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 页 | 立品图书 | 立品书友会 | 回归心的生活 | 重塑心的文化 | 春暖花开博客 | 购书指南 | 共生书院网站
订阅生命花园电子报 E-mail:
搜索: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一) >> 正文
您现在的位置: 立品图书 >> 回归心的生活 >> 正文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一)
[ 作者:张德芬 | 来源:本站原创 | 点击数:14179 | 时间:2008-9-12 ]

 

 

发现内在空间

 

 

——新世界:灵性的觉醒读书会记录

 

 2008年9月9日于三味书屋

 主讲人:张德芬

 

 

 

非常欢迎大家,今天如果说是开“心想事成”发表会或者读书会这么多人来,我不会惊讶,《新世界》(《新世界:灵性的觉醒》简称)这本书吸引这么多人,真的不容易,因为这本书的确有一些难度,在座看过书的人请举手,没看过的呢。也挺多的,没有问题,我们是希望能够在三味书屋现在宣布是9月的3个星期三,还有一个十一,十月份我们有一些旅游的计划,我再北京的时间呢,把周三选出来,十周的时间慢慢的把这本书能够消化,然后吸收进去。那首先跟大家说一下那边有一个签到簿,场地提供是三味书屋,三味书屋是格调非常高的书店,他们平常也举办了很多的讲座,如果你想收到这些讲座的消息,欢迎您登记一下,这本书是立品图书公司出版的,他们的工作人员也在这里,立品图书本身也办很多的讲座,如果您想多参加这类的活动,请把资料留在那儿。

 

这次读书会的形态,我在台湾也开过三次,我想把很多内容讲出来给大家听,基本是我一个人唱独角戏,从头讲到尾,非常辛苦,这次在北京我可以用十次每一次讲一章,那么希望跟几个好朋友跟我一起讨论,用讨论的方式,在座的各位如果有任何问题欢迎你随时都能够提出来,最后我们也会开放一点时间给大家。如果有任何的问题可以随时举手打断我们。觉得大家的能量都不太够,人来了心还没有来,我们稍微闭上眼睛冥想几分钟。

 

    这本书上老师教了一个非常重要的灵修的法门,就是呼吸,有一个人拿厚厚一本灵修课程介绍,他说这么多课我学哪一个好呢,作者看了就说都很好,可是我所知道的就是如果你从现在开始每天想起来就去关注你的呼吸,这样的话一年下来,你的灵性的进步会比去上任何课都来的大,而且是免费的。所以说关注你的呼吸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灵修的法门,你思绪不会那么紊乱,你随时始终都有一部分的注意力是放在自己身上,当你有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那个“小我”就不会那么的猖狂。我们现在就正式开始,我先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本书的由来,这本书的作者也是《当下的力量》的作者,他29岁那一年,突然有一天晚上开悟的。他开悟之后自己也不知道,他在公园的板凳上待了一两年,也不知道做什么,突然有一天想写东西,就写了《当下的力量》,当时没有一炮而红,而是在口耳相传了好一阵子,才到图书销售排行榜第一名,出版《当下的力量》之后,到开始写这本书大概有七年。在这七年时间他教了很多学生,做了很多演讲,他觉得内容可以用一种更浅显的方式表达出来,他有一个新的愿景叫做《新世界》,后来写了这本书,这本书出来也没有受到太多人的注目,只是有一些旧粉丝,像我一样,觉得这本书非常棒,可是这本书出版两年之后才受到美国脱口秀奥普拉的注意,奥普拉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意识的转化,在她家的公园里面,走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说,比如看到这个灯,这个是多少钱买的,原来,它是一个鸟笼做的,当你对每一个东西评头论足时,你感觉不到本体,奥普拉就是试着在跟任何东西感受本体,所以她就大力炒作这本书,这本书在国外已经卖到800万本,所以今天很高兴请到我三位老朋友,闻风、思程、王冬,这次我们希望用一个讨论会的方式,然后下面的听众如果有任何问题随时可以提出来,我现在想请三位各自说一下,大家最大的感受是什么,可以跟大家分享。

 

    闻风:今天我没有把这个书带来,但是已经看过了,这本书给我的第一感觉跟开始读这本书的时候不一样,很多的东西好像我以前已经想过,或者已经没有梳理出来,但是我在读肯·威尔伯的很多书是一致的,我想是不是这个作者有一点借了他的想法呢,后来我仔细看了以后,发现他很多都是按照他自己的条理来,而且这种人类意识的进化的方向,大家都一致。但是我还没有看到他想去揭示的动力从哪里来。

