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Johannes:康复大地与生态教育(下)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回归心的生活 >> 正文
Johannes:康复大地与生态教育(下)
[ 作者:立品图书 | 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5130 | 时间:2010/3/15 ]

 

 

 

 主持人:非常感谢Johannes先生的报告,请北京师范大学教授田松来做一个评论。


    田松:我非常荣幸受到邀请给Johannes教授做评论。华德福的教育理念我是早有耳闻,今天是亲自听华德福的专家演讲。我自己的感触很多,想法也很多,想说的话非常多。不过我今天就从三点来讲。我现在在北师大教科学技术哲学,这学期开了一门课叫环境哲学,所以Johannes先生讲的这些内容和我现在的工作是有很多关联之处的。我把我现在做的工作称之为工业文明动态。刚才大家看到的第一副图片是地球,然后那副图片就是垃圾。我的基本理论是这样:由于垃圾问题的存在,垃圾问题无法解决,传奇sifu所以工业文明注定是不可持续的。现在,人们都觉得能源问题很重要,粮食问题很重要,但是我觉得垃圾问题将会超过能源问题、粮食问题,成为未来社会最严重的问题。2009年命名为中国的垃圾年,你翻开报纸的合订本,就会发现2009年关于垃圾问题的报道非常多,越来越密集,北京、广东、上海关于垃圾场选址的问题越来越多,而且会越来越严重。我们这种工业文明的模式就是制造垃圾的一种文明,我们的工业文明是生活在垃圾旁边的,所以每个大城市周边都有垃圾堆,所谓的“垃圾围城”。我们有“生态文明”这种说法,各个学者专家的说法是不一样的,我倾向于从一种否定性的说法来谈这件事情。


    生态文明是什么?我理解它首先是一种否定性的,就是以前的工业文明的模式是不好的,它是有问题的,在我看来是注定不可持续的。如果人类不能够找到一个新的文明模式,能够及时的停下来,人类文明将会终结,而且我的预言非常悲观,将在一百年年之内就完蛋,彻底结束了。Johannes先生在做的这些工作,在我看来是通向生态文明的一种尝试,是一种努力,我不是说已经建设成生态文明了。生态文明要怎样建设,实际上我觉得各个学者观点是不一样的。


    我本人的观点是,首先要对工业文明进行彻底地批判,期望从对于工业文明进行修修补补出发去建设生态文明是不可能的。另外就是要从传统中汲取营养。但这个东西具体怎么操作,我不知道。我有一个抽象的道理,但是我发现Johannes先生在做一个操作性的尝试,这是我非常欣赏他的地方。我觉得Johannes先生好像和北大的俞孔坚(音)先生很多理念很相像,也有很多类似的实践,希望两位有机会一起交流一下。
    第二点,Johannes最开始讲到,我们要把科学的头脑先放一放,所以这里有一些想法可能对于受过我们这种教育的头脑来说,有一些不可思议。比如,你要试图跟树去说话,你要去想这个地方要什么。我曾经给云南一个地区的生态旅游作过战略研究,我去当地考察。他们要在山上修一个非常几何化的广场,垂直的一条路,要登山完全是和朝圣一样。在修这样的景观时,我们考虑的是一种人的意志,而不是所有人的意志,只是某个长官的意志,他没有考虑这个地方需要什么。Johannes的方式是,试图去想这个地方需要什么,去和这片土地交流。Johannes博士讲我们要像山一样思考。怎么样像山一样思考,对于我们受过科学训练的人来说,这件事情是不可思议的,是迷信的、荒谬的,或者在某种意义上是不可能的。但是我对这样一种态度非常欣赏,也在试图努力地去尝试。我有一个朋友,叫莫非。他是一个诗人,同时又是一个摄影家,他拍植物拍得非常好。此人在园林局工作,是一个非常好的园艺师,养花养得非常好,别人养不活的花和草,到他手里全养好了。他有一个秘诀:要跟花草经常交流,要经常去看它,而且要夸它,你长得真好,你今天早上真精神。他经常跟花草说话,所以花草会越长越好。大家会不会觉得这个事情是很奇怪的?其实我也觉得这个事很奇怪,但不妨去试一试。我们有一句话叫“用科学的光芒照亮……”,科学跟手电筒一样,把黑暗的世界照亮,但是无论怎么照亮,光圈之外都是庞大的未知,科学能够知道的东西是很少的。有一句格言说:如果你所知的东西是一个圆圈的话,那圆圈的外边就是你不知道的东西,圆圈越大,周长越长,意味着你所无知的边界越大。你知道的越多,你越知道你的无知,我们所知是有限的,而我们的科学让我们只在这个有限的区域里活动。这就是所谓“路灯效应”的故事:一个人在路灯下找东西,问他找什么,说是找钥匙,问他找多久了,说是找一天了。问他东西在哪儿丢的,说不是在这儿丢的。问他为什么在这儿找,说因为只有这个地方亮。我们只在能看到的地方找,而庞大的未知的世界被忽略了。而宗教都是试图去寻找黑暗的未知,我觉得大家不妨试试像山一样思考,去坐在这儿想,或者不去想,你不用想,你去体会、感受它,它是一种和未知世界进行沟通和交流的尝试。这是我要说的第二点。


