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认识佛教(四)

认识佛教(四)



作者:阿真    转贴自:网络


  李叔同先生是一个传奇人物,从风光八面的文化名流转而昄依佛门,在风花雪月的杭州避世而居,潜心修行,成为一代著名的高僧。这是我们常人难以领悟的境界。

 

        李叔同先生出家后,法号弘一法师。他说,“佛教的基本原则,就是深信善恶因果报应的道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同时还须坚信佛菩萨的灵感!这不仅初级的学僧应该这样,就是升到佛教大学也要这样!善恶因果报应和佛菩萨的灵感道理,虽然很容易懂,可是能彻底相信的却不多。这所谓信,不是口头说的信,是要内心切切实实去信的呀!必须深信善恶因果报应和诸佛菩萨灵感的道理,才有做佛教徒的资格!须知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种因果报应,是丝毫不爽的!又须知我们一个人所有的行为,一举一动,以至起心动念,诸佛菩萨都看得清清楚楚!一个人若能这样十分坚定地信着,他的品行道德自然会一天比一天高起来!”他还说:“我不识何等为君子,但看每事肯吃亏的便是;我不识何等为小人,但看每事好沾便宜的便是。”

 

高僧就是品德高尚的僧人,弘一法师是著名画家丰子恺的老师,他用他独特的字体写了不少条幅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使我深受教育。其中有这么三幅,我特别有感触,一幅写的是“专求己过,不责人非。”一幅是“恶莫大于无耻,过莫大于多言。”还有一幅写的是“不近人情,举足皆是危机;不体物情,一生居成梦境。”

 

比起修养高尚的人,我们应该常常发惭愧之心,弘一法师与青年佛教徒谈应注意的四项,我觉得很有意义,特抄录如下。我想,读了它,肯定受教育受启发。

 

      “今天所要和诸位谈的,共有四项:一是惜福,二是习劳,三是持戒,四是自尊。都是青年佛徒因该注意的。

 

一、惜福。‘惜’是爱惜,‘福’是福气。就是我们纵有福气,也要加以爱惜,切不可把它浪费。诸位要晓得:末法时代,人的福气是很微薄的,若不爱惜,将这微薄的福享尽了,就要受莫大的痛苦,古人所说‘乐极生悲’,就是这意思啊!我记得从前小孩子的时候,我父亲就请人写了一幅大对联,是清朝刘文定公的句子,高高地挂在大厅的抱柱上,上联是‘惜食,惜衣,非为惜财缘惜福’。我哥哥时常教我念这句子,我念熟了,以后凡是临到穿衣或饮食的当儿,我都十分注意,就是一粒米饭,也不敢随意糟掉;而且,我母亲也常常教我,身所穿的衣服当时时小心,不可损坏或污染。这因为母亲和哥哥怕我不爱惜衣食,损失福报以致短命而死,所以常常这样叮嘱着。

 

        从前常有人送我好的衣服或别的珍贵之物,但我大半都转送别人,因为我知道我的福薄,好的东西是没有胆量受用的。有如吃东西,只生病时候吃一些好的,除此以外,从不敢随便乱买好的东西吃。

 

        惜福并不是我一个人的主张,净土宗大德印光老法师也是这样,有人送他白木耳等补品,他自己总不愿意吃,转送到观宗寺去供养谛闲法师。别人问他:‘法师!你为什么不吃好的补品?’他说,‘我福气很薄,不堪消受。’

 

        诸位要晓得:我们即使有十分福气,也只好享受三分,所余的可留到以后去享受。诸位或者能发大心,愿以我的福气,布施一切众生,共同享受,那就更好了。

 

        二、习劳。‘习’是练习,‘劳’是劳动。现在讲讲劳动的事情:诸位请看自己的身体,上有两手,下有两脚,这原为劳动而生的。若不将它用于习劳,不但有负两手两脚,就是对于身体也一定有害无益。换句话说:若常常劳动,身体必定健康。而且我们要晓得,劳动原是人类基本分上的事,不惟我们寻常出家人要练习劳动,即使到了佛的地位,也要常常劳动才行。

 

三、持戒。‘持戒’二字的意义,我想诸位总是明白的吧!我们不说修到菩萨和佛的地位,就是想来生做人,最低的限度,也要能持五戒。可惜现在受戒的人是挂个名而已,切切实实能持戒的却很少,要知道,受戒之后,若不持戒,所犯的罪,比不受戒的人要加倍的大,所以,我时常劝人不要随便受戒。至于现在一般传戒的情形,看了真痛心,我实在说也不忍说了!我想最好还是随自己的力量去受戒,万不可敷衍门面,自寻苦恼。

 

四、自尊。‘尊’是尊重,‘自尊’是自己尊重自己,可是人都喜欢人家尊重我,而不知我自己尊重自己,不知道要想人家尊重自己,必须从我自己尊重自己做起,怎样尊重自己呢?就是自己时时想着:我当做一个伟大的人,做一个了不起的人。比如我们想做一位清静的高僧吧。就拿高僧传来读,看他们怎样行,我也怎样行,所谓彼既丈夫我亦尔。又比方,我想将来做一位大菩萨,那就依经中所载的菩萨行,随力行去,这就是自尊。但自尊与贡高不同;贡高是妄自尊大,目空一切的胡乱行为,自尊就是自己增进自己的德业,其中并没有一丝一毫看不起人的意思。“

