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道家与道教(一)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重塑心的文化 >> [专题]道家二十讲 >> 正文
道家与道教(一)
[ 作者:陈撄宁 | 来源:道家二十讲 | 点击数:3509 | 时间:2007/8/15 ]

 

道家与道教(一)

陈撄宁


  老子的哲学理论先从整体“宇宙观”出发,然后将“自然”之道、“治国”之道、“修身”之道三者都归纳于一个共同的自然规律中,在理论上并没有三种看法。后之学者如果能够懂得他所说的道理,在人生短短的数十年间,就不至于感觉前路茫茫,进退失据,寿夭莫测,我命由天,这就是“道家”处世的哲学精神和“道教”超世的修炼方术结合一起,互相为用的优越性。

  教理概论


  老子《道德经》是道教的圣典

  凡是一种宗教,必有一种信仰,有信仰,必有所以信仰之理由,用语言文字来说明这个理由,使人们能够了解而容易入门者,这就是宗教家所谓教理;某一宗教根据本教中经典著作,扼要地并概括地提出几个字或几句话作为信徒们平日思想和行动的准则,而且对于全部“教理”都可以契合,不显然发生抵触者,这就是宗教家所谓“教义”。

  道教最高的信仰就是“道”,第一部讲“道”的书即老子《道德经》。后来道家和道教中许多名人著作都根据老子这部书而加以充分的发挥或给予象征的演化。假使当初没有《道德经》,后人也就不可能无原由地凭空创造出一个道教。这个教我们若仅从表面形式上看,诚不免“迂诞谲怪”(《隋书·经籍志》对道教的批评)、“杂而多端”(《文献通考》关于道教的按语);如果脱去它的外衣,观察它的本质,尽管派别分歧,茫无系统,其间仍然有它自己独立的精神一贯到底,两千五百年来未尝断绝,由此可见老子哲学思想之伟大。(老子时代虽不可考,唯自古以来都承认老子与孔子同时,而且年龄比孔子较长;孔子时代,大家知道得清楚,就是生于前551年,殁于前479年;从孔子生年算到现在,已有两千五百一十四年,所以老子到现在也有两千五百多年。至于道教中传说“老君住母胎八十一年,于商朝武丁九年降生”,到现在已有三千几百年了,这些话无人相信,我们不能把它作为根据。)


  道家和道教是分不开的

  先秦、西汉的“道家”和东汉以后的“道教”,两者面貌不同,如何能够结合?就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信仰。信仰什么?就是老子之道。东汉张道陵创教以前,只有“道家”而无“道教”,但“道教”的思想萌芽早已潜伏在“道家”诸子之内,后来才逐渐得到发展。自从“道教”产生以后,“道家”之书除了仅有几种古籍而外,并无新的著作流传,我们就盲目地认为它的继承永远断绝了吗?其实不然。

  历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宋、元、明、清,整个的“道教”完全被“道家”哲学精神所笼罩,其中知识分子包括在朝、在野、方内、方外一切信仰的人士,凡关于治国修身之道,他们都崇拜老子;关于隐逸全真之道,他们都效法庄子(庄子在道家的资格等于儒家的孟子,儒家则孔孟并称,道家则老庄并称);关于神仙变化的传说,他们都根据《列子》的幻想而扩大之,更加捉影绘声,描摹尽致(列子书中穆王、汤问二篇,汉刘向已说它迂诞恢诡,非君子之言,但刘向也不能不承认列子是道家)。在这种情况之下,偏重于理论性的“道家”和偏重于宗教性的“道教”,被此打成一片,实际上已分不开了。

  历代以来道教界尽管受尽了儒家的排斥和外界的讥笑,而道教自己半入世、半出世的作风,竟立于不败之地,其原因何在?就是它的数理教义深入人心,普及社会各阶层,适合群众所需要之故。我们今日研究道教,对于这个重大的社会问题必须认识清楚,否则,就不能批判地接受。诋毁者固然是隔靴搔痒,赞美者亦未必恰如其分。已往学者们总是弄不明白,“道家”哲学思想为什么混杂于“道教”的宗教信仰中?“道家”的老子为什么变成“道教”的天尊?他们常常著书立说,企图把“道家”与“道教”分开,使太上老君坐不稳三清宝座,但惜徒费纸笔,那些文章并无丝毫效果,因为他们既不懂社会群众心理,又不察道教历史根源,只算得一个书生的见解而已。