    第三点和第二点是相关的,Johannnes把公园设计成一个人的形状,把一座山、一个地区和一个人进行类比,我觉得类比是一个理解自然界非常直观的方式,它可能不是一个科学的方式,但它是一个非常直观的方式。我们现在经常采用科学的话语方式,而科学的话语方式是把整体打碎了,切碎了,事物不再是整体了。人是动物,能够刺激和反应的动物。我们和外界打交道,比如我们和另外一个人打交道,这种交道是直接的,因为对方也是一个人,甚至你们不用语言,靠眼神也可以相互打交道。那好了,我们和一只狗打交道,也是可以交流的,你知道那只狗能够理解你,你也相信自己理解了狗的基本需求,因为它也是一种生灵。那么你可以不可以跟一条金鱼、一只蚂蚁,或者和一颗草、一棵树交流?古人的传统都是万物有灵的,他们相信世上万物都是有灵的。万物有灵的意思就是把它也想象成和你一样的生命,而把它当做生命来看待的时候,当你把山和树类比成一个生命的时候,你和它将达成一种理解,这是一种更加直接的理解,更加深入本质的理解,也是一种相对诗意的理解,而这是在很多层面上超越那种纯粹科学的机械论、还原论、决定论的理解。


    前天上课我试图给大家看两幅图,一个是都江堰,一个是紫坪铺(音)水库。同样是在都江堰上下游的两个水利设施,一个是2000年以前的,到现在还可以使用的水利设施,另外一个是水坝,我也看到这两种不同的水利设施对于河流的态度是完全不一样的。都江堰是把河当做生命的,是充分理解这个河的生命,让这个河自由的流淌。在自由流淌过程之中,人类稍微做一种改造,让他为人服务。而后来修建的水库大坝则完全无视河的生命价值,所产生的负面的生态效果,我们基本都知道了。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把自然当做生命的理解,是更加直接,更加本质,也是更加好的。如果在这个意义上建设未来的生态文明,那么就需要从传统中汲取营养。我的评论三点讲完了。


    我还有一个小的问题:前面有一个案例,是说那个地方本来有很多垃圾,组织了很多志愿者去工作,把它变成了一个公园。这个地方是变成公园了,但那些垃圾去哪儿了?垃圾也会成为另外一个公园吗?我就说到这儿,谢谢大家。


   Johannes:垃圾被焚烧掉了。


    主持人:通常来讲我们每一次报告结束之后会邀请一个评论人,我们可能按照Johannes批评的讲法来讲,我们现在做哲学的方式是比较西方化,往往我们会要求评论人是做批评性的,是批评者,今天田松博士的评论是比较传统式的,他更多的是一个追随者。所以在这里看看其他同学们有没有对于Johannes博士的问题,有什么不同意见可以提一下。
   
    问:看到的很多景观项目都是针对康复性的、已经发生的生态问题进行修复。您作为一个景观设计师,或者作为一个艺术家来说,为什么在项目开发的时候不去参与,而是做修复工作?
    Johannes:我主要的工作是在欧洲和美洲开展,那里的很多地方到了需要康复的阶段。我今天没有时间把在底特律做的一些工作展示出来,我们现在也在做一些像您说的工作。我正在跟一所新的小学合作,看怎么能够帮他们做一个种植园、蔬菜园。三十亩地那么大,如果是一个农场,中间要有一条路,让拖拉机走,边上就种不同的蔬菜。这个设计图案(板书)就是头脑运作的产物,非常有逻辑性,中间有一条路,在边上工作很容易,但这跟自然没有任何关系。自然总是一个圆,往上生长,然后开花,有衰落的过程,春天、夏天开花结果,秋天收获。这是自然界的工作规律,夏天时自然界给我们一些东西,冬天又拿走一些东西。每一种植物其实都是在滋养自己,秋天时叶子落到地上变成肥料,春天又孕育出新的生命。因为在学校旁边那条街上有一个餐厅,这个花园可以设计成像一片叶子,底下是一个入口,可以运肥料进来,上边从那个地方出去,中间的路径可以像树的茎脉,而不是人想象的那样机械。我曾经见过一个农场,形状是这样的(板书画图)。因为每个植物的能量都是向上循环的,如果你在这种环境下种植,植物都会生长得很快,这在科学上是有验证的。我同意您讲的要从传统里边学习,要把传统的东西变成新的东西,而且不要再像过去想得那样,横平竖直的想法是非常传统、非常死板的,我们需要用新的形式去滋养“气”。我相信全世界的人都在返璞归真,试图回到过去。死板的横平竖直有五百年已经足够了,那是我们在学习跟自然界的隔离。现在是我们能找到新的路径的时候。如果你想设计一个花园的话,可以跟自然来讨论,用新的设计能够创造更好的花园,不是从脑子里凭空或者根据我们学过的一些理论来设计,而是更多地根据我们自己的感觉,这肯定能够生效。人跟人的合作关系也是一样,不可能永恒不变,因为你在变,对方也在变,双方要不停地沟通和对话,合作才会更成功。

 


    问:我刚才听到介绍上面提到“有疗效的能量场”,我对这方面也有一些感受。但是博士提到的都是跟大自然的互动,实际上我们在城市中面对的都是冰冷的水泥。在这种小环境中,比如我们家庭有没有一个什么建议,或者什么方法使我们的家庭变成一个有效的能量场?


