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孔子的态度(一)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儒家二十讲 >> 正文
孔子的态度(一)
[ 作者:梁漱溟 | 来源:儒家二十讲 | 点击数:2987 | 时间:2007/8/23 ]

 

孔子的态度(一)


梁漱溟


  孔子的生活即是人原来的生活,仁的心就是人原来的心。孔子最高的理想,最高的道德,就是本来的事实,他主张当然就是人原来的本然。

  孔子的学问究竟是什么东西,于此,我们有一最可靠的证据,《论语》上说:

  孔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这我们不必瞎猜所学所立……各名词之内容究竟是指什么说的。其内容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我们所能知道的,从孔子的幼年以至于老,无论不惑、知天命等,都是说他的生活。他所谓学问就是他的生活。他一生用力之所在,不在旁处,只在他生活上。我们可以再从《论语》里说两个佐证:

  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无,未闻好学者也。”

  木匠的好学生,当然是善做木器,画家的好学生,当然是善画了。至于孔子的好学生,到底是干什么的。颜子是孔子的顶好的学生,而他所以值得孔子夸奖和赞叹,就在不迁怒、不贰过两点上。我们在这上面也不敢乱讲,说是什么意思;但是确可知道孔子是指着颜回如此的生活而夸奖赞叹的。又如:

  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己矣。”

  颜回顶大的本领是其心三月不违仁。到底不违仁这个符号是如何讲,我们现在也无从知道。但是,孔子所说的,是指颜回的生活。这个符号就是代表生活,这是可以断言的。从此可知孔子自己的学问是生活。他的学生所以值得赞叹,也是因为生活美善。于此我们可以确定一个大方向。寻孔子不向生活这个方向去寻,绝对寻不着。我们对于他的生活如果彻底了解,对于他的真面目自然就容易认识了:

  (一)从此我们可以证明出来,在孔子主要的,只有他老老实实的生活,没有别的学问。说他的学问是知识、技能、艺术或其他,都不对。因为他没想发明许多理论供给人听,比较着可以说是哲学,但哲学也仅是他生活中的副产物。所以本着哲学的意思去讲孔子,准讲不到孔子的真面目上去。因为他的道理是在他的生活上。不了解他的生活,怎能了解他的道理。

  (二)可证明汉代经学家要划在孔学范围以外,因为他们不在生活上面去学孔子,将孔子生活丢下,只是去研究孔子的书籍、孔子的思想,他们的方向不是孔子的方向,当然要被划在范围之外。

  (三)胡适之先生在他的《中国哲学史大纲》里讲《大学》、《中庸》之时,说儒家的极端实际的人生哲学,何以忽然出现孟子和荀子这派心理的人生哲学,于是他认为《大学》、《中庸》这两书是孟荀以前的书。他又说:《大学》和《中庸》的第三个要点是关于心理一方面的研究,换句话说,儒家到了《大学》、《中庸》时代,已从外务的儒学进入内观的哲学。那些最早的儒家,只注重实际的伦理和政治,只注重礼乐仪节,不讲心里内观。他认为孔子是讲实际而非心理的这话,实则我们并不想说孔子有所谓心理的内观。但是,他不是实际的外务的。在所谓礼乐仪节等枝节上去作的。由我们所知道的,完全不如胡先生所说治人的那种零碎的事情,而是自己的生活。胡先生实在看得太粗。孔子所讲的,决不是一个表面上有条理而零碎的事情,实在是自己的一个生活。如孔子之称颜子,说其心三月不违仁,那不是心里的内观么?!所谓不迁怒,不贰过,更全是内心的生活,说是外务,那便大错了。孔子自己说:“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要先默才去学,这岂是只注重礼、乐、仪节吗?

  (四)平常人主张孔子讲“三纲五常”,以为这是孔子的精神所在,攻击孔子的也照此攻击。其实,这原与孔子的真面目不大相干的。“三纲五常”是否为孔子的东西,我们无从知道,这些东西全是属于社会方面的,而所说“不惑”、“知天命”等等,只是他个人的生活,并未曾说到社会。即认“三纲五常”是孔子的东西,那是由他生活上发出来而展布于社会的。所以赞成孔子或攻击孔子,要根本着眼在他的生活上才是。若仅主张或攻击“三纲五常”,就不对了,那也是在旁处去了,非孔子的根本精神。

