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要打印的文件是:尤智表: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二)

尤智表: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二)



作者:尤智表    转贴自:佛家二十讲


 


一个科学者研究佛经的报告(二)


尤智表

 

    六、佛教的实验方法

  佛教不是单讲理论而不讲实行的,它是知行并重的,知行合一的,知即所以为行,行即所以为知,知之极即是觉,觉行圆满是成佛。不单《楞严经》是一部实验指导书,所有经律论三藏都是崇尚实验,指示实验的。所以佛学与科学相类,于通达理论之后,必须着手实验工作。真正的科学家,走出书室,便到实验室,做完了实验,便回到书室,再把实验的结果,分析探讨,以与理论相印证。真正的佛学家也是如此。阅经看教之后,便入佛堂,或静坐参禅,或注想作观,或修律仪,或修密行,或念佛,或做种种佛事。功行完毕,则又阅读经论,或参访善知识,以求印证。所不同者,科学家是用六识的分别智,去推求六尘的生灭变化依他缘起之理。佛学家则于分别智之外,复用无分别智作观照的工具,其研究的对象,则不限于色声等六尘,所有百法中之心法及无为法,皆在研究之列。科学家虽天天用心研究,但对于心的本身,却忽略了。其忽略的原因,不外乎二:一是科学家多认心物独立,物的现象,不是主观的心所能改变,以为研究物象,就无须研究心理;二是有若干科学家虽亦认识心的重要,但仍把心当作物一样的研究,而所用的工具,仍是有分别心,而不是无分别心。例如现在的心理学,因为用的工具不好,所以研究出来的东西,只是些生理上的种种心理现象或反应,而对于百法之心王心所等纯粹的心法,并没有什么成果。佛教实验的对象既不是粗笨的物质,而是细巧的心法,所以他的实验工具与实验的方法,就与科学实验室的设备不同。佛教的实验方法,有以下几种:

  一、戒律。佛教实验心法的法门很多,但入手第一步是受戒。受戒的意义,就是改变生活的方式,使适宜于实验。在家学佛,须受三皈五戒,出家的比丘则须受比丘戒。比丘是处于师范的地位,所以戒律较严。戒律愈严,则身心烦恼愈少,他的智力愈强,就是他的实验的工作(如化学室中所用的天平等)愈精细,而愈能分析各种心理的状态,而加以种种的处理,所以受戒是有极深奥的意义。而欧美人看到我国和尚的生活,往往认为非人的生活。这是因为他们只懂得向外界的物质探求真理,而不懂得向他们的内心去探求真理。佛教认为心物本非二体,但以心求物,则心劳而物性失真。若先净自心,使自心不参加扰攘的外境,则对于一切事物,方能如理观照,非但能得其真相,且能尽其大用。佛教何尝不讲求物质文明呢?诸佛国土,如阿弥陀佛的西方极乐世界,都是黄金为地,七宝为树,楼阁庄严,备极壮丽,衣食服用,俱臻胜妙。但向外探求而得者,其心未净,必至累心,而生贪嗔淫杀之毒;若向内探求而得者,其心净妙,物不累心,心能转物,乃有慈悲喜舍之乐。所以持戒是佛家治心的初步方法,其在物质方面作种种助缘之具者,则又有钟、磬、鱼、鼓、幢、幡、香、花,以及伟大庄严的佛像、清净的禅堂斋堂,无非帮助治心的工具,犹化学试验室中有试验管、煤气灯、滤水纸等各种仪器工具,亦无非供实验之用,并非一般人之以佛像为偶像,为崇拜祈福之用者。至于和尚自身的衣服用具则减至极少,仅留三衣一钵,所食亦只蔬菜淡饭,仅足果腹,盖恐衣服艳美则引起贪疑等心所,足以妨碍其实验的工作。这是我对于佛教戒律的认识。

  二、禅定。这是佛教心理实验的主要工作。在严持戒律之后,身心上已减轻了不少障碍,乃进而静坐入定,作种种观察,俾得亲身体验到佛说的真如本体是怎么一回事。世人都以为日常思虑推测的心就是我们的心体,就是科学家推求事物真理,也只是用的这个心,但佛则斥此为前尘分别影事,并非真心,而且是一个坏东西,佛譬之为贼,非舍弃不可。在世人以为一旦舍弃,则无心可用,将同木石一般,如何再能研究学问?佛则以为不舍此心,则你的常住妙明的真心就无从显发;一旦舍弃,非但不是无心可用,而且对于事事物物,都能正确的明了,不被妄心所欺,亦不受一切的束缚,自然能发挥他的妙用,所谓时间空间的束缚,生老病死的苦痛,都可以摆脱。佛教的修学本来分三个步骤,名曰戒定慧三学,由戒生定,由定生慧。所以持戒习禅只是求慧的手段。这个慧与一般科学家哲学家所用的智慧不同,世间的智慧总离不了意识的分别,和随同意识而起的“思”、“想”二心所。惟由定所生之慧,方能对事物作如理的观察,得其真相。所以禅定是学佛者必由之路。我国高僧往往起初不识之无,及后禅定功深,一旦豁然开悟,讲经说法,头头是道,甚至世间技艺若诗若书,亦超然出尘,自成一家,不特古代为然,当代亦不乏其例。故作者认为静坐习定,不特适用于佛学,任何学者都可采作训练心智的方法,如能实行,则学问进度必能加速。例如工程学生学习投影几何(projective Geometry)时,有许多想象力薄弱的,往往不能理解而绘出正确的图形。如能令其闭目静坐,注心作观,则对于各种投影及截面的形态,必能观察清楚,如见其物。这是作者特为科学家介绍的一个实用的方法。