 

    张德芬:肯•威尔伯把人类意识分成十个层次,有一次我听他的CD,他解释意识分成十层次,我立刻就睡着了,我不喜欢这么多理论的东西,但是他的《超越死亡:恩宠与勇气》,我是非常大力推介,因为是他很感性的作品,《新世界》的作者是不一样的,他这本书目的不是在于给你们更多的知识,或者是给你一些东西,有头脑来玩弄一下,我很赞成他写的,我不赞成,我喜欢,我不喜欢,其实这本书不是要你这样子的,这本书主要的目的是你在阅读它的时候,即使你不懂,请你一个字一个字读下去,因为这本书作者写作状态不是通灵,是非常本体的状态下,一个字一个字把这个书写下来的,这个书本身就有意识转化的效果,就像你常常静坐,任何灵修的法门,都会达到意识转化的效果,那么读这本书也会达到意识转化的效果。那么这本书开讲的时候指向月亮的手指,要给你看月亮的手指,而你不要关注这个手指,真正要让你看到手指的那个月亮,这个书希望你不要去研究这个手指,直接看到月亮,在字里行间,大家要去感受这个书,不要试着去读懂他,否则你会很挫折。

 

    思程:这本书我比较感兴趣是它的语境,尤其是在《新世界》这本书里面从中间到后面的部分一直在谈到他写作第一本书之后,和各界的一些人士来接触,他发现的小我种种的伎俩,包括角色的痛苦,角色之身,还有各种自欺的把戏,还有现代人很可以了解的语境把这些东西传递出来,以往很多灵性方面的老师有两类,一类是突出悟境,就是光明面,还有的老师更多强调痛苦,痛苦你如何从痛苦里面抽离出来,这本书里面实际前面五部分从悟境如何处在当下,一点点剖析小我的重重的面貌和伎俩,这两部分是很好的融合,作为他的写作的风格,很有意思的,实际上是比较客观的,比较冷静状态,既不是很乐观的谈到,并不像大部分新时代的书去谈事物的光明面,也并不是像比较传统化的书会谈到黑暗面,会比较好的把黑暗和光明统一起来,这是我很感兴趣的地方。

 

    张德芬:本书的字里行间没有批判任何教派,内容包括了印度教、佛教、基督教,还有禅宗,老子的话都包容在里面,他的东西是放逐四海皆准,有些基督徒会觉得这本书会不会影响我信基督教,其实美国基督徒是很多的,看了之后发现不会有冲突,而且加深本身基督教里面的教义,所以这本书是兼容并蓄。

 

王冬:看这本书的时候,第一章有谈人类的灵性觉醒,讲的题目都很大,我会觉得看前面两章会有点累,德芬我们是好朋友,大家一起读过《当下的力量》,觉得特别好,所以我就一直往下看,其实在里面作者有举他的一些例子,这些例子会让你有很深的感受。比如他中间提到有一个女人,戒指丢了,她很愤怒,认为是她的女佣偷了,要找警察,其实当这个作者坐在她对面,当这个戒指丢失的时候,你到底丢失了什么的时候,她真正静下来对质这个事件本身,对质灵魂本身的本体层面的时候,后来发生的转变会让读者知道很多。

 

一件事情发生多半是我们自己既定的一些看法投射到这件事情上,让这件事情非常糟糕,所以当他开始看到这个戒指对于她的世界,对于她这个人真实的灵魂本身没有什么影响,当她放开这一块儿的时候,接下来等待她的是整个世界,其实在这个书里面会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所以这本书可以细细的读,某个感受跟他的东西相应的话,这本书让我觉得宝贵的地方,其实在传统的佛教也好,一些传承的书也好,他们都提到过这些东西。但是这本书因为作者本身也不是在深山修行的人,所以他其实是明白的说世俗的人会遇到哪些境况,在这些情况下他们是如何应对他们本身,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在这一本书也许认真用心来看会有一些收益吧,我觉得后面有一些地方打上小折,我很喜欢,包括里面禅宗的故事我很喜欢,讲一个老和尚带着小和尚去溪水边,小和尚就冥思苦想我怎么悟道,师傅说你听到溪水声没有,突然小和尚静下来听到溪水声的时候,其他东西不再重要了,而在当下你跟环境,跟自己,跟所有的那些东西是在一起的,只有这样的一些东西会对普通的人也是有作用的,我觉得这本书是挺好的。