  《太平经》继承老子遗教

  东汉出世的《太平经》为道教中第一部经典,托名老君(即老子的尊称)所传授,这虽是道教惯用的一句门面话,但其书受《老子》影响很深,我们是无法可以否认的。今略举几条例证如下:

  (一)《老子·第四十二章》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太平经钞·戊部》就说,“元气恍惚自然,共凝成一,名为天也;分而生阴成地,名为二也;因为上天下地,阴阳相合施生人,名为三也”。

  (二)《老子·第四十章》说,“反者道之动”;《太平经·第五十八篇》就说,“反其华还就实,反其伪还就真,未穷者宜反本,行极者当还归,天之道也……极上者当反下,极外者当反内,阳极反阴,阴极反阳”。

  (三)《老子·第七十七章》说,“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太平经·第一百三篇》就说,“财物乃天地中和所有,以共养人也,此家但遇得其聚处,本非独给一人,其有不足者,悉当从其取也。愚人无知,以为终古独当有之,不肯周穷救急,使万家乏绝”。

  (四)《老子》专讲道德,“道”字和“德”字在五千文中,共计有120字之多;《太平经》原有一百七十卷,现在的残本只有57卷,而其中“道”字和“德”字已多得不可数计,假使原书完整无缺,“道德“二字在全部书中必定比残本中所有者还要多出两三倍,所以我们认为这部《太平经》就是老子《道德经》的继承者。

  (五)文章是有时代性的。《道德经》是对东周时代列国诸侯王说法,《太平经》是对东汉时代一般老百姓布教;《道德经》文章很古雅,理论很高深,《太平经》则避免那些高深的哲理,专揭露当时社会的病态,文章也就通俗化了。两部书的格调虽然大大不同,它们想救世的宗旨都是一致的,《太平经》托名为老君所传授,并非毫无理由。


  魏伯阳是老子的信徒

  道教中第一部讲炼丹的书是东汉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后人称它为“万古丹经王”,其中有许多字句都是借用《老子》的成语,例如:“引内养性,黄老‘自然’;无平不陂,道之‘自然’;施化之道,天地‘自然’;阴阳相饮食,交感道‘自然’;以类辅‘自然’,物成易陶冶;‘自然’之所为兮,非有邪伪道。”以上有六个“自然”,都是根据《老子》“道法自然”这一句最高的教义而来。又如“以无制有,器用者空”,此即《老子》所谓“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又如:“反者道之验,弱者德之柄”,即是从《老子》“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变换出来的。其他如:“含德之厚,归根返元。抱一毋舍,可以长存。上德无为,不以察求;下德为之,其用不休。知白守黑,神明自来。先天地生,巍巍尊高。”这些字句都是发源于《老子》,凡是读过老子《道德经》者自能够看出,不必一一说明。我们不敢肯定魏伯阳的炼丹法(指内丹而言)即是老子的修养法,但说他是老子的信徒,总不会错误吧。


  葛玄、葛洪都属于老子系统

  三国时代的葛玄(即抱朴子葛洪的叔祖父)传出一卷《常清静经》,标题为“太上老君说”,虽不免近乎神话,但经中也是发挥老子的“清静”两个字教义;又如经中云:“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以及“上德不德,下德执德”这些话都以老子《道德经》为根据的(《清静经》后来被列入玄门早课之一,出家道士每天都要念诵)。

  东晋葛洪撰《抱朴子内篇》,专讲神仙之术,不大信仰老庄,他在《释滞》篇中说,“五千文虽生于老子,然皆泛论较略,其中不肯首尾全举其事,但诵此经而不得要道,直为徒劳;至于文子、庄子、关令尹喜之徒,虽祖述黄老,但永无至言。”再看他在《畅玄》、《道意》两篇开端,对于道的理解,完全由《淮南子·原道训》而来,《淮南》又是西汉以前道家学说之总汇,东汉高诱作《淮南叙》,谓“此书旨近《老子》,为大明道之言”,葛洪虽想独树一帜,分道扬镳,但是他论道谈玄,既未能越出《淮南》的范围,也就不能脱离老子的系统,所以他只好自己承认《抱朴子内篇》属于道家了。