  三、密宗和净土宗。大家对于密宗,往往误认为含有神秘的意义,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其实所谓密者,并不如普通之秘密会社,只令内幕中人知道,而不令外间人知道。佛说法原是很明显的,但是讲到真如本体,除了实证之外,总是说不明白的,连表达意思的工具——语言文字——都无法可施,于是释迦牟尼佛又特创一种不愿说的密教,只教人依法实施,结果也同样可以亲证真如。密宗的修法,是教人口诵咒,手结印,心作观,身口意三业相应,自然能令人明心见性。在上文已经讲过,一个人的心念就有变成能力变成物质的可能,再根据依他缘起之理,三业结合,当然会发生某种精神或物质的效果,所以密宗也无所谓神秘,不过是不谈理论专讲实行的一种修法而已。即如我国唐宋时代盛极一时的禅宗,是从“世尊拈花,迦叶微笑”这样离开文字,心心相印,传下来的,也带着密的意义,不过一是三业相应,一是直指人心,方法不同罢了。

  净土宗即是现在通行的念佛法门,从外表看来,好像是带着迷信的,可是细细考究,却正合着色空空色,依他缘起之理。阿弥陀佛犹如磁,念佛众生如铁,铁遇磁则被吸而往生极乐。铁是因缘,磁是增上缘;念佛的心是因缘,佛的愿力是增上缘。磁的力量,是从铁分子依次序排列而生,念佛到一心不乱的时候,即是将心念依次排列,当然也能发生吸引力,被佛吸往极乐世界。铁成磁,铁量无增减,众生成佛,佛性亦无增灭。又极乐世界不离一心,是阿弥陀佛与念佛众生共同心力所造,与上文所言观念可变物质之理相合。故以科学之理可以下净土之不谬。

  佛教修心之法,为数无量,任从一法,都可明心见性,譬如算学问题,可用许多方法解答之,方法虽异,而所得的答案则一。如明此理,则对于禅净律密,自不生优劣高下之想,一一皆是佛教做心理实验的方法。作者纯从科学客观的立场,来把这几种方法考查其合理与否,并不参杂任何主观。惜作者尚未用此方法亲自实验,故个中详情,未能奉告,而由此实验所得的效果,既未亲身体验,未便臆说。故只能根据各种佛典所载的事实,略述于下,以供参考。


  七、佛教的实验效果

  依佛教的理论来讲,人人皆具佛性(亦名真如),皆有无限妙用,只因众生为烦恼所障,不能显现。若能解脱烦恼,则一切通达无限,便得六种神通:天眼通,天耳通,神足通,他心通,宿命通,漏尽通。例如我们的眼睛只能看数十里的距离,所能见的光波只限于红色至紫色,紫以外红以内的光线,及波长较长的无线电波,我们都无法看到。若是有天眼通的则不受此种限制了。而且看的时候,也不一定用眼,任用一根皆可。例如《楞严经》载,阿那律陀双目失明,后成罗汉,观阎浮提,如观掌中庵摩罗果。即是说他看地球好像看手里的一个水果一样。又如观世音菩萨能观十方众生音声,救其苦难,这就是天耳通。《阿弥陀经》谓“其国众生,常以清旦,各以衣裓,盛众妙华,供养他方十万亿佛,即以食时,还到本国,饭食经行”,这就是神足通。菩萨能知六道众生各各心念,明了无遗,是名他心通。能知自身一世二世三世乃至百千万世宿命,及所作之事,亦能知六道众生各各宿命及所作之事,是名宿命通。断贪嗔等惑,不受三界生死,是名漏尽通。这六种神通,除漏尽通外,并不是学佛者所求的目标。譬如制造工业,目的在制造甲,但同时则有副产品乙,附带出产。神通等于副产品,如能断惑证真,则此神通自然而有。神通有大有小,全视所除的惑障程度而定。我在《高僧传》上看到很多有神通的高僧,我既有理由相信神通之可能,当然相信这种记载之并非虚构,即其他宗教经典所载各种奇迹,我也认为可信。