 

        一位朋友知道我在学佛,在阅读有关佛学的书籍,便问我有何收获,并与我讨论一些问题。朋友说,“读了这些书有何体会?”我说,“开卷有益。心得体会肯定是有的,零零总总一大堆。”“说说主要的。”我说,“未接触佛法以前,以为佛教最主要的只是提倡慈悲;接触佛法之后,才知道佛法最重要的一点是平等。”“此话怎讲?”我的理解是:“心即佛,明心见性即是佛,人人有佛心,人人都可以成佛。也就是说,众生与佛是平等的。佛不承认有救世主,‘一切众生皆由业转’,自己就是命运的主宰,佛家常说的‘各有因缘莫羡人。’就是这个意思。”朋友又说,“普度众生又作何解释?”我说,“佛菩萨具有慈悲心,不厌不倦地教育众生修善积德,走离苦得乐的道路。但路还是要靠自己走,就像老师教学生,老师只能教你知识,教你运用这些知识解题目,但不能代替你参加考试,不能代替你获取学位。”朋友说,“三世两重因果报应你相信吗?”刚好在这之前的几天,我看完了《佛陀的启示》一书,作者是锡兰的一位学者,我便引用这位学者的话说,“叫人不怀疑,叫人必须相信,是没有道理的。仅说一声‘我相信’,并不能表示你已有了知和见。一个学生做数学题目的时候,到了某一阶段,他不知道怎样演算下去,这时他就生起疑虑和惶惑。只要此疑不除,他就不能进步。想进一步演算下去,他就必须解除疑惑。而解除疑惑的门径很多,仅说一声‘我相信’或‘我不怀疑’,并不能解决问题。强迫自己去相信与接受某些不了解的事物是政治,不是宗教,也不是睿智。佛教的信,永远是个知见的问题,不是相信的问题。佛教诫的‘自觉自悟’、‘自证自见’,就是请你自己‘来看’,而不是相信。佛教所谓的信,是指对佛、法、僧的虔诚而言的。”朋友认为这位学者对“信”的解释有几分新鲜,也有几分道理,我告诉朋友,近几年来,佛学日益西渡,对西方的宗教及学术思想起了相当大的影响。台湾的一些在家居士在美国佛教会的赞助下,发动了翻译英文版的佛学名著为中文的工作,《佛陀的启示》的序言中说:“西洋人治佛学或修佛法,因为是站在传统外的,常有‘旁观者清’的利益,加上他们毫不客气的批判精神及死钻的功夫,近年来对佛学之认识及造诣实在不可轻视。更可注意的是,他们接受佛学思想不是仅从某一特殊佛学系统来的,而是多方面的,有中国内地和西藏、日本及南传各佛教系统的佛学,都被他们所采取和吸收,因此他们对全盘佛法之当代价值,可能比我们了解得更深刻些。西洋学者对佛法的解释及看法,虽常有错误及曲解,但大体说来,因为是从‘现代’、‘比较’及‘批判’的观点出发的,所以毕竟不大一样,最可能令人有点清新及警惕的感觉,这是我们翻译西洋佛学名著的主要动机。”朋友说,“如果你能得到这些书,一定给我看一看。”我说,“那是一定。”

 

朋友与我讨论了一番之后,问我学佛的一些感受。我说,“学佛不是对死亡的一种寄托,而是当下就活得自在和超越;生活即道场,学佛,就是学做人。”

 

许多年以前,我曾读过学者唐德刚先生写的《胡适杂记.》,胡适先生说:任何一个人,他对社会的贡献,总远远小于社会给予他的回报。我认为此话说得真是太准确,太好了。人离不开社会,即使有天大本事的人也不可能一个人躲在深山老林里生活,就是华盛顿,牛顿,瓦特,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和社会给予他们的回报相比,这句话同样准确无误。我退休后每月能拿两千多元的退休金,衣食无忧。而我为社会做了些什么贡献?那真是微不足道。难道不应该生起感恩之心?感恩父母,感恩社会。所以,我认为,做人就是要做利益社会、利益众生的好人,不能做损害社会、损害众生的坏人,决不可做反人类反社会的罪人!

 

一位学者说,“宗教是与人类历史为伴的一种精神流动,而佛教则是这一流动中却显恬静的一支。我们不愿意拥塞在宗教的佛门内,但我们希望智慧的佛祖凭着他对世界、人生的卓见,能给现实的人生以轻松而拨迷的指点。”一位学佛的青年人说:“初识科学,远离佛教;深知科学,昄依佛门。”

 

我初结佛缘,对佛教的认识还仅仅是一些表面的皮毛,仅写这篇文章就用了两个多月,感到非常吃力。但一听念佛机发出的梵乐,心里便感到很安静和愉悦。我以为,佛性即是人的良知,而人的良知是自有人类社会以来,由社会的发展进步长期孕育出来的。启开良知,即见佛性。佛家常说,我心即佛心,人人皆能成佛。这就是我初学佛的心得和体会。

 

(END)

                             


作者:阿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