  老子与太上老君

  两晋以来,道教中人奉“老子”为教主,遂尊称为“太上老君”。考刘向《列仙传》及葛洪《神仙传》中的“老子传”,皆未有这个“尊号”,唯《抱朴子》中已把“老子”和“老君”混而为一。如《抱朴子·杂应篇》:“老君真形见,则起再拜,老君真形者,思之,姓李,名聃,字伯阳。”又如《抱朴子·地真篇》:“老君曰,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这四句,本是《老子》原文,此处改作“老君曰”,可见葛洪撰《抱朴子》时,“老君”尊号在道教中早已普遍流行,否则,他不会把这个尊号写在书上。《抱朴子》中虽有“老君”二字,但如“太上老君”四字连在一处的名称,尚未曾见到,或者又是后来增加的。

  南北朝时,北魏嵩山道士寇谦之,自言遇见“太上老君”下降,赐他《云中音诵新科之诫》二十卷,并授以天师之位,教他除去三张伪法,清整道教;后又遇老君玄孙李谱文,赐他《录图真经》六十余卷,教他辅佐北方太平真君。当时北魏太武帝对于寇谦之甚为信仰,新天师道遂大行于世(详情见于《魏书第一百十四卷释老志》)。今按,寇谦之的道和张道陵的道虽有所不同,但新旧两派天师道都奉“老子”为教主,可见他们仍属一个系统。“太上老君”尊号见于正史者,也从此时开始。

  “太上”二字是至高无上之义,也就是说没有比这个更高上的了。老子自己在《道德经》中早已说过:“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之誉之。”《左传》也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礼记》又说“太上贵德,其次条施报”,所谓立德、贵德,正合于老子无为而治的教义,故曰“太上”。所谓立功,施报,也并非不好,但已博得人民的爱戴和歌颂,比较“自然”之道只能算是第二义,故曰“其次”。现就教理教义而论,道教中人把“太上”这个尊号奉给老君,我们认为是很恰当的。


  老子书盛行于隋唐时代

  《隋书·经籍志》云:“道士讲经,以《老子》为本,次讲《庄子》及《灵宝》、《升玄》之属。”“其受道之法,初受五千文箓;次受三洞箓。”又云:“今之受道者,经四十九年始得授人。推其大旨,盖亦归于‘仁爱清静’;积而修习,渐致长生。”按,所谓“五千文箓”,当然与《老子》有关系。“仁爱清静”这四个字也是出于《老子》书中,如《道德经》第八章“与善仁”;第三十八章“上仁为之而无以为……故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第十章“爱民治国,能无为乎”;第十三章“爱以身为天下”;第十五章“孰能浊以静之而徐清”;第四十五章“清静为天下正”。即此可见,道教的真实信仰,还是注重在老子《道德经》,其余一切不过宗教仪式而已。所以我们今日谈及教理教义,仍以老子学说为中心思想。

  《老子》一书,唐朝最为盛行,非但道教中人必须诵习,就是教外的一般读书人也要研究,否则即不能应科举考试。唐中宗令贡举人都习《老子》;唐玄宗开元二十一年,诏贡举加试《老子》策(全国各地方文学有资格之人被选拔来京应试者,叫作贡举人;策是应试文各种体制中之一种,就《老子》书上义理出题目考试他们,他们作的文章叫作《老子》策)。又令士庶家藏《老子》一本(凡是读书人家都应该有一本《老子》);开元二十五年,置崇玄学于玄元皇帝庙(在老子庙中讲老子之学);开元二十九年,求明《道德经》及《庄》、《列》、《文子》者;天宝十四年,颁御注《老子》并义疏于天下。以上皆正史所记载,可见唐朝皇帝信仰老子之教到如何程度。以下再看几位道教名人之言。


  道教名人信仰老子之教

  唐睿宗问道于司马承祯,对曰:“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此是《道德经》第四十八章原文)“失心目所知见,每损之尚不能已,况攻乎异端而增智虑哉。”帝曰:“治身则尔,治国若何?”对曰:“国犹身也,故‘游心于淡,合气于漠,顺物自然,而无容私焉,则天下治矣’。”(此是《庄子》第七篇中原文,承祯借用之)后来南宋人赵道一为司马承祯作传,附以评语曰:“此诚得太上之深旨。《道德经》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即此义也。”