 

    张德芬:王冬说的很对,跟《当下的力量》最不一样的地方是有很多的例子,意识,经验穿插在所谓叙述的道理之中,当我翻译的时候,看到故事最高兴,因为最好翻,讲的有些道理是很难很难,有时候一句英文讲过去了,看半天非得翻成三句才可以讲清楚,这本书第一章的确有一些困难,讲到灵性的觉醒,觉得与我有什么关系,可是这个人类意识的绽放的现象,现在对于我们来说真的是非常重要,为什么呢?我们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小我的心智,也提到很多例子,小我的头脑在21世纪已经发展到极致,加上科技的发达,越来越危险了,已经有一点危害到我们赖以为生的地球,所以如果我们继续再这样发展下去,就是任由小我的发展,谁知道地球被我们破坏成什么样子,大家看过《后天》这个片子吧,是一部预言片,就是地球有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说地球磁场转化非常厉害,如果我们意识提高的话,会觉得比较舒服,但是看到忧郁症,文明病越来越多,所以这本书提醒我们关注灵性的变化,请在座三位谈一下所谓灵性的进化,在你自己的宗教和修习当中灵性的进化在什么方面,怎么用浅显的语言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博客上有一篇《身心灵的重要性》,说我们身体像房子的框架,我们的心就是情绪和思想,就像这个房子里面的软装修,植物、桌椅这些,我们的灵是最重要的,这个房子的什么东西,空间,今天如果没有这个空间我们根本进不来,今天会选三味书屋因为这里很大,重要的是这个房间之所以可以用,就是因为有足够的空间,我们用这个杯子就是用它的空间,如果杯子没有空间我们无法喝水,人也是这样,灵性是最重要的,这本书叫做灵性的觉醒,大家从灵性的角度看待自己是这本书想表达的。

 

    思程:可能西方从50年代,60年代复兴运动开始,中国是80年代的中期慢慢到现在走入了一个比较高阶的阶段,我想这个灵性的发展在每一个时代或者每一个社会它有一个蛮有意思的轨迹,一开始的人群是两种人群,一种人群是精英人群,还有一种比较底层的人群,那他们被吸引的部分好像也不太一样。

 

    张德芬:我们今天在座的是精英人群。

 

    思程:有一些从心态的动机上也不太一样,有的是因为生活出了很多问题,在工作、家庭等等方面出了一些问题,那么他开始反思什么是更真实的东西,更可靠的东西,更永久的东西,可能还有一种人是会被很神秘很绚烂的部分吸引,有点像从光明面切入的,当切入的时候,走到一定程度还会去梳理内心里面悬而未决的坑洞,但是另一部分是从心里上和生活上遭遇一些问题,挖掘坑洞的地方,发现往上走都可以走到天台,天台的灯光是不一样的,是两种方向。现在中国的发展可能有一个方面比较多,比如在出版业,“立品”出了很多好书,比较偏灵性部分,还有媒体大家都很注重心理健康这个部分,事实上也是从心理学的部分导入很多人群走入到从解决问题到怎么去拓展自我,怎么去自我实现。

 

    张德芬:心理学和心灵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思程:又回到肯•威尔伯的书,他认为灵性的成长是去建一个很漂亮的房子,这个房子越建越高,是你意识的扩张的经验。而心理学处理大部分是这栋房子的地下室里面的灰尘。其实两个部分可能都很需要。就像他这里前面谈到是如何活在当下,如何去安住在纯然的觉知,后面会谈小我,小我会扮演成一种觉悟的状态来去进行自我欺骗。

 

