己父母的人远离罪恶。”一言以蔽之,基督教、教堂宗教真正的力量,其感染力的源泉,实质是对上帝的爱。然而儒教,中国的国家宗教,它的感染力来自对父母的爱——来自孝顺、来自对祖先的崇拜。

  孔子说:“践其位,行其礼,奏其乐,敬其所尊,爱其所亲,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孝之至也。”又说:“慎终追远,民德归厚矣。”儒教、中国的国教,之所以能够打动人心,使人服从它的规范,原因就在于此。在儒教的各种规范之中,最重要的、最高的规范,就是对君王的绝对的效忠,就像世界上所有宗教均以敬畏上帝为最重要、最高的规范一样。换言之,教堂宗教、基督教说:“敬畏上帝并服从它。”孔子的国教,儒教却说:“尊崇君王并效忠他。”基督教说:“如果你想要敬畏上帝并服从它,你就必须先爱基督。”儒教则说:“如果你想要尊敬君王并忠于他,你就必须先爱父母。”

  现在我已经说明了为什么自孔子以来的二千五百年的时间里,中国人没有发生心灵与头脑的冲突,这原因就在于中国的普通百姓感到不需要宗教——我指的是欧洲意义上的宗教。中国人不需要宗教,是因为儒教之中的某些内容可以取代宗教。这就是孔子在其国教中所传授的绝对的忠君原则,即名誉法典,又称之为名分大义。所以我曾这样说过:孔子对中国人民最伟大的贡献,就是在国教中宣传并给予了中国人这个绝对的忠君原则。

  我认为有必要就孔子及其对中华民族的贡献再谈一些看法,因为这与我们现在讨论的问题——中国人的精神,是密切相关的。我希望通过这次演说能够使诸位懂得,一个中国人,特别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中国人,如果背叛了名誉法典,抛弃了忠君之道,即孔子国教中的名分大义,那么,这样一个丧失了民族精神、种族精神的中国人,就不再是一个真正的中国人了。

  最后,让我再简要地概括一下我们所讨论的主题——中国人的精神或什么是真正的中国人。我已经向诸位阐明,真正的中国人有着成年人的智能和纯真的赤子之心;中国人的精神是心灵与理智完美结合的产物。如果你研究一下中国的文学艺术作品,那么你就会发现,心灵与理智的和谐,使中国人感到多么的愉悦和满足。马太·阿诺德对《荷马史诗》的一番评价,也极适合于中国文学。他说:“它不仅具有一种能够深深打动人类自然心灵的力量——这正是伏尔泰的作品所难以企及的东西,而且还能用一切伏尔泰所具有的令人钦佩的质朴和理性来表述思想。”

  马太·阿诺德把古希腊最优秀诗人的诗歌称为富于想象理性的女祭司。而中国人民的精神,正如在最优秀的中国文艺作品中所见到的那样,正体现了马太·阿诺德所说的富于想象的理性。马太·阿诺德说:“后期异教徒的诗歌来自于知觉和理性,中世纪基督徒的诗歌出自心灵与想象。而现代欧洲精神生活的主要成分、现代的欧洲精神,则既不是知觉和理性,也不是心灵与想象,它是一种富于想象的理性(imaginative reason)。”

  今日欧洲人民现代精神的核心是一种富于想象的理性,如果马太·阿诺德的这种说法属实的话,那么你就可以懂得,中国人的精神——即马太·阿诺德所说的富于想象的理性,对于欧洲人民来说是何等的可贵!它是何等的可贵、何等的重要,你们应该研究它,并试着去理解它、热爱它,而不应该忽视它、蔑视它,并试图毁灭它。

  在我结束讲演之前,我想给诸位一个忠告。我要告诫诸位,当你们思考我所试图解释的中国人的精神这一问题时,你们应该记住,它不是科学、哲学、神学或任何一种“主义”,诸如勃拉瓦茨基夫人[16]或贝赞特夫人[17]的理论或“主义”。中国人的精神甚至也不是你们所说的大脑活动的产物。我要告诉你们,中国人的精神是一种心灵状态、一种灵魂趋向,你无法像学习速记或世界语那样去把握它——简而言之,它是一种心境,或用诗的语句来说,一种恬静如沐天恩的心境。

  最后,请允许我在这里引用几句最具中国味道的英国诗人华兹华斯(Wordsworth)的诗句,它在描述中国人精神中恬静、如沐天恩的心境方面,比我已经说过的或所能说的都要贴切。这几行诗句所展示给你们的是中国式人之类型那心灵与理性的绝妙结合,是那种恬静、如沐天恩的心境赋予真正的中国人的难以言状的温良。华兹华斯在他关于廷腾(Tintern)修道院的那首诗中写道:

  我同样深信,是这些自然景物
  给了我一份更其崇高的厚礼——
  一种欣幸的、如沐天恩的心境;
  在此心境里,人生之谜的重负,
  幽晦难明的世界的如磐重压,
  都趋于轻缓;在此安恬心境里,
  慈爱与温情为我们循循引路,——
  直到这皮囊仿佛中止了呼吸,
  周身的血液仿佛不再流转,
  躯壳已昏昏入睡,我们成了
  翩跹的灵魂;万象的和谐与愉悦
  以其深厚力量,赋予我们
  安祥静穆的眼光,凭此,才得以
  洞察物象的生命。[18]