  (五)新经学家如廖秀平、康有为辈,都以《礼运》上的“小康”、“大同”来主张孔子。《礼运》是否为孔子所作,本已可疑;即认定为孔子的东西,也不过是社会政治的几方面,那也讲到旁处去了。那种东西或者还可讲,不过有一个条件,就是要了解他根本的所在——生活。不然,便会走到歧路上去。

  在上面,我们已经把方向确定了,然后去研究他。在此时须先提及的,凡类似这种材料怎样去整理。说到此处就出现了一个困难的问题,因《论语》这部书的材料很零碎,不同孟子的书一篇篇的很清楚。孟子好辩,与旁人讲话的时候,时常有许多议论,辩论的结果很容易观察出他的精神所在,使我们知道他的真正意思,确实见解。《论语》仅只一件一件事情的问答。或许孔子这个人很难研究,因为他不喜欢说话,不如孟子那样好辩,只就事实说两句便止了,他时常有这个态度。他说: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仁者其言也讱。
  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敏于事而慎于言。”

  我们翻开《论语》,类似此者多矣,均可表现他的态度。这个态度是个很要紧的地方,直到以后有重要的关系,于此,我们不应有所忽略。孔子所以如此者,只要人家去作事情,所以没有许多理论。因此,要去研究他的意思,便困难了。但是在这个困难当中,我们还是要想法子去探讨,现在我有两个方法:

  第一,是凭藉的方法。就是上面说孔子顶好的弟子是颜子,我们若是找不着孔子,找着颜子也可知道孔子。自然,找着孔子是更要确实些。而找着颜子却可以给我们一个大帮助去证实孔子的生活。

  第二,是归整的方法。把《论语》零碎的东西,弄成个整个的东西,把其中极昭著的态度,极鲜明的色彩的地方,先提出来,再去确定他。把他的许多态度一一列出,然后在生活上理会,去指实那种生活,看他最重要的观念是什么?是否可以贯串全部于此,通通都可以得一解释。这种解释,在理论上无论如何是一个假定的解释,我们不能否认的却是这种假定的解释是有方法的,如胡适之先生、蔡孑民先生及梁任公等关于孔子都有他们假设的解释。惜乎都没有方法,仅只提出一二句话来解释而已。用我的方法,可以一直到底穿透过去,通通没有障碍,并且在我心目中活跃欲现的这种方法,在理论上虽不免为一种假设的解说,然可由一件零碎的东西弄成整个的,对于孔子的东西得以理会清楚。


  第一条  乐

  我们一翻开《论语》看孔子的第一个态度,即是孔子生活的道路,一见便觉得他的意味非常之长,非常之妙。《论语》的第一章,孔子开腔便说:

  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单从这几句话,可见他的态度非常鲜明,可以想见他心里自得的样子。其次如:

  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子曰:“汝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他自己说他的生活是如此,这可以见出孔子心里的那种乐趣快畅,生活之乐是很显著的。又如:

  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这些话是赞颜子生活的快乐。可知乐在孔学中最为重要。这乐字在《论语》里是常见的,并没有一个苦字。

  子曰:“君子道者三,我无能焉。仁者不忧,智者不惑,勇者不惧。”子贡曰:“夫子自道也。”

  他的弟子子贡承认他是能这样做的,所以说“夫子自道”。智与惑,勇与惧,仁与忧都是对待的字。孔子说“仁者不忧”,到底仁者是怎样的呢?就是不忧的人,反过来说,忧者便是不仁了。要做到仁,必须要不忧,不忧就是仁了。所以也可以说仁者就是乐了。更有许多话可引,如: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乐,仁者寿。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

  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看他这般的不厌不倦,无时无地不是乐的,乐真是他生活中最昭著的色彩。此外,如弟子称道孔子的话:

  子之燕尼申申如也夭夭如也。

  这些话都是表示孔子生活的态度很乐的样子。更有一点,我们可以发现一些道理出来: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荡荡戚戚是生活的状况,其中却又包含了一个问题,似乎在伦理上的君子小人也因此有了分别。所以从这两句话看来,一面可以证明孔子自己生活中乐的态度,一面发现乐与忧分别的问题。发现这种问题,亦可证明孔子生活态度之明确。乐为孔子生活当中最显著之态度,《论语》言之甚详。


  第二条  仁

  仁则为孔子极重要的观念。据有人说:《论语》讲仁有五十八处,而阮元《研经室集》中“论仁篇”说,仁在《论语》里面见一百零五回。于此可证仁是孔子的一个最重要观念。至于说仁是什么,乐是什么,此刻都不讲。