张德芬:我认为最大的差异像思程讲的,心灵范围更广一点,像我博客上很多文章有提到,人的灵性体现在我们能不能认同自己是超越身体和头脑的,认同我们身心灵“灵”的那一块儿,那一块儿是很空的,作者这本书第六章、第七章开始讲找出你的本来面目,第八章发现内在空间,就把我们这个空,灵性的东西讲的非常非常得清楚,因为前面很简单,第一章一个总论,第二章描述小我,二、三、四都是小我丑陋的痕迹和行径,然后去观察自己的小我,每天都看到自己的小我真丑陋,我博客上有一个读者,他说我非常讨厌自己的小我,我回答他,我每天在看自己的小我,只是我没有像你那样讨厌他,我每天看自己的小我又怎么样了,只是看着它,小我就是跟你已经纠缠不清了,没有办法说我讨厌你,我看到你很丑陋,书上有一个地方讲到当你认为小我是你本来面目的时候,你把你的本质跟小我连在一块儿的时候,你才会看到小我很难过。是不是这样子?如果你能够像作者第七章、第八章说的发现你的内在空间,知道你原来是谁的话,小我再怎么嚣张都不重要了,它毕竟只是我形容小我这种人格,像一个海面上的波浪一样,你是海洋,你是真正深深的海洋,他在那儿兴风作浪一样也无所谓,你看着它就算了,有一些可爱的读者会留言说我要消灭我的小我,作者会问说这句话是谁说的,小我,就是小我说的,然后小我有一个超级小我,因为我要超级小我,所以任何抗拒的抗力都会让小我更强,小我只是需要被看见。一开始二、三、四讲小我,第五章讲痛苦。最后讲不再受到情绪的制约,小我的两个面向,一个是他的思想,喋喋不休脑袋里的声音,在座可以听到自己脑袋里面的声音吗?我第一次问人家,人家说神经病啊,我怎么可以听到我脑袋里的声音,其实你想不做神经病,最好听听脑袋里说什么。作者也说我们跟神经病的差别在哪里,神经病是把他心里想的话都说出来而已,像他在地铁里面碰到的女人一样而已。所以小我这两个面向一个是思想一个情绪,我们是要看见它,不会被小我盲目的操控,书上一直讲观察者的灵在,然后第七章、第八章就开始讲找出你的本来面目,发现内在空间,第九章很重要的,第十章是新世界的扬升,那么在座每一个人都有份,为什么呢,他说你只要读这本书,愿意看下去就觉醒了,这个觉醒是不可逆转的。看看大家有什么补充的,我们刚刚的讨论。

 

 

    王冬:我是从心理学开始探索内心的,所以我在学萨提亚体系学了六年,事实上从现在看来就像我们有一个情绪有一个问题,我们去找咨询师,看完咨询师我们又回来,过了一段时间你又遇到一个问题,你又开始找,或者当我们有一个情况出现,我们觉得应该回到童年,回到内在孩童,要经历那样的一个世界,穿越一个那样的世界,我才能够在当下获得力量,那事实上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学习,事实上灵修教给我们的是有一颗稳定的心,你不会跟着你的情绪,今天到了这里,明天到了那里,他们说这样子,一定是你小时候哪里有什么问题,你的爸爸,你的妈妈怎么样,是因为你父母的问题没有解决,你又开始恐惧你看我的父母问题没有解决,那我怎么办呢。事实上这个是两个面向的,当你真正安住当下,你真的可以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你不必经历那个痛苦,如果你真的相信我一定把痛苦深深的揪出来,深深的鞭笞,那你可以继续痛苦了,如果你想享受当下,享受新生活,新生命的时候,你可以有新的开始,当你应对一个相同事件的投射或者你的紧张,我遇到一个权威的人,我会紧张,我面对他依然紧张得时候,可以在那个当下跟你的紧张相处,你们有没有发现当我们越不想要的东西其实抱着我们越紧,是因为我们一直在花时间看它,是一直都不想放开它,但是当我们坦然能够跟他相处得时候,其实从我个人的经验分享来说,当我们真的能够看到我紧张,我接受我紧张,在那一刻我就有,我只是看到它,不要让它更加的伸展有更多的养分,不去在负面路上走得更远,只在当下。这个有一个很好的办法,你可以跟你的身体,比如呼吸,或者是跟你的脚,或者感觉你身体任何部位,把你拉回现在的当下,这样你可以用当下自己的力量去看待局面,也许你在那一刻没有能力应对那个局面,但是以你当下的智慧以及能力,下次遇到这个情况,你难受的情况会减弱一点,我举个例子,我是特别难面对分离的,或者是面对我关系非常好的人离开我,我会经常泪如雨下,子当我又遇到这样的情况,我看到我那个难过,我就问自己说我为什么要难过,接下来你看到就是我害怕失去。那你真的能失去什么呢,那你接下来再往里看,可能是你不想失去的是那种美好的感觉,被爱的感觉。那就放掉了,下一次还会有,或者这个爱本来就跟你在一起,存在不存在,失去不失去,有时是表层的东西阻挡我们看里面的爱,当我们能够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是有机会给自己真正和内在相处,看看我的生命究竟应该怎么样,这本书有些东西是非常好的提醒,你会有相同的境况,你甚至可以先看一些例子,再看里面的理论叙述,因为很多东西别人给你讲一百遍大道理,我们读过这么多书,看过这么多字,其实如果让大家坐在这里谈道理,每个人都是高手,甚至说可能一个大师在这里,他一坐场子就安静下来,所以这就是区别,我也不太会说什么。