  唐明皇问道于吴筠,对曰:“深于道者无如老子“五千文”,其余徒费纸札耳。”复问神仙冶炼法(此指长生变化及金石外丹之事),故曰:“此野人事,积岁月求之,非人主所宜留意。”(这是山林闲散之人做的事,还要经多年辛苦勤求,不是皇帝所应当研究的)唐宣宗问长生术于罗浮山人轩辕集,集只以“彻声色,去滋味”等语相告。这种话似乎平淡无奇,但也是根据《道德经》“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爽”字作“伤”字解)这三句教义而来,很合于养生之道,可惜皇帝听不懂。

  宋太宗问陈希夷曰:“若昔尧舜之为天下,今可至否?”陈对曰:“土阶三尺,茅茨不剪,其迹似不可及,然能以“清静”为治,即今之尧舜也。”这几句话的意思是说,社会是向前发展的,在数千载之下,若要回复到数千载之上那种简陋的生活状况,教皇帝住泥土地、茅草屋,当然是不可能。惟治国之道,在精神不在形式,尽管外界繁华,日新月异,只要人主心中不为它所迷,仍能够保持内部思想的纯洁,这就是老子“清静为天下正”的教义,虽然是宋代的皇帝,也可以媲美于古代的尧舜了。

  1221年丘长春西往雪山见成吉思汗时,首先劝他“若要统一天下,必在乎不嗜杀人”,这句话也是根据老子教义而来,《道德经》第三十一章早已说过:“夫乐杀人者,则不可以得志于天下矣。”邱长春的意思和老子的意思完全相同。


  《悟真篇》巧妙运用《道德经》

  第一部炼内丹的著作《参同契》引老子《道德经》中的字句,前面已经说过;还有与《参同契》齐名的北宋张紫阳所撰《悟真篇》(专门修炼家常以“参同、悟真”并称),其中引用《道德经》的成语更多;今将《悟真篇·七言绝句》和《道德经》有关的各首诗列举如下:

  第十首:“虚心实腹义俱深,只为虚心要识心,不若炼铅先实腹,且教守取满堂金。”(《道德经》)第三章:“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又第九章:“金玉满堂,莫之能守。”)

  第十二首:“道自虚无生一气,便从一气产阴阳,阴阳再合成三体,三体重生万物昌。”(《道德经》第四十二章:“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

  第二十三首:“用将须分左右军,饶他为主我为宾,劝君临阵休轻敌,恐丧吾家无价珍。”(《道德经》第三十一章:“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又第六十九章:“用兵有言,吾不敢为主而为客……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

  第三十九首:“要得谷神长不死,须凭玄化立根基,真精既返黄金室,一颗明珠永不离。”

  第四十首:“玄牝之门世罕知,休将口鼻任施为,饶君吐纳经千载,怎得金乌搦兔儿。”(《道德经》第六章:“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第四十一首:“异名同出少人知,两者玄玄是要机,保命全形明损益,紫金丹药最神奇。”(《道德经》第一章:“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第四十四首:“恍惚之中寻有象,杳冥之内觅真精,有无从此自相入,未见如何想得成。”(《道德经》第二十一章:“惚兮恍兮,其中有象,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又第四十三章:“无有入无间。”)

  第五十一首:“万物芸芸各返根,返根复命即常存,知常返本人难会,妄作招凶往往闻。”(《道德经》第十六章:“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归根曰静,是谓复命;复命曰常,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

  历代以来凡是讲修炼功夫的书籍引用老子之说者,多至不可胜数,今只将其中最有权威的著作《参同契》和《悟真篇》两种举出,即足以代表一切。由此可见道教中专门修炼法也是受老子学说所支配。


  张三丰用老子哲学讲玄关

  元末明初张三丰,是大家久已闻名的,他有一篇《道要秘诀歌》,完全把《老子》第一章最高深的哲学理论运用到实际修炼功夫上面,比较《参同》、《悟真》容易明白,今特转录于此。