  第三条  讷言敏行

  古者言之不出,耻躬之不逮也。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
  仁者其言也讱。
  子贡问君子,子曰:“先行其言而后从之。”
  君子耻其言而过其行。
  其言之不怍则为之也难。
  巧言令色,鲜矣仁。
  刚颜木讷近仁。

  孔子不爱说话,只实地作事,于此可见。


  第四条  看自己

  这个态度有好几条可以看得出,而显著的话就是:

  君子求诸己,小人求诸人。
  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

  这都是看自己不向外找的态度。
  我们曾说用一种方法去求孔子的意思,先把《论语》里面的零碎材料归纳成几个重要的态度,然后由其中去理会孔子的根本态度,把他的根本态度找出时,再逐条去解释。现在已经讲到第四条,还有几句话要补充,他说:

  不患无位,患所以立。
  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

  这种意思本没有相当的话拿来表示它,说是重己似乎也不好,照意思说来,未尝不对,因重己照直说只是看自己不看见他人。但照字面上看似乎不好。虽然他的事实确是如此。所以勉强定为看自己。这个名词,因为是符号上或字面上的,本不重要,最要者,还是要反到事实上去。


  第五条  看当下

  这与看自己的态度是相连的。孔子说:

  君子思不出其位。
  素其位而行不愿乎其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最末这句话,或者含有他义,却也可以有助于表达只看当下的态度。
  以上两个态度一为对于空间的态度,一为对于时间的态度;一是注意此处,一是集中于现在。


  第六条  反宗教

  因为宗教与以上两个态度是相反的,宗教是抱一个极久极远的目的,所以反对他。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子曰:“未知生,焉知死?”

  他只管当下生活的事情,死后之事他不管的。除此以外都不谈。宗教说的都是过去未来之事,事鬼神之事,恰与孔子“非其鬼而祭之谄”的态度大相反背。他只要人祭祖宗就好了。如“子不语怪力乱神”即与宗教相反。宗教之占顶大势力高位置者,如佛教经论中则很少谈人事及当下的事情。佛家孔家实在是各走一条路。其次:

  索隐行怪。

  也可放在此条里面。


  第七条  非功利

  孔子说: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
  放于利而行,多怨。

  均可想见。


  第八条  非刑罚

  孔子说:

  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众星拱之。
  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这种鲜明的态度,与法家绝不同。盖一讲王道,一讲霸道也。


  第九条  孝弟

  孔子既非刑罚,当然注重教育而尚孝弟。在《论语》处处可见。


  第十条  命

  所谓命这个东西,似乎也让我们注意,孔子是讲他自己的生活,说:

  五十而知天命。
  道之将行也与命也,道之将废也与命也。
  不知命无以为君子。


  第十一条  礼

  这个态度,《论语》时常提到,也很重要。


  第十二条  不迁怒,不贰过

  他极夸奖的弟子为颜子。而称赞颜子极好的话则为“不迁怒,不贰过”与“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此虽为颜子的生活,但足见在孔子生活中亦甚重要。此虽是一条而为两个态度。至不违仁一项,因与仁有关系,故不另列(十一、十二两条原则列入第三与第四)。

  上面已举孔子很显著的十三个态度,但还有一个极明豁而为我们所遗漏的,就是子绝四毋: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第十三条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这个态度杨慈湖常提及,他心目中讲孔家生活时常用一句话来概括,即是“不起意”。他说孔子时常有此表示,如孔子说我们异于是,无可无不可,都可证知。我最初用“不认定”三字来表示,但觉不好。我们还是用“不起意”好了。

  总上十三条,有十四个态度,此外也许还有别的态度,但大都不甚重要,顶重要也只此十四个。一部《论语》都可括入此十四个态度中,再于此中寻出个基本态度来,便可想见孔子的生活,得了这个整的东西,旁的态度遂可通统得一解释。

(《儒家二十讲》第五讲(一))

上一篇文章: 中国人的精神(四)
下一篇文章: 何为佛法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9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0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53]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25]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27]
 
· 汤用彤大德文汇[160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53]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625]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27]
· 坤乐集要[2681]
 
· 《这个世界会好吗?》[4224]
· 梁漱溟:解一解中国人的谜…[3753]
· 梁漱溟:解一解中国人的谜…[4057]
· 孔子的态度(七):天  命…[4342]
· 梁漱溟:人的三种活法[4467]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