 

    张德芬:其实王冬刚才的分享让我想起书上有一个故事,就是一个女人找作者咨询,后来他痛苦出来了,这一段里作者说了一段东西对我非常有帮助,说一个不快乐的人有两个要件,才可以构成一个不快乐的人,第一他要有不快乐的情绪,这是一定的,不快乐的情绪才是不快乐的人,另外要有不快乐的故事,像王冬说的你为什么怕分离,因为分离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真的再见不到了吗,左思右想,或者今天很不高兴,早上跟同事吵了一架,而吵完你还在想这个事,这次跟我这样说,下次我一定狠狠骂下去,不知道他怎么看我,旁边人怎么看我,下次该怎么样,明天我上班摆什么脸色给他看,我怎么经过他座位旁边,这就是一个故事,我曾经经历这样的事情,每次不高兴的情绪里面,我发现我能够把自己的觉知力带到我的故事里面,德芬啊,你又在编造故事,这个故事不用再继续唱下去了,其实你一看到我脑袋声音又在说故事的时候,通常都会停止。王冬讲的要把注意力带到呼吸上面,只要专著呼吸六分钟,你愤怒的情绪或者悲伤的情绪就会走掉,因为你不用去喂养它,光跟情绪在一起,那个情绪在你身体里找不到故事,在你身体里就没劲了,只好走了,我自己用过很多这样的方法,不晓得闻风有什么要补充的。

 

闻风:其实一直以来我是不善于谈灵性方面的东西,而且我是拒绝谈这些事情,因为很多现实当中的问题心理学就可以解决。后来我发现实际上我是混淆了心理学和灵性之间的关系,尤其是我自己比较喜欢瑜珈,在瑜珈方面投入的时间和精力比较多,有的时候在我的博客里面也会有一些朋友问起来有关灵性方面的东西,我就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他们,所谓灵性的成长,并不是有一个东西真的在那儿长,而是你的力量,你那种能够很快去识别假象的能力,那种效率提高而已,所以有很多时候我觉得灵性好像是不可说的,在我的观点里面是这样。

 

我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有一段时间是非常痛苦,大学一二年级,我找了很多关于自杀方面的书拿来看,因为我是喜欢把一个问题弄透的。那个时候不知道活着干什么,觉得活着特别没有意思,又是经常没有钱花,这样那样的事情也挺多,然后我就去找了很多这样的书来研究。但研究来研究去,我觉得也没有什么答案。然后又一天突然觉得活着不就是这么回事,当学生把考试考好,那个时候我们把英语学好这些,把实验做好就完了。从那以后我就把这些问题抛开了,活着也挺快乐,有痛苦来的时候,你如果已经认识到这是痛苦了,你就说来吧。后来发现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压倒你,你意识到这个问题,当我看这个书的时候,我看前面几章觉得怎么写的这么简单,也有很多东西我说不出来的问题他帮我说出来了,就是我无法表达的东西,他已经帮我表达了,尤其是对小我的分析,有很多时候不管什么样的情绪来,你一旦意识到是一种情绪的时候,它不是一个实在,你已经意识到它了,它原来的力量不能持续的影响你,有的时候我们犯了一个错误也好,或者受到不公平的对待,这些东西实际是一个可以放起来,比如你上法庭可以上法庭,可以拿到正式解决的问题,而不是你一定要去感受那种情绪。受了委屈你用不着去埋头难受,一旦你认识到这些以后,你不会跟着它走,这是什么事情,就解决它,如果你造成了过错,你就承担责任,尽自己的责任就好了,我觉得这也谈不上灵性,这实际是你一旦认识到这个问题,是非常简单的问题,至少你不会跟着它走,这种痛苦不会让你痛不欲生那种感觉是没有的。