  《道要秘诀歌》:道要歌,效用多,不知道要必遭魔。看玄关,调真息,知斯二要修行毕。以元神,入气海,神气交融默默时,便得一玄真主宰。将元气,归黄庭,气神团结昏昏际,又得一玄最圆明。一玄妙,一玄窍,有欲观窍无观妙。两者玄玄众妙门,异名同出谁知道。看玄关,无他诀,先从窍内调真息。气静神恬合自然,无极自然生太极。古仙翁,常半语,天机不肯完全吐。或言有定在中央,或言无定自领取。到如今,我尽言,此在有定无定间。有定曰窍无曰妙,老君所说玄又玄。指分明,度有情,留与吾徒作赏音,闻而不修为下士,超凡入圣亦由人。初学者,实难行,离了散乱即昏沉。松不得兮紧不得,贵在绵绵与勿勤(可参看《老子》第六章)。用功夫,牢把握,须将神气分清浊。清是先天浊后天,后天窝里先天出。扫开阴浊现清阳,闭塞三宝居灵谷。这灵谷,即窍儿,窍中调息要深思。一息去,一息来,心息相依更相偎。幽幽细细无人觉,神炁冲和八脉开。照此行持得妙窍,玄关何必费疑猜。(此歌是根据口口相传的字句写下来的,比较已往木刻本《三丰玄要篇》上所载大不相同,因为这种功夫与老子哲学有关,故把它在此处公开发表,以证明老子之道无往而不适宜。)


  继承和发扬道教优良传统

  老子是我国古代第一流的哲学家,他的哲学理论先从整体“宇宙观”出发,然后将“自然”之道、“治国”之道、“修身”之道三者都归纳于一个共同的自然规律中,在理论上并没有三种看法。后之学者如果能够懂得他所说的道理,就可以“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此二句借用《孟子》成语),在人生短短的数十年间,不至于感觉前路茫茫,进退失据,寿夭莫测,我命由天,这就是“道家”处世的哲学精神和“道教”超世的修炼方术结合一起,互相为用的优越性,也就是我们所谓“道教优良传统”。

  以上所引孟子两句话见于《孟子·尽心篇》第九章,这本是儒家的教义,今借用来讲道教,也未尝不可。所谓“达则兼善天下”指的是身在朝廷,凡有措施,泽惠遂能普及于百姓。例如西汉初期曹参为齐相时,实行黄老清静无为之术,齐国大治,后为汉惠帝丞相,仍复如此,影响到窦太后(文帝之后,景帝之母)也好黄帝老子之言,汉景帝也不能不读老子之书,因此酿成文景两朝四十年太平气象;唐初名臣魏征,早年做过道士,又撰过《老子义》五卷,当然算是道教中人,他为官时,直言敢谏,前后上疏二百余封,纠正了当时政治上及唐太宗行为上许多错误,所以“贞观”政治在唐朝二百几十年中比较最好。所谓“穷则独善其身”不是说生活困难,是说没有际遇,不能大行其道,只好隐居山林,将治国之道变为修身之道;例如孙思邈真人,由北周末至唐初,隐居太白山,数十年不出,专门研究医学,完成了唐代第一部伟大的医学著作《千金方》和《千金翼方》,永远流传于后世,本人活了一百四十岁左右;陈希夷先生,由五代至宋初,隐居华山,研究易卦象数之学及修养功夫,享寿一百一十八岁,他的学术皆有继承之人。我国历史上诸如此类者甚多,此处仅举例以见大概。

  《道德经》上有许多话都是“吾道一以贯之”(借用《论语·里仁篇》孔子一句成语),不管它是讲“自然”之道或是讲“治国”之道,后人也可以把它当作“修身”之道去体会,并且可以在自己身中用功夫实际试验,如魏伯阳的《参同契》,张平叔的《悟真篇》,张三丰的《道要秘诀歌》,都是这样去理解《老子》。宋元以降至于清代流传的许多道书,每喜欢把老子哲学与修养方术联系起来,讲得头头是道,教外的研究家就不同意那种说法,以为尽属牵强附会,失却《老子》本义。我们今日准备钻研道教中全部学术,自不宜先有成见,而且这类书籍也确实不少,在道教中早已算得一个学派,他们的书上理论和身上功夫是分不开的,后人未曾做过这样功夫,对于那些书恐难轻下批判。《老子》本义究竟如何,古今迄无定论,我们从道教优良传统上着想,还是保存这一派的学说,留待世间爱好“长生久视之道”者自己去探讨和证验《老子》第五十九章:“是谓深根固蒂长生久视之道。”

(《道家二十讲》第三讲(一))

上一篇文章: 什么是禅(二)
下一篇文章: 中国人的精神(三)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865]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汤用彤大德文汇[1578]
· 杨仁山大德文汇[1529]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250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701]
· 坤乐集要[2566]
 
· 道家与道教(二)[3534]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