  佛教的实验目标,在明心见性,认识宇宙人生的真相,解脱生死烦恼种种束缚,获得绝对的自由,真正平等的地位,享受不与苦对待的快乐,不特要自己如此,而且要世界上所有人类和动物都能如此。佛教徒对这个目标的祈求,可以四弘誓愿表明之:“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佛教的宗旨,既这样的纯正伟大,所用的方法,又如此的合理而严密,我相信由此获得的效果,一定与这目标相符。科学的目的仅在获得物质的真理,使人们能利用它来增加享受。但单从这条路走,只能扩张人类的物欲,因为人我的界限未泯,心物的对待未融,故结果非但不能获得人与人及人与物之间的真正的自由平等,反而引起人与人及人与物之间的矛盾对立。例如原子弹的发明,在一方面果已收到消灭侵略暴力的效果,但另一方面则又引起了各强国的猜忌。所以单就目标之圆满广大而论,佛教是超乎科学的。


  八、研究佛经的结论

  我研究佛经的动机,纯粹为了求知。并不如若干人之因受了严重的刺激,为求得精神上的安慰而信佛的。我并不是说这种信佛的动机不对,但受刺激后的神经,不免失去平衡,因而对佛教的各部门,反不能获得客观的观察。我是学科学的,我对于科学的精神和科学的方法,是信仰很坚的。要是我见到佛教的理论与科学矛盾的时候,我是宁舍彼而就此的。我的研究佛经,是纯粹科学的探讨工作,预备把这探讨的结果,真诚坦白的贡献于我科学家之前。我研究佛经的目的,已在第一节里说明,所以我特就下列三点作结论如下:

  一、佛教对于物与物,心与心,心与物的种种关系,都有精辟的理论。科学的研究对象,只限于物与物的关系,我专就这一个关系,把佛教与科学比较,觉得现代的科学正在用实例证实佛教的理论。只可惜科学对于后两种关系,远没有进行研究,所以无从对照。但用因明学的比量的方法来推测,也可以知道后二者的理论是不会错误的。例如佛说物物皆是依他缘起,能生之因必为所生之果,所生之果必为能生之因,因与果平等。然则佛说心佛众生三无差别,正与上面的平等主义相符。盖物与物既属平等,则心与心自亦应平等。又佛说能见之心是八识见分,所见之物是八识相分,能所皆八识所变,则非但说心物平等,更说心物直是一家,与前说亦属一贯,并无自语相违之过失。故我断定佛教的理论是极端健全的,与现代科学是一致的。

  二、佛教的修行方法,上文已略有论述。在家居士除受三皈五戒外,看教参禅学密念佛,任从机宜,既不妨害他的学问事业,亦不浪费时间金钱,而且于学问事业有极大的帮助。五戒中之盗淫(单指邪淫)妄酒四戒,本属世间公认美德,惟杀戒中之持斋,在普通人看来,也许以为与现代的生活环境不合。但素食的习惯,不特是佛家的主张,就是不信佛的欧美人士,也同样提倡的。其理由在保养仁慈恻隐之心,同时亦可保持个人的健康,绝不是出于迷信的动机。如能依照佛法中的教诫处世,正是现代新生活的模范。

  三、佛的定义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故佛即是人格的最高标准。到了佛的地位,就获得了无条件的自由。世间的自由是以人我为界限的,是受法律的限制的,而佛则不然,因为佛与佛及佛与众生,都无人我的界限,如灯光之不相妨碍。又因佛是大觉的,既无贪嗔烦恼以及种种邪见恶业,故不须受法律之限制。再到了佛的地位,心与物已成一体,心能转物,不为物转,所以他的物质的享受是无限制的。他非但不被物质所限,连时空等观念,也是随心而变,不受它的束缚,不似我们不能留住一秒钟的时间,亦不能预知未来的事变。现代交通发达,缩地有术,然太空中无量星球,安能于半日间,游历周遍,如极乐国土之众生?佛教指示了这个最高标准,纵然不能达到,已是对人生有无上的价值。而况佛教所讲的五戒十善,均属切实易行。我国所有不识字的民众,虽国家未当教育,然无形中已熏染了佛教的精神。大多数人信仰死后不灭,随善恶业而升沉六道,对于因果报应之说,愚夫愚妇皆深信不疑。故佛教在无形中已帮助着政府,对一般民众,做着存善去恶的道德训练。其对于国家社会的利益,绝不在各级学校及各种训练机关之下。我国民族性之所以爱好和平,我可以武断的说,是受了佛教的影响,绝不是学校教育的力量。现在略受学校教育的,往往指佛教为迷信,把中国固有的美德,毁弃殆尽,这是最可痛心的。而一辈受过高等教育的,又往往为知见所障,误认佛教为宗教,为非科学,遂不屑一读佛经,以致这无价的文化,淹没不彰。作者忝居科学学者之列,既以科学方法,发现此宝藏,故纯以忠实客观的文字,贡献于我国学术界之前。

 

(《佛家二十讲》第十三讲(二) )


 


作者:尤智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