张德芬:闻风说的我非常赞同,人类最大的痛苦是我们认同这个小我的头脑,认同我们的思想,认同我们的思维,这些念头就是我们自己,或者我们的念头说的都是真的。比如老公晚回家没有给你打电话,你就生气了,因为觉得老公心里没有我,不爱我,完全陷入这个思考里面,其实不是,我自己经历情绪是来来去去的,来的时候是我们召唤他来的,比如我的书写痛苦是你召唤来的,来了之后为什么勾住,就是被你故事勾住,走不了。如果你不认同的话,所谓认同就是投注自我感。认同就是投注自我感。认同我的车,因为我今天开了一个宝马,我就大了一点,如果我的车失去的话,就像被挖走了一块什么东西一样,这是认同投注在自我感里面,如果你能够停止对这些事物的认同,真正感到自己是谁的话,就像吃了一颗定心丸,那你是属于灵性的,不是属于物质世界的,人类今天最大的悲哀,书中也讲我们来自无形无象的世界,来到这个有形有象的二元对立世界当中,我们在形象当中寻找自己,我可以多有一点钱,多有一点名,多一点房子,多一个车子,或者我要车子,或者我要房子,或是我要一个好的老公,我要更多的朋友,我要更多美丽的衣服,不同的在形象世界当中搜寻,寻找自我。然后又在其中迷失了自我。什么叫做在其中迷失自我,就是你以为在这中间找到你自己,最后完全不知道自己是谁,这个点作者说是好的,作者常常跟别人讲,说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他说恭喜你,这个人说有什么好恭喜的,他说当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的时候,你就离你自己是谁的真相更近一步了。常常说我们是谁的真相是没有办法用语言说出来的,今天如果我跟你说,我是一个女人,我是两个孩子的妈,我是我老公的老婆,我是一个作家,其实这都是一个标签,贴在我自己身上的标签,是属于物质世界的东西,我走的时候一样都带不走,这个不是我,我的名字也不是我,书上也有讲一个例子,那些都不是你,当你不知道你自己是谁的时候,你离自己是谁的真相更近了,不会像现在我们在世界上无法定下来。我学灵性这几年最大的收获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定下来说其实这一切都是幻象,只是把人生大梦,也许七十年,也许八十年,把它变得更美一些,今年我四十多岁,走了一半,大梦已经一半了,以后会越来越衰老,精力越来越差,我让自己不开心干嘛,所以希望我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过的开开心心的,把自己的东西分享给别人,大家读这本书可以好好读。如果我们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们在实在的世界中迷失了自己,这个书中一开始作者举了一个例子,说鸟、水晶、花,为什么作者提出这几个东西,他说这几个东西是最让你能够感受到除了它的外表形象之外,好像散发着一种特殊的质量,让你可以读出它超越形象的东西,就代表灵性,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试着每天不要那么很忙碌,每天柴米油盐,真正关注我们的心灵,我们的心灵像人生的空间一样,大家知道空间很小我们坐着不舒服,如果你的灵性没有被滋养,没有找到内在灵性空间的话,你会过的很不舒服很不快乐,关于第一章还有一些东西可以跟大家讨论,我想问问大家读了第一章有什么问题,欢迎你们提出来,你们三位还有什么关于第一章跟大家谈的几个点。

(未完待续)

上一篇文章: 让禅修真正切入智慧
下一篇文章: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二)
发表评论 | 告诉好友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 生命的陪伴~立品书友会·瑜…[82]
· 《造就全人的艺术教育》[120]
· 认识华德福潘定凯灵性科学…[207]
· 一起给孩子做玩具[110]
· 辛庄师范2014年4月课程表[256]
 
· 中国人的声音——王镇华先…[165]
· "懂得爱"系统排列心灵成长…[2477]
· 立品书友会2012年4月活动安…[2051]
· 白大卫心灵成长课程:“内…[3985]
· 《内在的天空:占星学入门…[3460]
 
· 张德芬《新世界》演讲暨签…[2737]
· 张德芬“灵性的觉醒”读书…[2869]
·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三…[5048]
· 张德芬:发现内在空间(二…[10168]
· 张德芬“灵性的觉醒”演讲…[4983]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查看关于此文章的所有评论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购书指南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立品图书1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07500886号-1