    Johannes:因为今天时间太有限,在学校里、教室里都会做很多的工作和项目,家庭里边也是一样,但这可能又是另外一个课程,需要很长的时间。当然是可以的,比如色彩,什么样的色彩让你有什么样的感觉,你的家具是什么功能,你要达到什么效果,很多安排是可以达到相应的能量效果的。你的第一个家是你的身体,然后你从第一个家出发,再去建设你的第二个家。


    问:相关的课程可以从哪儿学到或者看到?


    Johannes:来参加周六的工作坊。


    问:非常感谢,我很受启发,我觉得我同意刚才田松老师的发言。田松老师认为这种方法是通向生态文明的另一种尝试。我想问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博士在做这些康复生态的主题公园时有没有一定的选择性?什么样的程度才是他所接纳的一个范围?举一个小例子,比如清华大学西门外的河就是一个难题。另外一个问题是您在做所有项目当中是否有一个指导性的规范或者一套原则?


    Johannes:我从小就会被受伤的人和受伤的地方所吸引,因为一个伤口就会给你愈合的答案。我之所以去这种地方,是因为会看到希望,受伤的地方提供了一个痊愈的机会。你要是哪儿疼,就说明你的身体可能过度疲劳或者怎样,你会知道你什么地方做错了,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你重新开始下一个新的项目。


    问:第二个问题是虽然从艺术的角度出发,每一个项目背后总是有一个共同的规则吧?是不是非要跟某一个地方的文化吻合?

 


    Johannes:是跨文化的,多元文化的,跟不同的文化一起合作,力图在思维、感情和身体方面达到平衡,倾听自然,跟大自然去对话。用艺术作为对话的方式之一,作为一个回馈自然的礼物,创建新的社区,最重要的是分享金钱,分享财富。所有的这些都写在我的书里,中文版9号将会印出来,书名是《康复大地:和自然的艺术对话》。


        问:我是清华的老师,也是一个孩子的妈妈。我的问题跟华德福教育相关。您做项目的时候会带很多华德福学校的学生一块做,这些在华德福学校毕业的学生,现在最大有多少岁?他们都在从事哪方面的工作?


    Johannes:我本人也是一个华德福学校毕业生,华德福学校在国外已经有将近一百年的历史了。Johannes老师的周末工作坊是专门介绍华德福学校的艺术教学的。和我一起工作的华德福的学生从十二岁到二十五岁都有,主要是这么一个年龄段。华德福的学校是从小学到高中,即中国的一年级到高三,目前是这么一个系统。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孩子,只是我们年纪不同而已。孩子的特性就是好奇,开心,很开放的一种态度。我们在从不是孩子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走向死亡了。在德国,很多人都是虽然活着,但是实际上已经死了。


    主持人:我知道还有一些朋友想对他的报告很感兴趣,但是因为时间的关系,Johannes博士留下了他的资料,如果大家感兴趣,可以以后继续和他沟通,我们在这里还是要再次感谢Johannes博士给我们非常漂亮的报告。我之所以用“漂亮”来形容这场报告,是有多重意思的:首先,我们可以看到他的图片非常漂亮,他所讲的内容非常漂亮。除此以外,他的英文以及我们所邀请的翻译也是非常漂亮。其次,作为科学哲学与技术哲学的沙龙,我也稍微讲一下,我注意到一个细节,Johannes教授讲完了之后请人把电脑关掉,后来我们就问为什么,他说是这样可以节省一些电。哲学不仅可以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我们也可以从Johannes教授那里看到,其实哲学也应该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想Johannes教授还有田松博士,不光在思考这些哲学问题,也在身体力行他们的哲学。这对于我们来讲是一个很值得学习的地方,最后我们再次感谢Johannes教授的报告和田松博士的点评。


    Johannes:感谢大家共同分享了两个小时。

(END)

上一篇文章: Johannes:康复大地与生态教育(上)
下一篇文章: “《道德经》与养生”公益演讲现场实录(上)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光钻:以<易经>为基础的能…[1460]
· 汤用彤大德文汇[1197]
· 杨仁山大德文汇[1188]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152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289]
 
· 汤用彤大德文汇[1197]
· 杨仁山大德文汇[1188]
· 唯象解易:易学入门之一[1527]
· 牛妈古法育儿启蒙[1289]
· 坤乐集要[1547]
 
· Johannes:康复大地与生态教…[5414]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