  这种能使我们洞悉物象内在生命的安详恬静、如沐天恩的心境(the serene and blessed mood)[19],便是富于想象力的理性,便是中国人的精神。


注释:

  [1]温文尔雅之意。
  [2]梁敦彦:字菘生,广东顺德人。第一批赴美的留学幼童之一。回国后长期在张之洞手下任职,曾官至外务部尚书。民国时曾参予张勋复辟,负责外交联络。辜鸿铭曾声称他是其反对西方物质实利主义文明斗争的战友。
  [3]这几个拉丁文的意思与前是重复的,即“像香膏似的”。
  [4]马太·阿诺德(Matthew Arnold,1822—1888):英国19世纪著名诗人、社会批评家,浪漫主义文学思潮的重要代表。他对近代资本主义文明十分厌恶,认为社会各阶层都丧失了文化教养,对希腊、罗马的文明制度流露出向往之情。他的思想对辜鸿铭产生了较大影响。辜氏经常引用他的论著(特别是《文化与无政府状态》一书)中的话,来表达自己的思想。
  [5]勃纳德·贝伦森(Bernard Berenson,1865—?):美国最有影响的艺术评论家和历史学家。在鉴赏绘画,特别是意大利艺术品的真伪方面,尤其擅长。著有《美学、伦理学和历史》等书。
  [6]道格拉斯(Robert Kennaway Douglas,1838—1913):英国近代著名汉学家。曾来华任英国领事官。1903—1908年任伦敦大学汉文教授。著有《中国的语言和文学》、《非基督教的宗教体系:儒教和道教》、《中国的社会》等书。
  [7]海克尔(Haeckel,1834—1919):德国自然科学家,达尔文学说的著名支持者。著有《人类的进化》等。
  [8]关于这句话,辜鸿铭的译文与原文略有出入,他译成:“君子务本——把人生的基础打好了,智慧信仰也就会随之产生。像一个孝子良民那样生活,难道不正是人生的基础吗?这难道不是一个君子最主要的人生目的吗?”辜氏将“弟(悌)”一贯译成“做一个良民”。
  [9]译名参照了鱼返善雄的日译本。
  [10]理雅各(James Legge,1814—1897):19世纪英国最伟大的汉学家。1839年启程来华,1840年到马六甲,出任英华书院院长。奠定他汉学地位的,是他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翻译出版的《中国经典》系列。他一共翻译了儒家十三经中的十部经书,外加老子《道德经》和《庄子》,在25年内陆续推出。这些翻译以严谨著称,不少至今仍受到推崇。1875年,牛津大学特别为他设汉文讲座,一直任教至死。除了翻译中国经典外,他的著作还有《孔子的生平及其学说》、《孟子的生平及其学说》、《中国的宗教:儒教和道教评述及其与基督教的比较》等。
  [11]它在《圣经·旧约全书》前五卷中。
  [12]法利赛人是古犹太教一个派别的成员,墨守传统礼仪,基督教《圣经》称其为泥于形式的,言行不一的伪善者。
  [13]浮士德:歌德著名诗剧《浮士德》中的主人公。
  [14]弗劳德(James Anthony Froude,1818—1894):英国历史学家和作家。卡莱尔的友人和思想的信徒,也是卡莱尔遗嘱指定的处理其文学遗著者之一。曾发表卡莱尔的《回忆》,著有《信仰的因果》、《托马斯·卡莱尔——它的一生的前四十年》等。
  [15]孟子讲到中国历史上两个最纯洁和最具基督德性的人时说到:“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孟子》卷10)
  [16]勃拉瓦茨基夫人(E.P.Blavatsky,1831—1891):俄国人。1875年11月17日在纽约创立了接神论协会。1877年发表了《司殖女神的真面目》,其中包括关于人类和宗教发展的惊人理论,立即引起了广泛的注意和评论。1891年,她在世界各地已拥有近十万信徒。同年5月8日,她死的日子被信徒定为白莲节。
  [17]贝赞特夫人(Annie Besant,1847—1933):英国接神论者。曾经是一个热诚的自由思想者,后来思想日渐趋向于社会主义。1889年,她又突然加入了接神论协会,变成勃拉瓦茨基夫人的忠实信徒,充分地投身于印度的事业。1907年当选为接神论协会主席,又创立了印度自治联盟,1916年任该联盟主席。1917年,她还当选为印度国大党的主席。
  [18]译诗采自杨德豫译:《华兹华斯诗选·廷滕寺》,另可参见王佐良译《英国诗选·丁登寺旁》。
  [19]王佐良先生译为:“恬静的幸福的心情。”

(《致中国人的演讲》第一讲(五))

上一篇文章: 道家的自觉
下一篇文章: 孔子的态度(二):仁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72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414]
· 杨仁山大德文汇[1381]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049]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543]
 
· 汤用彤大德文汇[1414]
· 杨仁山大德文汇[1381]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049]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543]
· 坤乐集要[2091]
 
· 中国人的精神(四)[3355]
· 中国人的精神(三)[3481]
· 中国人的精神(一)[3489]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